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810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麗山高中 一年級 105 甲等
作  者: 魏筠 
參賽標題: 轉山:邊境流浪者
書籍ISBN: 9789573262435
中文書名: 轉山:邊境流浪者
原文書名: 轉山:邊境流浪者
書籍作者: 謝旺霖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年月: 2008年1月25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本書作者謝旺霖,因失戀迷失自我,感到心靈的寂寞,而下定決心,不顧親友反對,開始了這趟有淚水、有歡笑、有苦難……的艱辛旅程。轉山,是藏人祈福、禱告的一種方式,祈求萬事如意,就如同轉動法輪一般。作者在書中以第三人稱的角度寫作,筆法中帶著觀察與反省,內容不時批判著中國當局者的不當政策下,並同情著無辜受害的藏民族,他們靠著自給自足,四處流浪躲避解放軍追殺的日子,然而,在作者三個月的單車行中,也利用相機以及紙筆生動地記錄下了路途上風光明媚的山景,作者在自序中寫到︰一路上的經驗如此多,而實際記錄下的卻相對那麼少。紙張無法紀錄的是自身的經歷,唯有親身嘗試才能體會。旅途上作者曾數度從鬼門關前逃出,他未因此畏懼,而是勇敢地騎上單車,為了找尋到人生的真諦,到達了藏傳佛教的最終聖地「拉薩」。

二、內容摘錄:
不再怨懟過去記憶的傷痕,也不再遙想未來如何,唯一的「現在」無法取代。因為過去和未來或將是現在。車行間,你怎麼就記憶起那靜臥書房裡的日子,捧著書的時刻,關在一個熟悉的定點,即使數小時數天不碰見人,不寂寞也不遙遠﹔而今,你在陌生的空間移動行進,才過三小時,你居然就有種若有若無的寂寞感覺。寂寞究竟是想像亦或感受?是想像也是感受的,你說。〔p.96〕

三、我的觀點:
本書作者因失戀動了從雲南騎自行車到拉薩的念頭,剛好林懷民籌組了「流浪者計畫」,目的是給予年輕人走出世界的機會,而我剛好也是名自行車愛好者,看完本書後,我也希望能與作者一樣,藉由自行車探索世界各個角落,探索人生的意涵,離我最近的目標就是在大學前能騎自行車環台一周,「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唯有親身體驗才能了解其故中奧妙,尋覓傳說中陶淵明的桃花源、失落的香格里拉。人生不該就是如此嗎﹖「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由於人生短暫,又如滔滔江水般有去無回,我們應即時行樂,把握當下,不虛擲歲月,那麼,我們為何不做些有意義的事物,世界如此寬廣,走出去以不同的角度與思維看待各個多元奇異的文化,拓展寬闊的世界觀,
充實屬於自己的人生,趁青春還未消逝前,盡快達成目標,「勸君莫惜金縷衣,莫待無花空折枝」,想必這就是最好的寫照了。

作者在此行中曾多次與死神搏鬥,他歷經多次的感冒、失溫、高山症、肺積水、食物中毒等等,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次作者在夜間騎車時,因通往青藏高原的公路上並沒有路燈,只能靠著自己微弱的頭燈探照,由於燈光不足再加上長時間的疲勞,一不小心就這樣自行車衝出了公路,回過神後發現前輪卡在山壁之中,下方是深不見底崖谷,掉落的水瓶撞擊聲於山谷中反覆回盪,讓我想起書中另一段的敘述:有位來自澳洲的母親在旅館中佈告欄張貼了尋人啟事,為了尋找她那失蹤數個月的兒子,而恐怕他已凶多吉少。如此從鬼門關前走一遭,雖然嚇出一身冷汗,但絕對是畢生無法忘懷的經驗。

書中的結尾十分有趣,2004年冬天,作者完成了長達三個月,1500公里的旅途,到了拉薩後他將他的老戰友以1480人民幣賣給了一名來自北京的工程幹部,2006某天,他收到了一封莫名電子信件,裡頭寫道:「謝謝你的單車,半年前我失戀了,於是我開始學著騎車流浪,從成都出發奇到了珠峰,花了三個多月成功了。現在我在北京,發一張單車在珠峰上的照片,與你分享。」,這何嘗不是種緣份呢? 是界如此廣大,卻剛好遇上了跟你身處相同處境的人、做同樣的事,就因為如此,每個人在這世上活著絕非孤單、寂寞,人生就像一趟旅程,旅程中的日記必須自己完成,內容的精彩與否決定在自己的手裡,若旅途中重重困難艱辛著自己,那麼成功的。
終點必定是光芒璀璨的,只要努力實踐,夢想就能成為實際,希望就能成為真實。我總是夢想著自己能騎著自行車環遊世界,而看完此書後更加訂定了我未來的人生目標,這本書激勵了我,使我在不愉快中紓解;在壓力中解放。16歲的我,未來的未知的日子還有一大半,但我現在能確定的是:我要充實屬於我自己的人生。

四、討論議題:
當我們面臨困難時,而身邊卻無人能伸出即時溫暖的雙手援助﹔當我們孤獨無依時,但卻無人能與你相陪伴,那你該如何應變對於未來未知的事物與逆境﹖

如果傳統文化碰上了現代社會的衝擊,傳統文化無形中逐漸成了弱勢,究竟是要保留住少數民族文化還是邁向進步革新,兩者間的矛盾,我們該如何抉擇,值得深思。

中國當局對藏族獨立運動的打壓,以高壓手段殘害支持達賴喇嘛建國西藏的人民,共黨已多次進軍西藏鎮壓,作者在旅途中,多次行經解放軍於通往西藏重要幹道上的哨站,明顯的是為了即時進入拉薩防止民變擴大,但有時卻演變成了侵害人權的做法,反而使衝突漫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