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703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麗山高中 一年級 106 甲等
作  者: 劉育秀 
參賽標題: 沉默的背後
書籍ISBN: 9575707206 
中文書名: 沉默到頂:布蘭威眨眼之謎
原文書名: Silent to the Bone
書籍作者: 柯尼斯柏格E. L. Konigsburg
書籍編譯者: 鄒嘉容
出版單位: 東方
出版年月: 2003年11月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布藍威•蘭波斯卡在他人的眼中,是個很不一樣的少年,不一樣有兩種解釋:一種是獨特,會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個人;另一種則是異類,在看他不順眼的人看來,他是個怪胎。布藍威很容易會掉書,但是不管一天掉幾次,他都會很自然的把它撿起來而不影響他正在做的事;當同儕玩的是他不擅長的運動時,他會在一旁開心地看著別人玩,就好像自己真的參與其中;布藍威對古典音樂很有一套,而且完全不在乎自己是否跟得上流行……。

  熱衷於文字和語言,經常會想一些外人看來很奇怪的問題的他,在妹妹妮奇離奇地昏迷住院後,從此沉默不語。他的好朋友康諾•凱恩很努力的和一言不發的布藍威「溝通」,一個個環節繫著親情、友情和青少年對性的迷惘和渴望,經過許許多多的瓶頸,終於解開妮奇受傷的原因以及布藍威沉默之謎。

二、內容摘錄:
  像布藍威這麼熱愛語言文字的人會變得沉默不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在他剛開始不說話的時候,我心想:妮奇的傷是不是也讓他產生「生還者罪惡感」?是不是他也想讓自己跟妮奇一樣昏迷不醒?但是,在隨後的幾個星期裡,我逐漸發現,他不說話的原因,就像層層疊疊的繭。不到最後一層被剝開切斷,他是不會開口的。我必須很驕傲的說,我是第一個聽到他再度開口說話的人。雖然,那並不能解釋我們為什麼會成為朋友,卻顯示了我們友誼深厚的程度。(p.37)

三、我的觀點:
  我們都曾被誤會,也誤會過別人。

  故事裡的主角布藍威,在被誣陷謀殺自己的妹妹妮奇後,非但不為自己申冤,反而選擇沉默,他心裡除了害怕、逃避之外,還有對他人的不信任。布藍威害怕他和薇薇安──一個到他們家的互惠生,同時也是妮奇的褓母──所做過的那些成人的事,甚至感到羞恥,所以逃避;因為這種羞恥和害怕,所以他不敢去信任別人。

  這時的布藍威,心裡想必是既孤獨,又無助的吧!幸虧當他跨出讓自己跌落寂靜深淵的第一步時,有好友康諾及時伸出援手,雖然康諾在查尋真相時也曾對布藍威的沉默感到不耐煩,但他不曾放棄,如果能擁有像康諾一樣對自己不離不棄的朋友,那是何等的榮幸?在覺得自己被世界孤立且自己也拒絕全世界的人的心中,這不僅是懸崖勒馬的慶幸,也是自己被相信的感動……。

  在康諾尋找解開布藍威沉默原因的蛛絲馬跡時,他也扮演了家人之間的橋樑。布藍威和康諾都生活在重婚的家庭,繼母和繼子以及繼父和繼女之間,排斥與接納,了解與尊重。當看到自己深愛的父親或母親,和另一個不是自己母親或父親的人相愛,並且和自己同住,心裡的感覺是很複雜的吧!會心痛、會難受,但受了傷卻又沒有辦法完整的解釋那種感受。在康諾和他同父異母的姊姊瑪格列特齊心找尋證明布藍威清白的證據的那些日子,瑪格列特和她的生父──那個曾拋棄她和母親的父親──漸漸有了互動。我看到了瑪格列特從一開始和她父親接觸時的矜持和固執,到更加了解後,兩人釋懷的笑容。

  當我們從頭到尾地對一個人築起心牆,不看、不聽也不去接觸,那會很痛苦,每當想到那個人,就會有股苦澀從心靈最深處蔓延;然而,解鈴還須繫鈴人,只要願意踏出第一步,去寬容、去了解,釋放自己的堅持,得到的會是輕鬆,和更多的快樂。

  這本書就像一部紀錄影片,繫著主角布藍威,他身旁的人、事、物,就像電影般,隨著時間一幕幕在眼前浮現、播放、淡出……。就像真實生活一樣,故事環繞著親情、友情和既模糊又令人迷惘的愛情,沒有任何一種情緒或事件會脫離我們的生活。

  曾經我誤會過別人,那是一種不顧他人的自私,不論對方怎麼解釋或反駁,我就是一味的否定他們的任何說辭,聽不進去任何和我相歧異的想法,當真相大白,總是錯愕又自責;而當角色對換,變成不被相信的那一方,被一口咬定只是在辯解的憤怒和難過,誰能承受?尤其當沒有人替自己站出來說話時,更是深刻感受啞巴吃黃蓮的悲哀……

  被誤會時,布藍威沒有反駁,他呆若木雞,以沉默掩飾心中的自責與受到的傷害,而好友的信任和親人的支持,使他敞開胸懷,去嘗試告訴他人真相;如果布藍威一直保持緘默,那這個誤會將會被當作事實。我們都該學會傾聽,也要懂得適當的說出自己心裡的感覺和實情,減少誤會別人和被誤會的機會,別讓布藍威的沉默傳染給身邊的任何人。

四、討論議題:
  有些人在受到重大刺激後,會忽然喪失聽覺、視力、嗓音,甚至是記憶──就像這本書的主角布藍威一樣,一個將語言和文字視為生命的人,忽然陷入沉默──其實他們不曾忘記那些令人憤恨或痛徹心扉的畫面,但還是下意識的改變了自己,要怎樣幫助這些被現實狠狠傷到的人呢?我們該如何選擇適當的方式與他們溝通,才不會弄巧成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