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910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7 甲等
作  者: 許雅柔 
參賽標題: 想念
書籍ISBN: 9789866249174
中文書名: 父後七日
原文書名: 父後七日
書籍作者: 劉梓潔
書籍編譯者: 劉梓潔
出版單位: 寶瓶出版社
出版年月: 2010年09月09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劉梓潔,1980年生,彰化人。寫散文,得過林榮三文學獎首獎;寫小說,得過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寫劇本,得到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獎。但其實寫最多的是採訪報導。問她最喜歡寫什麼?他會借村上龍的回答:「我喜歡趕快寫玩出去玩。」因為愛玩,寫了好多年才終於出了第一本書,與同名執導的電影《父後七日》一同面世。書中處處可見的,正是由中南部北上的城鄉移民,對鄉愁與生存的刻劃感觸,而她獨特的敘述節奏與風格,更在此被鮮明的展示了出來。

二、內容摘錄:
我知道,我人生最荒謬的一趟旅程已經啟動……(p.21)

總有人在旁邊說,今嘛毋駛哭,或者,今嘛卡緊哭。我和我妹常面面相覷,滿臉疑惑,今嘛,是欲哭還是不哭?神奇的是,果然每一次我都哭得出來。(p.25)

我只是孤傲地,用文字築起高台,一個字一個字往上爬,越爬越高,站在上面,疏遠而睥睨,自以為遠離俗世層,自以為清高又安全,喃喃誦背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這些文字積木其實虛妄而搖搖欲墜,如疊疊樂,抽掉一塊就粉身碎骨。我不過再等,等縱身一躍。(p.35)

親愛的父親啊,對我來說,你已是永恆的存在。(p.56)


三、我的觀點:
  會讓我想看這本書的原因,除了電影很賣作外,還因他的書名總讓我想起一個人──我的阿公。阿公以前看起來很年輕,常常被誤認為我的爸爸,而他真的就像我的爸爸一般愛我。作者的爸爸最疼的人是作者,阿公有十幾個孫子,但最疼愛的人是我。
 
那天救護車回到家中的響笛,是「無醫∼無醫∼」。

阿公走了,從知道生病到回去的那天整整三個月,雖然比作者的老爸躺在加護病房的六天久了許多,但我總覺得那時的時間好像不小心被按到快轉了,沒有太多深刻的印象,只有擦不完的眼淚以及無止盡的心痛。我的阿公跟作者的爸爸一樣,並沒有託夢,夢裡只有我和阿公那些零碎的回憶。而讓我最心痛的是在夢裡,我看見阿公在病床前流眼淚,他唯一在我面前留下的一次淚。我深深感受到阿公有多麼不捨離開,畢竟在他的思想中還有「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刻板印象,他的淚,意味著如此深厚的不捨。在作者與其父身上,我看見了好多好多阿公的背影與回憶,然後我就泣不成聲了,因為我真的很想念他。
 
  在挑遺照時,也是我們困惑的地方。阿公不喜歡拍照。諷刺的是,他生平拍最多照的時間就是在他那三個月中。那些照片看不見阿公的瀟灑,只有泛黃的臉蛋、衰老的紋路,最後也只能和作者家一樣,合成、修改了。

在面對死後的繁文縟節,葬儀樂隊大聲的演奏,心裡也有感概總說不出口。該哭與不該哭,總有人在旁提醒,好像那些情感已經不是那麼的真實了!但老一輩的人總有他的一套說詞,問為什麼這時候要哭,老人一定會說:這樣別人才知道,他還有我們這些孝子,而他有生之年一定做了讓我們值得留戀、不捨的事情。問為什麼不能哭,老人則會說要讓他走得安心,如果我們哭,他也會捨不得,會走得不安啊!在每一個繁文縟節背後,其實都有他的涵義,或許在現代人的眼中,太過複雜、煩瑣,可是「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這是對死者的一種尊敬,也是我們能為死者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當至親死後,常有一些難以釋懷的情緒。這些情緒有時會讓人處在一個空窗期,無法前進。所以作者選擇返回那光鮮亮麗的城市,或許是想忘記某些回憶吧!但最後作者從香港回到台灣時,作者甚至忘了爸爸已經不在,下意識的買了一條黃長壽,然後哭了一場,再從機長室的廣播聲中產生幻聽,誤以為是爸爸說:請收拾好臨的情緒,我們即將降落。作者從一開始的逃避,到最後收拾情緒,重新出發,雖經歷許多精神上的考驗,但最終並沒有停留太久於悲傷中。每一個療傷的方法不一定與作者相同,但要學著從悲傷中為自己療癒,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出口,不讓生命停滯於原點太久。


四、討論議題:
當面對至親或自己所愛的人的死亡,心中總有些惋惜與不捨,而回憶開始不斷浮現那些美好的時光,可是時間無法到轉,生命無法重來,這時的我們該怎麼去面對和接受這樣殘酷的事實?而我們又如何調整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陷落於悲傷的深淵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