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910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07 優等
作  者: 許景淳 
參賽標題: 遙思故鄉
書籍ISBN: 9576742676
中文書名: 月娘照眠牀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簡媜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洪範
出版年月: 2006年(民95)
版  次: 二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作者離鄉背景、毅然決然到台北踏上求學道路後,念家的作品。
離家多年後,這股情緒在她的心中漸漸幻化成對鄉音的捕捉,每個離家多年的遊子多多少少都會有懷念故鄉的情緒,但這股情緒卻要待懂它的人才得以品嚐出這究竟是多酸、多苦又略帶甜味的感觸。如同作者所寫的:「作者永遠只是一名『牧童』,只能『遙指杏花村』。」;而閱讀的無限可能性依然繫在讀者身上,像是「循著『牧童遙指』的方向去測量到達『杏花村』的路況、行程的『問路者』」。

二、內容摘錄:
  我常希望把自己凝成一顆堅固雪白的打火石,在世界的最黑暗處,激迸出點點不滅的火花,去點亮一個宇宙的光明,我未嘗扔了打火石。(p.56)

  有一天,妳終會遇到那個生命相約的人,千年萬里到妳面前,請你緊緊握住他那雙為了搭人間鵲橋而粗糙了的雙手。妹妹,什麼是珠寶財富?妳觸一觸那掌上繭肉便能懂。(p.142)

  每一顆星子都是人間早逝的嬰,月娘比生娘還親。
  只有在嬰啼的時候,才有白夜,人間男女才弄潮。(p.174)

三、我的觀點:
  親情,是人生中最可貴的一種情。這本書寫的雖然是作者的童年往事,但我卻看見滿滿的舐犢情深。在〈大水〉那一篇裡,她的媽媽不顧外頭的水多深,衝到後院,代替她還未歸來的丈夫撐住快要被風雨瓜分的家。在她快要撐不下去之時,一牽念,她恍然想到她還沒看到她那兩個女兒,即使風雨吞噬著她的身軀,仍以一個母親所能的最大音量叫喊女兒的名字,直到在竹叢邊小彎路上,有一絲細弱的回聲……。這裡能看出母愛的偉大,颱風襲捲她的身軀,體溫馬上消失殆盡;但她一想起她那兩個女兒還沒回家,馬上振作起來,這時,我相信母愛的力量是驅使她堅持下去的唯一理由。

  在〈一瞑大一吋〉裡,嬰兒早逝,按著舊例,折嬰是要放在厝外過夜的,母親不忍,依舊為他洗身更衣。在另一篇〈搖子日落山〉裡,五、六歲的阿鹿是她那新守寡的娘唯一的兒子,每次見到他娘落了神,總是會想辦法逗她開心。最後,阿鹿被嚇到,任憑請來鎮上知名的童乩,也收不回來嚇散的魂。只有他娘不死心,喊到聲也嘶、足也破,留不到半月,阿鹿的身體就冷了。夏夜未過,她娘突然去搜冬天的棉被,一逕蓋在他身上,自顧自說:「鹿仔,驚你冷,半暝露水重。」這兩篇裡的母親,都透露出深深的母愛,即使知道她們的心肝再也回不來了,仍舊替他們換洗、蓋被子,雖然只是小小的動作,卻足以令人動容。

  而在〈要迎妳,緩緩泉流〉裡,是作者看見妹妹寄給她的信後,油然而生的一種手足之情。作者臨走前,妹妹曾問她:「中午回來前會不會走?」作者問是什麼事,妹妹什麼也沒說。作者曾在廚房看到一大碗浸了水的糯米,但不知道做什麼用的,也沒多想什麼,一路北上。直到妹妹寄的信裡提及「八珍丸子」才恍然大悟,原來那是妹妹要浸來做給她嘗的。這篇充斥著「妹妹」一詞,這令我想起另一篇文章,白居易的《白氏長慶集》裡有一小篇寫給同被貶謫的友人(元稹)的信,裡頭也充滿「微之」一詞。兩者都是基於思念之情,一個是思念遠在家鄉的手足;一個則是思念千里外的朋友。在文末,作者不忘向妹妹討「八珍丸子」,因為她懂,她們總是把最好的留給她們最愛的人,這份情,她會認真地收下的。

  或許作者寫的只是純真的童年,但若是思量一下她在什麼樣的環境?什麼樣的情緒寫這本書時,在「純白色」的童年裡,反而被灑上一層薄薄的「墨藍色的鄉愁」。然而,在這股鄉愁裡,也和著「淡粉色的母愛」、「淡黃色的手足情深」,然而這些情,最終交雜在那「一張白紙」上,愁固愁,卻也沒那麼愁了。每個離家在外的遊子,不免也會焉然回首,瞧一瞧和家鄉同樣的「月娘」,依然是同樣的。望著,嘴角也微微勾起一抹笑。

四、討論議題:
 人總有一天總會離鄉背井,那時我們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親情可貴;但家逢變遷之時,又要如何面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