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703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麗山高中 二年級 207
作  者: 黃睿星  王憲棠 
參賽標題: 流離.詩歌.詩情
書籍ISBN: 986-7178-17-3
中文書名: 詩從雪域來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傅正明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允晨文化
出版年月: 2006年6月1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本書作者傅正明一九八八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文藝學專業,獲文學碩士學位。<詩從雪域來>是評述當代西藏流亡詩歌的專著。在某種意義上,自從一九五九年達賴喇嘛和大批藏人被迫流亡以來,真正的西藏詩人無不經受著身體或精神的流亡。他們在放逐或自我放逐中以藏語、中文和英語寫作。本書涉及的許多優秀詩作,系第一次譯為中文,展現了西藏詩人真實的民族情感、獨特的藝術風格和攜帶的藏傳佛教的神秘色彩,並第一次得到系統的多角度透視。在當代漢藏文化衝突和交融,西藏詩歌與世界文學合流的廣闊背景上,全書生動地描述和剖析了西藏詩人流亡的艱難和流亡的自在,他們沈重的鄉愁和非暴力抗爭的悲劇精神。他們的故事和詩情,是說不盡的民族寓言。

二、內容摘錄:
(1)冰雪覆蓋了
賦予我生命的莽原
風沙捲走了
屬於我童年的歡笑
從此
我帶著孤獨的靈魂浪跡天涯
我帶著同盟的希冀漂泊四海


(2)一群漢語
像出籠的鳥兒
從下午放學的鈴聲中
嘰嘰喳喳飛向四處時
歡聲笑語的妹妹
和一班同樣不懂土伯特語的同學一道
談論著明天回到了家
來自遠方的奶奶
興致勃勃地說了許多
而妹妹她什麼也沒有聽懂
見此情形,我的心不禁一顫

三、我的觀點:
西藏是所有佛教徒魂牽夢引之地。但後來中共政權的介入以使西藏瑰麗的宗教色彩外平添了一道陰影,而科技的衝擊更是使得這些化外之民們必須為生計汲汲營營。由於科技的不發達,藏人們只好就一些低下的工作,女人們甚至淪落為妓女。旦真旺青在<紅塵女郎>一詩中寫出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
她用青春的玉體
在這異鄉的土地上混糊口
我曾看見她買一雙鞋
送給一位赤足的少年
我也曾看到她買一件新衣
送給一位她的落難的同胞
在此一詩中,我們發現到,即使她們淪落到必須以此種方式討生活,她們仍盡力幫助自己的同胞。雖然的肉體招到了凌辱,但她的心依舊純真。對於同樣是淪落異鄉的流亡者,這種患難的援手是可貴的。
西藏對我來說是個遙不可及的聖地。這種距離感並不是因為地理上,而是心靈上所造成的。雖然在社會階層中被墊為底層,但靈魂的高貴卻是我們鮮少有人能望其項背的。
黑暗吞沒了星輝,海岸失去光芒。痛苦的泉源是醞釀詩的巢穴。「要論詩,以流亡詩最美」傅正明如是說。以被打壓的忿怒為筆,在流離迷茫的紙上譜下最深沉的悲慟。在<我的西藏特色>這一本書中,收錄了許多首十分諷刺又無奈的詩,以下是我節錄的一小段:

再每一個檢查的崗口
我是一個「印度藏人」。
我的身份證
每年換一次,鞠躬一次
一個出生在印度的外國人
我不只是一個印度人
除了我多褶皺的藏人面孔
「尼泊爾人?」「泰國人?」「日本人?」
「中國人?」「那加人?」「曼尼普爾人?」
但從來沒人問我:「你是藏人?」
……
雖然作者只淡淡的寫過並未點明,但民族本身的不被認可卻顯而易見。

西藏啊,我生生世世的故鄉
如果我是一盞酥油供燈
請讓我在你身邊常燃不熄
如果你是一隻飛翔的鷹鷲
請把我帶往光明的淨土 <摘自-西藏筆記>
這是西藏人民痛苦中的甜蜜,詩人將死亡。死亡,藉著天葬詩人希望能投往光明的淨土。轉世,藉著這份依戀希望能生生世世守著自己的故園。這是一種矛盾,但同時也是支持他們活下去的精神來源。乘願的來生,是他們的希望。

心愛的馬兒,繫在槽邊
她脫韁而逃
但這是她自己的意願
就讓她去吧!
馬,一直是西藏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份。對於男子而言,她更是好比妻子一樣的重要。怎麼會放縱她脫韁而逃呢?這是一種精神的象徵吧,脫韁的馬兒懷故園,胡馬也會依北風。縱使現在我被束縛住了,哪兒天等我脫開你的韁繩,我還是會奔回我的故鄉。馬,象徵的不只是不馴,也是自由,更是對家鄉的思念。我想在詩人的心中,一定也隱隱盼望哪天自己也掙脫束縛,展翅奔馳吧!
西藏擁有歷史悠久的詩歌傳統。偉大的修行者也往往是傑出的詩人。宗教的薰陶使的人民皆有一顆純淨的心。因此,在混亂、打壓下,我們看到的不是恐怖攻擊,而是流亡詩人們,用歌聲唱出他們所信仰的真理的美麗。
我一直都很希望能到西藏去旅遊一番,去拜訪這個聖地,看看一個純淨、無受到汙染的天堂。雖然沒有機會一償此夙願,但我很有幸的,在這本書中,找到了我最想看的心靈美。

四、討論議題:
李煜經歷亡國之痛,作品多寫故國之思、江山之念,極為動人。因此被譽為「詞聖」。李清照飽受相思之苦,所以才有能寫出如此哀怨的詞。屈原的「天問」、「離騷」,蘇軾豪放曠達的詞風。這些傳唱千古的文章皆是在遭逢憂難之時所作。文學是否是痛苦的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