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0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01 特優
作  者: 吳佳芳 
參賽標題: 兒子的大玩偶
書籍ISBN: 9789575228217
中文書名: 兒子的大玩偶
原文書名: 兒子的大玩偶
書籍作者: 黃春明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聯合文學
出版年月: 2011年2月25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黃春明是一位充滿生活歷練的作家。他學生時代就換了五所學校,到了社會,工作也是一個換過一個,學徒、公司職員、小本生意、節目策劃、電影編劇、老師、講師… …。各式工作的滋味,都被他嚐了一回。

他什麼都會一些,什麼行業都做過一點,這使他的作品也多一樣吸引人的力量。他會用小說寫自己、用小說寫家鄉、用小說寫社會,我最喜愛的則是第三者。他在60年代下的台會中,發表了許多批判社會、關懷社會的作品,被封為<悲天憫人的作家>。黃春明是一位具有社會責任的文學創作者,他的作品篇篇發人省思。

二、內容摘錄:
坤樹一再提醒阿龍似的:「是爸爸阿,爸爸抱阿龍阿,看。」他扮鬼臉,他「嗚魯嗚魯」地怪叫,但是一點用處都沒有。阿龍哭得很可憐。
「來啦,我抱。」
坤樹把小孩交給阿珠,心突然沉了下來。他走到阿珠的小梳妝台,坐下來,躊躇地打開抽屜,取出粉塊,深深地望著鏡子,慢慢地把臉塗抹起來。P.38

一直站在旁邊的警察突然開口說:「這次你運氣好,被美國車撞到,要是給別的撞到了,現在你恐怕躺在路旁,用草蓆蓋著哪!」阿珠湊近爸爸的耳邊把警察的意思說給他聽。阿發一下子感動涕零地說:「謝謝!謝謝!對不起,對不起… … 」P.66

三、我的觀點:
「尊嚴」對於人來說價值多少?對我來說他無法以金錢計算、無法以任何尺度測量。「士可殺,不可辱。」這「尊嚴」在我心中有相當程度的意義。

黃春明筆下的小說,讓我深深的感受到,身為弱勢的一方是多麼的卑微,在大環境下,即使有理,仍必須屈服,卑躬屈膝的。

<蘋果的滋味>裡頭的阿發被人開車撞斷了腿,卻要平平向對方道謝,只因為開車的人是強盛的美國人。阿發荒謬的舉動實在讓我的心如同被水熄滅的火把,那種想生氣又無可奈何的無力感。「人家是高官,我只是個做工的窮人。我哪來的本事跟人家鬥?」這段話一直在我看書的過程中浮現,不僅在阿發的時代會有「勢」者生存,「不勢」者淘汰的情勢。過了十幾年,現今的台灣也仍然依著「勢力」的法則運作。如果今日益明達官顯貴的婦人撞傷了一名老奶奶,老奶奶或許可以尋求法律途徑,但也可能因為官夫人的優渥紅包不了了之。這種情形早成為「自然定律」。而台灣的外交不也如此?60年代,美國也因中國大陸的「勢力」,將他們的船舵轉向對岸,而與台灣斷交。人的「尊嚴」是風中的沙、是塵土,在那勢力之下只能隨之飄散,多麼樣的輕,多麼樣的渺小。

在大環境下,人屈服於「勢力」,有人會認為人之常情,但我的心認為有違士者風範。但如果是為了摯愛的家人而拋下尊嚴,制又會被賦予不同的意義。而這樣深的問題是黃作家作品的厲害之處,總是引人沉思。阿發斷了腿是福還是禍?我反覆的思索,仍沒有個明確的結果。美國人雖然有擔當的負起責人,給錢、送食物,還承諾要帶阿發的啞巴女兒到美國念書,能讓阿發一家人一生不再困苦,然而這一切是用阿發一輩子「自由行走」換來的。阿發給予的回應則充滿了感激,認為這是天降甘霖,他老婆也是如此。我又想了一回,那名美國人是高級軍官,這點付出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反而能在台灣人的心中建立出美國的美好形象,這對他來說何嘗不是件好事?阿發的犧牲固然偉大,而<兒子的大玩偶>中的坤樹為了家計,不惜男兒尊嚴,穿上了小丑裝,到街頭巷尾做廣告人,飽受冷嘲熱諷,他的勇氣及愛家的心同樣令人為之動容。我是為人子女的學生,仍無法體會身為一家之主的心情。面對家裡的經濟壓力,我只明白形容詞必須填上「重」,在心理層面,則要等到我出了社會,同樣為人父母時才能有切身的感受。

我年紀尚小的兒時,老爸當時還只是一家小店的老闆,由於老爸是新上路的菜鳥老闆,什麼事都必須自己來過一遍,甚至是運送貨物。我記得一次賀老爸一同遠到高雄到客戶家送貨,當時來匆匆去匆匆,因為在高雄久留,宜蘭的店面就要開天窗了,老爸不忍流失一天工作的收入,趕著夜路回家。可想而知,老爸這樣辛苦是為了誰,心裡滿是不捨。夜深了,車開得有些疲憊,老爸就將車停在商店旁的免費停車場,在車上小睡一會。我心想,如果我沒有陪老爸到高雄,老爸不就得一個人睡在著可怕、黑漆漆的車子裡頭?想著想著,心裡不免又是一陣心酸。

現在我年紀大了些,懂得嘮叨老爸。而老爸確實「老」了,頭上的幾根白髮都探出頭來了,但是他仍然沒有停止與客戶交際應酬,我時常說:「哼!少喝幾杯酒,小心你的肝。」他以往都會冷冷的說:「哼!沒喝這杯酒,你的學費哪裡來?」接下來我都會跟他來個口水戰,講些養身大道理給他聽聽。而這些天,他給了我這樣的回應:「唉!下輩子,不當商人了!」我啞口無言。我想,爸爸累了。

不管再怎樣描小的小人物都有「尊嚴」,他們的付出「犧牲」都是具有美的意義。黃春明作家也給了這些人物,既蒼涼又溫暖的故事

四、討論議題:
<兒子的大玩偶>中的坤樹受處境所迫,穿上小丑裝做廣告人。他拉下身為男兒身的尊嚴,令人動容,也令人難以置信。請問黃春明作家當時是以何種心境去創作這個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