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9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二年級 11 優等
作  者: 胡多加 
參賽標題: 我讀文化苦旅
書籍ISBN: 9576390834
中文書名: 文化苦旅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余秋雨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爾雅叢書
出版年月: 1992年11月30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余秋雨,上海戲劇學院院長,是中國學院院長,是中國當代知名文學家,也是一名藝術美學家。透過中國大陸各山川名勝古蹟的探討,回盼中國歷代文人艱辛跋涉的足跡,其中有生命的故事,也有歷史的省思。美麗的山川景秀重現眼前,邀你一同遊歷;動人的古人事跡、詩詞歌賦,與你一同感慨,就是這樣的一本書--長江、黃河、西湖、三峽、沙漠、古城......,美麗的山水不再只是風景,驚心動魄的歷史亦不只是過眼雲煙。曾經燦爛迷人的華夏文化,當今中國人如何再出發、再遊歷出另一個新生命--一個有美景、有故事並且有未來的憧憬!

二、內容摘錄:
1.廢墟是課本,讓我們把一片地理讀成歷史;廢墟是過程,人生就是從舊的廢墟出發,走向新的廢墟。(p.362)
2.人在寂寞和徬徨中什麼念頭都會產稱,連最後一點意志力也會讓給僥倖。(p.174)
3.西方一位哲人說,只有飽經滄蒼的老人才會領悟真正的人生哲理。(p.440)

三、我的觀點:
廢墟是歸宿,更新的營造以廢墟為基地,因此廢墟是起點。廢墟是進化的長鏈。廢墟是我們的記憶,從廢墟可以知道過去的事情,曾經輝煌的文明又為了什麼原因而成了現在的廢墟?或許是天災;或許是戰爭;或許是疾病。義大利的龐貝城因火山的爆發而消失;馬雅是個高度的城邦文明卻因為西班牙人的入侵、疾病而逐漸沒落;亞述、巴比倫古城因為戰火而頹圮,這些將會化為泥土,完全融入大地,而那些未融的階段,便是廢墟。
曾幾何時,人若將所有的廢墟都進行了統治刷新、修繕和重建有什麼意義?拿圓明園來說,若是把它完全都剷平,再造一個新的圓明園,那當初大清的那段貪腐和奢華,不也會隨著它的消失而被遺忘?沒有皺紋的祖母是可怕的,沒有白髮的老人是讓人遺憾的,而沒有廢墟的人生太累了。由廢墟看見了過去的失敗,而成功後的失落,只會更沈著,廢墟是墊腳石,我們正挾帶著廢墟走向現代。所以啊!廢墟是課本,且讓我們把一片地理讀成一片歷史;廢墟,是過程,人生就是從舊的廢墟出發,走向新的廢墟。
臘梅,在冷峻的冬天中,不畏懼冷冽寒風,更不畏懼大雪,對醫院的病人來說,它是他們心間的一個寧靜的光點,在病房中最難捱的是冬天,而那冬天他們有臘梅的陪伴。在這冬天裡,更顯得梅的高貴,病人們在病房中難免會顯得軟弱,甚至想放棄,但那臘梅彷彿是他們心中的一盞燈,給了他們溫暖與力量,而林和靖也選擇了以梅妻鶴子終伴一生。那屬於我心中的那盞燈是什麼?是陪著我走過七個歲月的長笛,當我生氣時,我老是拿它當出氣桶,而它卻很無辜的被我罵、被我丟,即便如此,它卻是那永遠最支持我的那個人。在雨中表演,我捨不得讓它淋雨,而將它塞在衣服中,寧願自己濕也不願它著涼,心情煩悶拿起它,它便給了我溫暖;挫折失敗拿起它,它便給了我力量,它那幻化繽紛的音符,給了我寧靜與快樂。長笛,它就是我在茫茫行程中滅於心間的一個光點。
時間有重量嗎?「三十年的重量」是什麼?年少青澀的夢,帶點對現實的不滿和批判?還是對未來憧憬理想的勾勒和編織?有一個農村的小女孩她戀上了一篇年輕時余教授所寫的文章,因而開始與教授通信,他們在文字上談情說愛,好不浪漫啊!但,當她知道余教授的真實身份後,信上的內容、文字,已經少了小女孩當初的純真,反而多了尊敬,為了什麼?只因社會、地位的不同,單單為了身份、地位的不同,豈不是太不值得了嗎?一篇文章、一張賀年卡可以穿越三十年,只因為它值得。每天所做的事情中,有一些立即就會後悔,有一些卻能穿越幾十年的重量。
現在的我十七歲,初嚐生命的奇妙,在文學和藝術的殿堂中乍見絢爛的亮光和美麗,我對彩色的未來有著憧憬;對音樂充滿著熱情,就像那女孩喜愛文學一樣,她是以文會友,而我則是以樂會友。我用音樂與人切磋琢磨,並不會因為他的身份地位,而失了當初的純真,因為我們一樣喜愛音樂,透過音樂交談,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討論內心看法;暢談未來,即使是傲傑不馴,儘管是憤世嫉俗,儘管是少年不識愁滋味... ...,但有人可對談都是一種幸福,更何況,音樂是我們之間的橋樑。對我來說,身份與地位只不過是一疊疊的紙片,而那最真的情,卻能夠穿越幾十年的情。
余教授的年少十七歲肯定如此,即使三十年後,這青春年少的熱情依然有重量,我想這重量肯定很「重」,要不然他不會穿越時空隧道在嚐這味浪漫。三十年的重量是陳年醇釀,不叫人迷意也難。

四、討論議題:
文化苦旅苦嗎?
「文化苦旅」,走一趟文化古蹟;遊歷一次古人踏過的足跡,眼見山水美景心思古往今來,感悟著昨是今飛、滄海桑田......,這樣的文化之旅何其苦!
真「苦」嗎?苦瓜苦但有愛好者;茶湯苦人說它回甘;就算那真苦的咖啡也有人為之痴狂!或許這樣的文化之旅帶著苦,但苦後的乾醇是否縈繞著人心?否則,誰能告訴我何以古今中外那麼多人士都嚮往著文化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