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910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04 優等
作  者: 林雅凡 
參賽標題: 驀然回首的醒悟
書籍ISBN: 9579159238
中文書名: 桂花雨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琦君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爾雅
出版年月: 1976年12月25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桂花雨」是一本散文集,共有三十篇,以第十九篇散文作書名,其內容大多是對於兒時回憶、生活週遭的感觸,文體以懷舊風的抒情文為主,但抒情之中也不忘寓意,令人閱後不禁有餘音繞樑之感。

  世人十分推崇琦君懷舊、回憶方面的文章,像是夏志清先生對書中第八篇的「一對金手鐲」讚譽有佳,更認為將其納入「諾貝爾文學獎」之列也毫不遜色。

  其它懷舊系列的文中,字句樸實、景物歷歷如繪,彷彿置身於二十世紀初的浙江,所得的感觸也非矯柔之情,所以即便時空相隔,現代讀者也可揣摩出相同的心境。

二、內容摘錄:
  我又說:「媽媽,嬸嬸說您的手沒有從前細了,裂口會把繡花絲線勾得毛毛的,繡出來的梅花喜鵲、麒麟送子,都沒從前漂亮了。」母親不服氣地說:「那裏?上回給你爸爸寄到北平去的那雙繡龍鳳的拖鞋面,不是一樣的又光亮又新鮮嗎?你爸爸來信不是說很喜歡嗎?」(p.20)

  母親把她和我都拉到懷裏,捏捏阿月的胖手,她手上戴的是一隻銀鐲子,我戴的是一對金手鐲,母親從我手上脫下一隻,套在阿月手上說:「你們是親姐妹,這對金手鐲,還是一人一隻。」(p.68)

  如今,再不必懷念昨夜星辰昨夜風,二十多年也不過彈指之間,人生本來是匆匆過客啊!(p.192)

三、我的觀點:
  散文集「桂花雨」出版時琦君六十歲了,我最喜歡像:〈父親〉、〈母親〉、〈一對金手鐲〉、〈兩條辮子〉……等以憶舊為主的散文。她一寫起回憶來,明明事已過久、境已牽遠,但筆尖和紙面一會,迸發出的火花,又像是才烙上心頭似的,連那些枝微末節也如此的不可磨滅。其中穿插後來的感想之豐富,可見這些回憶早在作者夢中縈繞千百回,使得我這方屆十六歲的孩子,不禁懾服於她如此深刻的思舊之心。

  琦君寫兒時,隨即化身成當年的垂髻小童,用最淳厚、最真摯、不帶任何加工的,旁白出事件的來龍去脈。可是多留點心神,仍是能從中尋見從字裡行間中透露出的些許自責,像是在〈父親〉一文中提到琦君的父親對她寄予厚望;但過重的期待卻成了她最大的阻力,甚至琦君曾因此埋怨父親:「有一次,我在日記中發了點牢騷,父親看後引了聖賢之言,把我訓斥一頓,我一氣把日記撕了。……那時我好「恨」父親,……父親好像越來越不了解我了。」

  若有似無的線索,勾引著我評判那面對錯誤而不能痛定思痛的表現,木已成舟、魚也上鉤的一剎那,驀地發現自己嚴峻的目光,正對著一面鏡子,將所有指責一絲不苟的全數歸還:對於長輩的企盼,真的如實完成?受駁正也能坦然接受?再看看〈兩條辮子〉中說作者不願給老先生做學徒、磨心志,又不敢違抗父親之際,纏著母親大鬧,撫躬自問,我又何嘗不鬧彆扭?時運不濟無法怨天尤人是人人都了解的道理,可是真正遇上麻煩事了,又有誰何德何能多出這份自省的心思?

  作者以自身作為標靶,讓讀者以「第三者」的角度秉公評判,最後發覺眾矢之的不是作者。重新反聽內視,不只反思的過程中,身心所獲大於純議論文,表現方式也無議論文的尖銳、直接,十足可見作者溫柔的性格,更讓眾人對於琦君除了「懷舊文學」、「回憶抒情」這方面的印象外,能再添「文以載道」一評。

  再者,這三十篇的散文排序非常有趣,一切從〈父親〉、〈母親〉開始,接著一系列的兒時記趣,其中穿插幾篇長大後的反思。再一陣子是中年生活開始的點滴發現,其中又是錯落著幾篇逝去的童年;隨後白髮潮水似襲來,在病榻起臥間,了解手中那最美、名為「回憶」的紙鳶,不需再緊攬著,該是時候放它翱翔於天地之間、留存於讀者心中,空出來的手便能拈起幾個字句、撰上些許感想。

  緩緩的,目光不停向左,跨過一行又一行的方塊,踏過的生命也隨階梯般的紙頁向上,向上到必定存在的盡頭。盡頭前迎來的是一篇〈看戲〉,不就正是傾訴出「人生如戲」的感慨嗎?作者對於終要落幕的人生戲本是以逃避待之,不過人生哪能說逃就逃呢?只得如書所說:「保持一分輕鬆愉快的心情」,繼續看下去,曲終人散,文章也就此告此一段落了。

四、討論議題:
  「反求諸己」在生活中該如何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