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910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04 甲等
作  者: 謝郁嫺 
參賽標題: 星星都已經到齊了
書籍ISBN: 9574440427
中文書名: 星星都已經到齊了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張曉風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九歌
出版年月: 2003年5月10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這十五年來,曉風也和一般正常作者一樣,保持每三、四年就會出一本書的節奏,但有些文章,她卻讓他們沉在甕底,遲遲沒有出手。雖經我們努力催索,卻都沒有成功。此書終於付梓,竟是她十五年來首次再現的「正規散文集」。
  
  她的好友席慕容為她作序,聲稱「相見不恨晚」,指的既是跨世紀的友誼,也是跨世紀的文學。蔣勳也為他欽題書名來共襄盛舉。曉風的散文出入古今,富艷難蹤,其剔透處,既可因把玩而成佳趣,清寂處亦可因細繹而啟人天機。自於絕美處則不免令人五內驚動,鷹揚處又令人奮然思飛—她的作品的確是令人相見既恨晚又慶幸其不太晚的雋品。

二、內容摘錄:
  
  我祈望絕世的美麗,奇蹟並沒有發生,你說,如果蜜蜂沒有索取金冠,螞蟻沒有禱求珠履,你又何須湖水般的澄目或花瓣似的紅唇呢?一雙眼,只要讀懂人間疾苦,也就夠了吧?兩片唇,只要能輕輕吟出自己心愛的古老詩句,也就夠了吧?(p.69)
  
  對,我赤手空拳來到這世界,如果不竊據那些本來不屬於我的東西,又怎能活下去?所以,容我是偷聞荷香的現行犯,容我是偷聽鳥語的慣竊,且容我是偷偷披著陽光金斗篷的一名風華老去的少年犯。(p.84)
  
  在我們靈魂深處都殘存著千年萬年的記憶,對深山大澤和朝煙夕嵐的記憶,需要我們行遍天涯去將之一一掇拾—因此,能出國去走走勢多麼好的事啊。(p.232)

三、我的觀點:
        
  本文對身邊人事物進行了細心刻畫、敘述細膩,看文章時可以融入其字句所表達的情境中,深刻體會她所想表現的情感。  

  對於她—張曉風是誰?腦中記著一堆資料,填寫基本資料時不經思考就本能的寫出;但她說「這些資料加起來的總和並不是我啊!」如此,記錄一個人似乎是很難的事。張曉風又說:「啊,身分證真是一件詭異的事物—我是我,我確確實實的活著,然而一旦沒有那張巴掌大的小東西來證明我是我,我就會忽然變的什麼都不是。一百六十公分的一個人沒人承認,人家只承認六公分乘以九公分的那張小紙片。」由於發生了身份證遺失的事件,才發現一張身分證就可以證明自己。一個屬於自由個體的人,豈是用三言兩語就解釋完的呢?就算是關係最親密的家人,我又有多少了解呢?事實上,可能只有我了解「我」,然而最有可能瞭解自己的我也常常不了解自己,何況對著別人的喜悲、起落,自是無法完全體會、感同身受。   
  
  懷念舊人舊事。在讀這類文章時,它深深撼動我的心,心中的感覺是如此的貼切,雖然對我來說是完全不一樣的人事物。走進時光隧道,把懷念的人、事在腦中回想著,是有樂、有泣的。打開時光膠囊,一一拿起自己的收藏品回憶著,是感動、是開心的。不要太在意於過去,但只要久久在想起它們,他們會在心中再活一次。太在意而一直去想或者把這些值得回憶的東西放在顯而易見的地方,感覺反而是平淡無奇,一點兒也不特別了,再也激不起心中那份悸動。
       
  她告訴樹:「不管有人多少人叫你發財樹你要記得自己的本名,你叫馬拉巴栗!『發財』並不是你的生存意義,你活著只因為你生命本生的無限美好。」從這裡可以感覺出張曉風對生命的真誠,她和她丈夫一起帶著二十五顆被人利用完而遺棄且生命垂危的樹,儘管只有一絲絲的機會可以讓它們存活下來,她還是把它們帶回家,僱請了園丁照顧它們。她說:「也許去花市買新樹不見得更貴,但她要救的是『命』,不是經濟價值。」如果是我,我可能就只會眼睜睜看他們消失,完全無法幫上任何忙。她對於生命的態度是值得我們去學習的,就算是一根小草或者一朵小花也罷,都是值得我們去認真對待、照顧他們的。
          
  這本書帶給了我很多感覺,不管是抒情、詠物、懷人、寫景、藝術欣賞這幾個部份,對於我不曾思考過或聽、看過的事,更帶給我一個全新的眼界,是生命、是愛、是對整個大自然的看法,甚至是一個社會,更是對這位作家多了那麼一丁點的了解。

四、討論議題:
  
  書中有一篇關於偷竊,「偷」了什麼呢?作者偷聞荷香、偷聽鳥語,在這大自然中取了不屬於她的東西。大家都是赤手空拳的來到這世界,你又在這大自然中得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