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0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08 甲等
作  者: 官欣安 
參賽標題: 久隱的憂思長傷
書籍ISBN: 9789866764769
中文書名: 楚辭
原文書名: 楚辭
書籍作者: 屈原/宋玉等人
書籍編譯者: 黃壽祺/梅桐生
出版單位: 台灣書房
出版年月: 2008年12月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屈原生於戰國時代,終其一生活在命運多舛的情境中,多次因為被奸佞小人陷害而被長期放逐,以一生的怨嘆和不平織成不朽文學,當中以懷沙一篇為其絕命於汨羅前所作,「浩浩沅湘,分流汩兮,修路幽蔽,道遠忽兮,懷質抱情,獨無匹兮。」,以此道出懷才不遇心懷永哀的情感。正如「悲兮愁,哀兮憂,天生我兮當闇時」,從古至今,哀的是什麼?恰好是生不逢時,然而命猶在天,自己能作主的機會又有幾回?宋玉和賈誼等人的情形與屈原大致相同,也生不逢時,不得志於時,作品亦抒懷感傷情緒,為世人傳頌。

二、內容摘錄:
萬物變化兮,固無休息。斡流而遷兮,或推而還。形氣轉續兮,變化而蟺。沕穆無窮兮,胡可勝言!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憂喜聚門兮,吉凶同域。彼吳强大兮,夫差以敗;越棲會稽兮,勾踐霸世。斯游遂成兮,卒被五刑;傅說胥靡兮,乃相武丁。夫禍之與福兮,何異纠纆;命不可說兮,孰知其極!水激則旱兮,矢激則遠;萬物迴薄兮,振蕩相轉。雲蒸雨降兮,糾錯相紛;大鈞播物兮,坱圠無垠。天不可預慮兮,道不可預謀;遲速有命兮,焉識其時! 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page.327~320)

三、我的觀點:
我一直喜愛著文字,尤愛楚辭當中的兮字,這字有著無法逼視的爽烈與足以在時間中穿出的執念,我從小便認為,文學便意味著文以載道,一個人以文寓意,定是有話欲對世人說,或許楚辭,甚至是其他膾炙人口的作品都是如此,感懷傷時的情感更能動人肺腑。我更是喜愛著賈誼鵩鳥賦中的一句「天不可預慮兮,道不可預謀;遲速有命兮,焉識其時! 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天道難料,世事更迭,若說是禍福相倚,倒不如說是禍福無形,因為天地寰宇陰陽乾坤從古至今便是熔爐,萬物皆在其中一一被熔煉,而人啊,又怎麼能有料事如神之舉人定勝天之意?而在少司命一篇當中更有一句「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辛棄疾的作品中更有仿此句的詞,「悲莫悲兮生離別,樂莫樂兮新相識,兒女古今情」,仔細一想,又何嘗不是呢?所謂黯然銷魂者,惟別而已,何況是生別離?或許比起溟漠九泉的人魂來說,生而不得見,當真撕心裂骨。然而人世有逢有別,悲的是生別離,樂的是新相識。有言天下有一知己,可以不恨,能在言談酒肆之中識得知己,免除心中獨飄零一事,又復何憾?
楚辭傳遞給我的亦有著文人的尊嚴與驕傲,又或許稱之為憨傻,古時的文人確是傻,明知自己所做的一舉一動徒勞無功,卻未曾放棄過自己所堅信的事物,昂然而凜然的,如孤高的王者,孤飛的傲鷹,堅挺的松竹,默默行己仁義之事濟世,縱然為時人所唾棄,依然走著荊棘滿布的道路,這當中究竟為誰辛苦為誰甜?他們寧願為濁水中的清流,卻不願與世沉浮,不願為不義所屈身,不願為財而捨棄自己的信念,這究竟是建立在何等覺悟上面?現今社會能有這等捨己為人的高尚情操?能有誰不計一切名與利,只希望徒步劈斬出新路?理想的可貴之處,莫過於如此情操,「舉世皆濁我獨清,世人皆醉我獨醒」清濁有別,不可混為一談,正所謂推己及人,自己獨清而世人懵懂,作為旁觀者,有志之士豈能隔岸觀火望世沉淪?然而「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世間之人若可救,自當奮力而為,但倘若黎民君王沉淪已深無可救藥,為何這般苦苦逼迫自己而痛苦不堪?為何不隱世而深藏,圖逍遙二字,避免自己落入被人放逐的境地又自責不已?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清濁自是在人心,足與纓,不論它所代表的涵義為何,都象徵人心。
而我生於現在,自然已不是身穿儒衣頭戴儒冠的時代產物,然而我願追隨前人所走的路,嗅聞著他們一路的芳香,默默的,完成我的理想。

四、討論議題:
或許氣節是人人所讚許的,但在如今的社會中,氣節二字是否真能夠療飢?或是最終只能落得行乞街頭顛沛流離的下場?更有言道大丈夫能屈能伸,那麼現在的我們,應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