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711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麗山高中 一年級 5 優等
作  者: 陳映儒 
參賽標題: 身心障礙者
書籍ISBN: 978-986-6973
中文書名: 不存在的女兒
原文書名: The Memory Keeper's Daughter
書籍作者: 金•愛得崋茲
書籍編譯者: 施清真
出版單位: 木馬文化
出版年月: 2007年4月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本書是在描寫一位醫生-大衛-為自己的妻子-諾拉-接生,但他卻發現雙胞胎之ㄧ的女嬰患有唐氏症,為了不讓妻子面對女兒身為身心障礙者的悲劇,便要求在場的護士-卡洛琳-將女嬰送走,並以謊言矇騙妻子女兒已夭折。豈知諾拉走不出女兒「已死」的陰影,開始外遇、酗酒,大衛滿心愧疚不能言,一頭栽進攝影。當年的護士並未照大衛的指示將女嬰送走,反而獨立將女嬰撫養長大。這兩個家庭形成了明暗的強烈的對比,「活著」的兒子及「死去」的女兒。多年後,當卡洛琳和大衛重逢,她對他說:「你逃過了很多心痛,但你也錯過了無數的喜樂。」

二、內容摘錄:
他現在的生活的確不如原本的想像,當年他以一個外地人的身分來到這個城市,現在每條街道都這麼熟悉,每個腳步、每個影像背後都連接著一個回憶。層層影像交互相疊,綿密又複雜,而且只對他才有意義。他和他可能會經過同一個地方,也許會看到不同的影像。影像雖然不同,卻是同樣真實。

三、我的觀點:
身為身心障礙者就得被剝奪一些身為人的權利嗎?不能擁有自己的隱私嗎?一定要時時刻刻有人盯著才可以嗎?我認為這些答案並不一定都是是,而要是當事人的狀況而定。其實他們與我們並沒有任何的不同,他們只是有一些我們所沒有的東西,那是他們的特徵,讓我們知道他們會有比較多時候感到不方便,我們應該要多多幫助他們,而不是將他們視為異類,然後彷彿想將他們與我們隔絕開來般的送到別處治療。他們是可以與我們共同生活,沒有任何差別的共同生活,只是在他們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們不應該吝嗇,應給與他們最大的協助。當然,在需要放手時我們還是應該要放,讓他們去試一試。

我想,身為身心障礙者絕對不是出於個人意願,更何況是一出生就得病的人呢?在這社會上,甚至有人認為這些人是累贅,養這些人是浪費資源。但是,每個人在這社會上都是缺一不可的唯一個體,生命是沒有人可以任意剝奪走的。過分的是,有很多人,一聽到自己的兒女是身心障礙者,非但不好好照顧,反而還遺棄他們,讓他們成為棄嬰,隨時都有可能會死亡。難道,身心障礙者的生命就不值得被重視嗎?身心障礙者就可以被遺棄嗎?身心障礙者就可以被忽略嗎?正因為他們是身心障礙者,所以我們更不能忽略他們。

此書還參雜著謊言與事實。我想,即使使善意的謊言也是不應存在的。基本上,不論是善意謊言或是惡意的謊言,那通通都是虛假的。即使是善意的謊言,也可能從此就這麼改變了未來;即使是善意的謊言,也可能就這麼改變了每個人的心境;即使是善意的謊言,也可能就這麼改變了每個人的關係,從此中間產生裂縫,再也彌補不回來。不論如何,「謊言」,即使是為了不讓任何人感到悲傷、難過,也不應該說出,說出的那一剎那,我們有可能就失去我們極為重視的東西,可能我們之間名為「信任」的線就這麼硬生生的被剪斷,到時取而代之的就是名為「懷疑」的線。

「謊言」,是不應存在於這世界上的事物,即使如此,他仍然存在,為了不讓他人受傷,為了不讓自己受傷,為了把自己包裝起來,謊言,存在著,存在於這世界上。當然,我覺得謊言真的很方便,只要不被拆穿,就可以不用受到任何傷害,也不會有任何的不愉快發生。但是每每那謊言被蹉破,那所承受的痛苦,難到不會跟一開始就說破一樣來的痛嗎?謊言與實話僅僅一線之隔,在一條名為「選擇」的道路上,有很多人會踏錯那一步,將腳步踏向謊言那一邊。每個人考慮的當然有所不同,也可能是選擇自己認為最好的那個,但是,這麼選擇是否真的好,謊言的存在與否,我認為我們需要好好想想。

四、討論議題:
只要是身為身心障礙者,就一定要特別去監顧他們嗎?身為身心障礙者難道就不能擁有自己的隱私嗎?不能擁有自己的生活嗎?謊言可以存在嗎?善意的謊言就可以被原諒嗎?這是我在看書時想到的問題,值得我們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