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804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麗山高中 一年級 102
作  者: 許友垣 
參賽標題: 隨身聽小孩
書籍ISBN: 9867188594
中文書名: 隨身聽小孩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林滿秋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小魯文化
出版年月: 2006年09月01日
版  次: 二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常常能在路上看見許多人戴著隨身聽,裡頭放著五花八門的音樂正欣賞著。但不知有沒有發現其實有一些人也戴著一種特殊的隨身聽,但那並不是隨身聽,而是叫做─助聽器。

本書的書名「隨身聽小孩」就是在述說一個戴著助聽器的男孩─張家龍的故事,他因幼時的一場大病損傷了原有的聽力,從那時起,他必須依靠助聽器成為他與外界溝通的橋樑。

從五歲開始,隻身從台東前往台北求學的家龍,一路上遇到許多大大小小的挫折正一一等著他去面對:第一次與家人分隔兩地,心中的思念是說不完的;參加朗讀比賽卻受到其他同學的打擊,甚至與好友起了衝突而萌生了棄權的念頭;買了新的運動鞋想在運動會大展身手,大家卻不讓家龍參加大隊接力•••。

幸虧張家龍憑著自己一股強大的毅力撐了下去,一關一關的突破,使得同學開始對他另眼相看,進而願意誠心誠意地接訥了他。

二、內容摘錄:
家龍:

有熱情並不見得能交到朋友,友誼必須建立在互相了解的基礎上。雖然你已主動表達友善,可是你所用的方式,是不是同學所能接受的?你有沒有試著去了解同學,並讓同學也了解你?同學為什麼說你亂打人,這當中是不是有誤會?老師希望你能弄明白。如果你不知道該去問誰,老師建議你去找小貝殼,她一定很樂意告訴你的。

適應新環境並不容易,挫折是難免的,別像蝸牛一樣,一碰到挫折就縮進殼裡。也不要一個人在那胡思亂想,猜疑心是破壞友誼的最大殺手,在沒有弄清楚之前,你怎麼能肯定,同學在背後說你壞話?

到普通班上課,是你和爸、媽最大的願望,爸、媽對你期望很大,千萬別讓他們失望喔!〈p.61〉〈p.62〉

三、我的觀點:
雖說現今已是高文明、高醫療的21世紀,社會中還是存在著許多需要幫助的身心障礙同胞,有些人曾抱怨:「老天爺為什麼要這麼狠心的對待我,讓我終生註定要過殘缺的日子,擁有一個不完整的人生?」我十分同情他們的遭遇,因為在我的家庭中便有一位因為早產而影響到視力及行走的人─我的姊姊。

姊姊是在預產期前幾個月就提前誕生到這世上來的,剛出生時只有一千多公克,過沒幾年,家人便發現了她有行走上的困難,以及讀書時會有跳行跳字的症狀出現,這也註定了她一生必須要去面對許許多多困難重重的關卡。姊姊,跑遍了台灣各大醫院尋求協助;而當進入一個普通的班级,同學對她投以異樣的眼光時,內心所承受的難過;以及當想參與自己十分熱衷的班級競賽,卻被同學質疑是否有能力,所遭受的打擊,在故事主角家龍身上,彷彿一一重新上演著•••。

當在閱讀這本書時,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姊姊,和家龍一樣是多麼努力的靠意志力去克服自己所面對到的困難。身心障礙的同胞,雖然先天上可能與一般人有些許的差異,但作事情的能力卻一點也不會輸給一般的人,故事中摘錄了一些家龍所寫的作文、所畫的作品,和普通的小學生根本是毫無差異的。所以有些人常有一些錯誤的觀念,認為身心障礙的人絕對做不好任何事,甚至會敗壞社會的風氣,這些想法都是對他們十分不公平的,先天上的缺陷不代表後天就無法彌補,這種先入為主的想法是十分要不得的!

生活中常會有許多遊手好閒的年輕人,不願意努力讀書、工作,成天只知玩樂,他們四肢健全卻不善加利用,反觀身心障礙的同胞們他們是多希望自己能擁有一雙精明能幹的雙手、健步如飛的雙腳,讓自己生活過的更無憂無慮,不必擔心一般人所不用擔心的事。看在眼裡,只能說這群遊手好閒的年輕人浪費了父母給予他們這麼完整的生命,白白地蹉跎美好的歲月以及枉費了擁有如此完整的四肢•••。

當我們走入一個新的班級,看見一位新同學,他的行動不是很方便,我們會願意伸出援手扶他一把麻?當我們走在市場,看見地上趴著一位沒有了四肢的人向你要一點錢,我們會願意貢獻些許自己的心力麻?當我們發現有人向自己真心的求助時,毫不考慮的幫他一忙吧!畢竟身體有殘缺也不是他所願意的。但身心障礙的同胞也別就一昧的認為「自己是殘缺不全的」、「自己是沒用的」,而只尋求別人的幫助而不靠自己的力量自食其力。相信一句廣告台詞:「天生我殘必有用」,老天爺給了你不完整的身體,必定在某方面給予你超於常人的能力,努力靠自己的力量前進,有著如同作家杏林子、日本的乙武洋匡般不服輸的意志力,相信成功的那一天就在不遠之處和你招手了!

四、討論議題:
在社會上常會聽到一些案件,有些父母如果生出了一個有殘缺的孩子,竟然就將孩子丟在孤兒院門口,任憑風吹雨淋,這麼做是非常沒有人道的,因為他雖說先天有殘缺但也是一條生命。但那些父母可能會說:「養了他只會造成家庭更大的負擔,而且將來對社會一定也沒什麼貢獻,只是一個累贅罷了!」但這種說法對那些先天身心障礙的孩子來講十分不公平。因此該如何扶養一個身心障礙的孩子,使得對孩子本身與家庭、社會才會產生最大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