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910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09 特優
作  者: 林孟瑜 
參賽標題: 混沌的多彩
書籍ISBN: 9789862164020
中文書名: 台灣,請聽我說:壓抑的、裂變的、再生的六十年
原文書名: 台灣,請聽我說:壓抑的、裂變的、再生的六十年
書籍作者: 吳錦勳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天下文化
出版年月: 2009年08月28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本書為天下文化社會人文類,作者為吳錦勳,不過,說是作者不如說是採訪、撰述的整理書寫者。故事背景自一九四九到二零零九共六十年,分成三部曲:〈第一部-壓抑年代的追尋與幻滅〉、〈第二部-裂變的開始,融合的初萌〉、〈第三部-新的再生、新的夢想〉。共十七個人,從無名小卒至電視名人,從奧運國手至宏碁董事長都是紀錄的對象。不分高貴貧賤、不念社會地位,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故事、同樣掙扎、困頓的心與時代,故事的開始──一九四九。

二、內容摘錄:
六十年,有太多可以記述,也有太多可以遺忘,不管我們記憶或忘卻,歷史從來沒有離開我們,它充滿在我們的生活世界裡、我們的行住坐臥間,活在我們不斷對歷史的解讀與詮釋之中。(p.1 卷首語:逆行者的凝視)

儘管我被當成台灣的外省人,故鄉人眼中的台灣人,不要那麼麻煩,我是地球人,地球不捨棄我,我住在地球。地球包容我、承認我,地球都承認我,我還怕你們不承認嗎?因此,不會計較。(p.63 星雲大師:我聽不懂媽媽的話)

美,不是理論,美是要分享的,這些是老師教我的,人覺得最美的,還是那種想要分享的心情。(p.131 蔣勳:台灣要把曖昧性擴大為豐富性)

三、我的觀點:
六十年,一甲子,已過半百卻未滿世紀;六十年,六旬,一段不長也不短的日子。而在一九四九,不同的人,經歷不同的事,落根相同的土地。他們舞動了不一樣繽紛又苦痛的人生,六十年,有著哭有著笑、有著心痛有著開懷,轉眼間,六十年,一九四九,充滿抉擇、離別、夢想的年代。

我喜歡逛書店,喜愛著那兒的氣氛、喜愛著漫步書樓的感覺、喜愛著書本特有的書香味。因緣會際,不只存在於人與人之間,人、物之間也存在這樣既無形又神祕的力量吧!

在某次的定期「勘書」中,一本本的精裝書像敬業的士兵般整齊的「立正」於木架子上,我頜首點頭,唯有這本「雜魚敗兵」不把我的「勘書」放在眼裡,擺著架子躺在那,動也不動的靜靜躺著,還舒服的打起了呼呢!我皺了皺了眉、手插著腰,準備好好的跟「它」討教討教,這就是我與「它」的「因緣會際」。

六十年,不同的族群匯集於名為「福爾摩沙」的島嶼,如果說每種族群是一種顏料的話,所謂被人為制定出來的「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原住民」,再細分「泉州人」、「漳州人」、「阿美族」、「卑南族」……的話,就像藍色分為淺藍、深藍、淡藍、天空藍一般繁雜。何必,不都是藍色嗎?再說,顏色不只一種,各種顏色都有獨特的姿彩韻味,而藍的、綠的、紅的……都有一定的喜好人士。

單一的色彩是美麗的也是孤獨的,因為它純粹的只有自己,它雖美麗卻不是最美麗的那個,因為真正的美麗是瘋狂而融合的混色。再美的單一也有失去吸引力與競爭力的一天,而混色雖然雜亂卻充滿著活力與創新力,希望與奇蹟就此而生,就像盤古開天之前的「混沌」,也因為有了「混沌」,才造就出這美麗的世界。

雜,不等於亂,雜,是多樣性。

我們,在此泛指「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原住民」等等,每個族群都是單一放置調色盤的顏色,而台灣是我們畫布,畫家是我們領導人。六十年前,第一個畫家,將原本的畫塗上了白色、一切歸零、重新;第二個畫家,他打好了優良的基礎、畫上了精美的草稿;第三個畫家,他決定不只畫家可以作畫,開放了民眾加入這幅畫的製圖行列,第四位、第五位……不管畫變成了怎樣都終究是屬於我們的畫,不管自何處,總會想把那幅畫變得更美。問題來了,第三個畫家開放其餘非畫家的人作畫,人多自雜,聲音也漸漸的多了,有人喜歡暖色系、有人喜歡冷色調、有人喜歡田園風、有人喜歡時尚感,所謂的「有人」就是「民意」。

畫家不停著換著,顏色是否也不停的混著呢?還是因為畫家的偏好而漸漸疏遠呢?

一本書,開拓了我的視野,讓我想的更多、更遠、更為其餘的族群想了想。或許,外省人跟本省人就像莊子和惠子的故事一樣:「你又不是魚,怎知道魚快樂?」、「你又不是外省人,怎知道他的落寞?」

好在,外省人和本省人都是「人」,終究有互相了解、包容的管道,不像莊子與惠子就算天塌下來魚也不會理他們。了解,其實方法很簡單,就是這本書的書名,台灣,請聽我說,傾聽不同的聲音,不同族群對這片土地的見解。


四、討論議題:
泰國死亡鐵路上一個碑聳立著,它靜靜的觀著這片故土、筆直的站著、盡責的當教導後人的老師,那碑上刻著:「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被遺忘。」

何謂對、何謂錯?衡量的標準是什麼?總不能一句「大時代的悲劇」就完結了吧?

歷史,她是位任人裝扮的小姑娘。而我們要如何不從她任人裝飾的外表切入,了解她的真正的內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