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910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04 特優
作  者: 劉郁玫 
參賽標題: 金水嬸
書籍ISBN: 9575607775
中文書名: 金水嬸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王拓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九歌
出版年月: 2001年5月10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作著描寫的金水嬸是許許多多人的母親,經歷坎坷、痛苦的一生,以及善良、溫暖的心靈,堅忍不屈的精神,也是台灣偉大的母親的象徵,一位個性開朗、挑雜貨擔的老婦人,憑著一己之力含辛茹苦將六個兒子養育成人受教育讀大學,出社會後,物質方面脫離以生產為主的落後漁村,爬升到社會的較高階層,心態上卻從允諾孝順父母一輩子到重利悖情對金錢方面錙銖必較。在一個強烈追求金錢的社會中,一個從來不敢貪圖賺大錢的父親,因為兒子的聳恿,投資失敗而欠下大量債務,最終飲恨而亡,正說明金錢的暴力如何肆虐和扭曲了人性,原本敦鄰睦族的鄉下人都變成苛薄吝嗇的債主,逼得母親走投無路向孩子們求助,大家卻都推得一乾二淨無人願意幫忙償還,使得金水嬸離開故鄉到都市幫傭賺錢,還無怨無悔的為兒子們付出,到廟裡為他們祭煞補運,以永恆的母性襯托周遭激變的人性,並承諾自己會清還所有債務要在清清白白的重回八斗子,對生命充滿無限的希望。

二、內容摘錄:
一入了冬,八斗子的天氣就變得昏黑陰慘了起來,海浪「嘩-啊-」「嘩-啊-」地嘯叫,掀起小山般的浪頭,混混濁濁的。濕冷的腥鹹在強勁海風的吹襲下,毫不留情地鑽進每一個空隙裡,瀰漫了整個大地。雨接連地下個不停,日裡夜裡都是濕漉漉黏答答的,人像是活在一團潮濕腐敗的破布堆裡,寒冷、陰濕、愁慘。(p.206)

現在,他就躺在她身邊,這麼實在。她從來沒有發覺,他原來竟跟她這麼接近。艱艱苦苦巴望了三十幾年,望到兒子長大了,大學畢業了,娶妻成家了。原來都只是一場空夢,他們不是她的。只有這個人,儘管他有許多缺點,使她流了幾十年的眼淚,但是,結尾,他終究還是她的,實實在在的。她也是他的。(p.234)

三、我的觀點:
讀完此書,我想如果世界上沒有金錢,或許就不會有過多無止盡的貪欲,形形色色的商品使的金錢更快速的流動,反過來強有力地宰割人類、奴役我們的生活,如同書中金水嬸一家,受到看似職業與詐騙扯不上關係的牧師以翻倍迅速的利誘而投資,因為利益薰心而導致債台高築的下場。最終飲恨而亡的父親,在死前最後一刻所說的一個「錢」字,令我印象深刻,雖然只是一個字,但其中卻包含了許多我們無法體會的無奈、怨恨以及憂愁。這樣的事實也令金水嬸無法接受,錯愕和驚恐都只是在價值觀劇變的社會中適應不良罷了!

至於做為母親的金水嬸,她辛苦拉拔長大的兒子個個成家立業,前途也一片光明擁有人人所稱羨的職業,理當是人生無憂的階段。但卻為了幫忙兒子合股做生意四處借錢,導致血本無歸,走投無路只得尋求兒子的幫助,反而換來兒子因為母親的穿著感到極為丟臉沒面子,以及媳婦關心昂貴的花瓶勝過她跌倒……等等的無情對待。在巨變社會中,進而看到一切人性的扭曲表露無遺,也讓我體會到現今社會中,衣著、外表是一個很大的負擔和壓力,當我們在衡量人時,最重要的真的只是膚淺的外表以及一身的名牌行頭而已嗎?我想當然不是,充實的內涵、良好的品德以及待人處事的方法,都是極為重要的條件。

學歷、職位、升遷、財富、權力,在追求這一切時,往往使人忽略了最基本的倫理道德,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又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我們以為提供父母溫飽的食物、保暖的衣物、遮風蔽雨的房子,就可算是盡孝道了,但那和飼養動物有何區別呢?真正的孝道,可貴之處在於誠心的尊重、顏悅色的態度。書中的六個兒子,家境艱苦,父親又不負責任,僅靠著母親賣雜貨辛苦的所得,讓他們接受社會高等教育,訓育成為精英人才,才得以爬上社會的上階層享受精緻的物質生活。不用像父母一樣依靠著大量的勞力,到頭來也只換得僅能糊口的基本生活;但最後他們竟對父母置之不理,這點最令我感到不齒,也引以為戒。

社會的生活型態雖然在迅速發展,物質生活一天比一天更進步,人們過的一天比一天更好,愈來愈少挨餓受凍的人,但卻也牽動了價值觀的改變。我們以一個人獲取金錢的能力,以及擁有財富的多寡,作為評斷一個人社會地位的價值標準,養兒防老的價值觀也不比從前,不再能適用於現今社會。凡事都該靠自己,學習金水嬸,儘管背著龐大的債務也坦然樂觀的去面對問題、解決問題靠著自己的雙手去工作償還債務,對自己兒子冷眼旁觀、推卸責任的態度,毫無怨言的的精神真的很令我欽佩。



四、討論議題:
面對人生的種種困難,如何培養負責任解決問題的態度?

人們隨著工業革命多樣的商品大量生產,瘋狂追求金錢來滿足貪欲,再者科技的發達,網際網路的出現使得家庭的功能逐漸式微,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機會愈來愈少,人際關係逐漸疏離,這樣的代價值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