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703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麗山高中 一年級 五班
作  者: 趙予靖 
參賽標題: 我想要的只是一個擁抱而已-讀書心得報告
書籍ISBN: 9789866899997
中文書名: 我想要的只是一個擁抱而已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橘子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春天出版國際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年月: 2007年12月一刷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這本書,是作者曹筱如獻給他的哥哥曹正彥的,紀念她真正存在過,卻從未擁抱過的哥哥,在18歲的時後,因一場意外車禍逝世。當時的網際網路並不普遍,幾年後的橘子在城市裡擔任廣告設計,曾經試著用網路的Google搜尋引擎來搜尋自己哥哥的資料,但搜尋結果卻是沒有任何資料顯示,空白的好像自己的哥哥不曾存在過這世界一樣,當時的作者雖然難過,但不意外,因為他哥哥走的太早,早到世界根本還來不及認識他;另外是為了紀念一個影響作者很深的讀者,叫做蕭雨萱,讓橘子的想法大幅度的轉變。

一般作者通常都有著自己的低調,盡量不和讀者有私底下的接觸,也希望自己把寫作和生活區分開來,不希望互相交錯影響,但蕭雨萱影響了作者許許多多原有的想法,也因為如此,也將蕭雨萱放入此書中。此書,最主要還是用來紀念作者真正存在過,但寂寞,也是作者這輩子最遺憾的名字─曹正彥。

二、內容摘錄:
1.『如果,你我之間,只剩下一分鐘的最後
那麼,我想要的,真只是一個擁抱而已
或許,如果可以,再下場雨,你愛的雨
為你,也為我。
在雨中,這最後,我明白,打從心底明白,
愛情,不是走了。
卻是,曾經來過。』(p.263)

2. 『而他的眼底有雨,雨在他的眼底是淚,
雨在天空落下是上帝成全我的心願;
感謝上帝,在這別離的最後,還是為我下了一場雨,
他愛的雨,我們的雨。
「謝謝你。」
在他的懷抱裡,最後的雨裡,我聽見自己這麼說。
「謝謝你,給了我這麼美好的畫面。」
而畫面裡,有你,也有我。』(p.269~270)

三、我的觀點:
作者哥哥在毫無預警下發生車禍,這場意外,讓作者橘子完全沒有足夠的時間反應,而失去了可以和自己哥哥相處的時間,令我感到十分的惋惜,在書中離開這個世界的,並不是她的哥哥,而是書中最後得了肌無力症的女主角,到了她疾病末期時,才真真正正的和她愛戀已久的曹正彥成為了第一天卻也是最後一天的戀人,就彷彿曇花一現般,短暫,卻那樣的美好。就像那句大家都朗朗上口的話:「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真的,曾經擁有比漸漸退色的天長地久來的有意義多了。

我認為要好好把握身邊的人,或是稍縱即逝機會,崔護的名作《題都城南莊》「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只今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和《歐陽修生查子》「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都是在類似的心情和環境下所寫出來的,即使時光荏苒,人的情緒卻仍是歷久而不變的。我們生在時代的巨輪裡,不試著融入那種情緒中,實在是枉為一個人了!我們應該是擁有各種感覺,對生命周遭感觸敏感的吧!

對於第二項佳句欣賞,這句話,默默道出了女主角心中不敢說出的盼望和對現實殘酷的忿忿不平,也就好比作者自己想念哥哥的感覺,使用著一種不同的角度來陳述,以妹妹的真實,女主角的身分,來詮釋自己對哥哥的憧憬和愛慕以及欽佩。作者是用「寂寞美學」寫作的方法來寫這本小說的,就是同一時間,以男女主角鏡頭take的方式在寫的。讓讀者能了解到男女主角在相同的時間點,遇到相同事情時,心裡的想法、態度、處理方式,以及實際操作有什麼不同。我對於這本小說的感觸良多,在日後碰到類似的任何人或事,絕對不要吝嗇自己的好,否則,當它們離開,甚至消逝之後,你的關切、你的執著也不知向何事投入,向何人付出了。對朋友絕對是「知音千里難尋」;對情人絕對是「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對父母更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了!

我也有一個哥哥,在我還是個小小孩時,他時常欺負我、逗我,甚至把我氣哭,在當下,我極度的厭倦我的哥哥,到了我五歲時,我的哥哥被送至遠在大洋洲的紐西蘭讀書,幾乎要一至兩年才可以見一次面,在我小小的心中,高興的不得了,覺得我終於有自己的生活空間了,可是,哥哥去紐西蘭才不到一個禮拜,我想哥哥的心情是從未有過的想念,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之感,真的好難受,這樣一兩年見一次面的情況一直持續到現在,隨著年紀的增長,我體會到日常生活中,看似稀鬆平常的人與物,在他離開或消逝後,是多麼的不方便與不習慣,我哥哥只是去外國讀書,更何況是那些無法挽回的呢?

四、討論議題:
當自己在不能擁有自己所喜歡所珍愛的無論是人或物時,遠觀也是一種享受!不一定要擁有,得到了,說不定並無想像中的那樣美好,對物,一定會有喜新厭舊之時;對人,保持一點距離,有著迷濛美,才是一種繼續愛慕,繼續憧憬的好想法,無論是人、是事、是物,是否可以強逼?為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