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910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4 甲等
作  者: 黃姿溶 
參賽標題: 家庭與同儕帶給青少年的影響
書籍ISBN: 9789570522587
中文書名: 事發的十九分鐘
原文書名: Nineteen Minutes
書籍作者: 茱迪˙皮考特(Jodi Picoult)
書籍編譯者: 顏湘如
出版單位: 商務
出版年月: 2008年1月19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每個人都說我毀了他們的人生,可是當我的人生被毀的時候好像沒有人關心。」一個青少年絕望的說道。而他,就是本書的主角──彼得,沒有人希望自己在學校飽受同學欺負,更沒有人盼望自己被欺負後得不到家人、老師和朋友的幫助,但所有我們不願面對的一切,都在彼得的世界中不斷的上演,彼得也漸漸覺得他的世界只剩下他一個人。

斯特靈高中是新罕布夏州的一個平凡學校,從未發生過大事,直到有一天,一場血洗校園的槍擊案發生,才粉碎了校園中虛假的平靜,改變所有人的一生。長年在學校飽受同學欺凌的高中生彼得,選擇在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這天讓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名字,利用短短的十九分鐘,他要讓所有人知道他的屈辱、不滿以及絕望,將多年來累積的怨恨一次宣洩:十九分鐘,他對小鎮的所有人進行復仇。

究竟是什麼令一個平凡無奇的青少年親手毀了自己的人生,也讓其他人的人生偏離了軌道?青少年的自我認同障礙及扭曲的價值觀,又是誰造成的?大家眼中和平的生活,是否其實都只是一張虛假的面具?一個用謊言建築的社會?人性中最深層的虛偽與悲哀,都在書中一一被描繪出來。

二、內容摘錄:

他前往辦公室,心裡想著幸福的方程式。他這項重大的發現──H=R卅E,即「幸福等於現實除以期望」──有意調根據普遍真理所定的原則:人對未來總會有期望。也就是說E一定是實數,因為分母不能為零。(p.156)
  
純邏輯的想法:假設現實維持不變,期望必須大於現實才能產生樂觀。相反地,悲觀者的期望便想像於現實,一個報酬遞減的分數。就人類的狀況,這個數字是趨近於零而不等於零──你絕不會放棄希望,受任何刺激,希望都可能回湧。(p.158)

麥特。她將這個名字當成氧氣般吸入,並想像它分解成上千碎片進入她的紅血球細胞,再由她的心臟打出。(p.373)

三、我的觀點:

人在青少年這階段時常希望自己能在同儕中受歡迎,能獲得長輩們多一些的關愛,若得不到,心裡總會有點受傷。而本書主角彼得,從小就在同儕之間受到欺負,在家時時常被拿來和優秀的哥哥做比較,原本小時候和他要好並保護他的朋友麥絲,在國中時爲了受歡迎而不再與他來往。彼得的世界裡只剩下他孤零零的去承受一切的欺傉與委屈,怨恨也就一點點的累積,到了最後,怨恨終於爆發了,所有人都責怪他做錯事,但有沒有人想過是那些人先做錯事的?

彼得常說:「是他們先開始的。」我認為,若今天那些人不去侵犯彼得,家裡的人多花些心思在他身上,老師們不要不理會這些校園霸凌,就不會有這十九分鐘的槍擊案出現。被射殺的人只是剛好擋住了彼德想要自殺的路,其實他真正想殺的是他自己。我雖不能體會校園霸凌的人的心情,但我能體會在家不受注重的心情,或許是因為我和他都有個在父母眼中很優秀的哥哥,所以我能體會那種被比較的心理。得不到關心,受了委屈也無法向家人訴說的難過與無助;但我比他幸福許多,我沒有在校園裡被欺侮,我哥哥也不會帶頭欺負我,我深刻的覺得男主角的世界裡好孤單。終於在沒人幫助他的情況下,他以自己的方式向全世界宣告他的不滿,過往的種種委屈、憤慨、難過,在那十九分鐘宣洩出來。

女主角喬絲,在幼稚園時和彼得很要好,還曾爲了保護他與其他男生大打出手。但原本兩人深厚的友誼卻在兩人媽媽吵架後而有了變化,在家裡和媽媽並不常溝通的喬絲,在媽媽的期望下,她與校園中的風雲人物麥特交往,表面上喬絲看似美好,其實她自己本身也覺得空虛,就連和她愛的人在一起也一樣,但她又不想不受到歡迎,所以選擇不再和彼得來往。若當初喬絲國中時沒和彼得疏遠,或許今天彼得就不會這麼做,因為有他最愛的人陪在他身邊。我認為喬絲不夠堅強,原本小時候能保護人的她,長大後在愛情和友情中都沒有保護好最重要的人。不過,我認為在十九分鐘的最後,喬絲開槍射麥特時,她或許是不想自己再如此虛偽,在她心中麥特依然是他最愛的人,而彼得又變回了她的朋友

最後,喬絲和彼得都到了監獄,而彼得在得知喬絲又是他的朋友後,沒多久就自殺了,我想,他應該是幸福的死去的,終於,他的世界不再只有他自己一個人。

校園霸凌的受害者往往希望有人能幫助他,不管是家人、師長或朋友,他們總希望有人是站在他們這邊、給他們支持的,而不是大家都當個冷眼旁觀的旁觀者。若我們及時伸出援手,小小的雙手,握有的是大大的力量,能給他們的是無限的光明與希望。

四、討論議題:

校園霸凌是校園中常見的問題,而那些受害者是否有人能幫助他?又或者像本書主角一樣,連在家裡都得不到多的關愛?受害者的心靈又有誰能體會與了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