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702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麗山高中 一年級 105 甲等
作  者: 陳又菱 
參賽標題: 一公升的眼淚-讀後心得
書籍ISBN: 9867088298
中文書名: 一公升的眼淚:與頑症對抗的少女亞也的日記
原文書名: 一公升的眼淚:與頑症對抗的少女亞也的日記
書籍作者: 木藤亞也
書籍編譯者: 明珠
出版單位: 高寶
出版年月: 2006年4月6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一公升の眼淚》以70年代末期的文化重鎮名古屋為故事背景,一位十五歲的國三少女木藤亞也,正要展開人生中最燦爛的高中生涯。嘲諷的是,一場她從未預料過的變化改變了她的一生,使她的生命在短短的十年間加速凋零…… 一切,始自於一個罕見的絕症──脊髓小腦萎縮症。肢體癱瘓、吞嚥困難、無法言語,都是亞也未來面臨的病症。她想寫字、想快樂的奔跑、想要談一場甜蜜的戀愛、想要回報父母的恩情,縱使知道未來的美好藍圖逐漸模糊,亞也仍毅然升入高中繼續學業。直到病情益發嚴重,坐上輪椅的亞也為了不增添家人及朋友的麻煩,最後終於同意轉至岡崎養護學校。從此以後,身負殘疾人這件沉重的行李,一個人繼續活下去。 「這雖然是我做出的決定,但在經歷這個過程之前,我至少要先流過一公升的眼淚。自此之後可能還需要更多更多…」──亞也如此說。能夠活著,原來就是一件最快樂的事。一段家族同心協力的故事;一個女孩勇敢生存的記錄;獻給活在世上的你們。

二、內容摘錄:
活下去,在藍色天空下盡情地呼吸,薄荷糖般的微風,悄悄撫摸我的臉頰,你清澈的雙眸映出雪白的雲朵,那是一場最美麗的夢境。勇於面向藍天想像自己凌空飛行,靛藍色的羽衣,將我輕輕包裹,不去思考自己的容貌多麼醜陋,只要堅信天生我才必有用。我該何去何從?我只能一個人暗自哭泣,無論走到哪裡,筆記本都是我永遠的朋友,雖然不能給予我任何解答,但輸血心情就能讓心情變的愉快起來。我一值在找尋拯救自己的那雙手,但是我找不到,也碰不著,我向黑暗發出怒吼,卻只得到自己的回音,從猩猩近化成人類,需要經過一段很漫長的時光,但想不到退化卻是如此迅速……(p.193)

三、我的觀點:
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事都是瞬息萬變的,誰也無法預料下一秒將會發生什麼事,你也許會碰到開心、幸運的事,從此以後一帆風順;你也許會碰到難過、不順遂的事,從此以後人生黯淡坎坷,就像本書作者木藤亞也,當她十五歲時正要展開人生中最令人興奮期待高中生涯,卻突然發現自己罹患了一種絕症¾「脊椎小腦萎縮症」,這要叫她如何接受呢?這個突如其來的巨大噩耗也改變了她的一生……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亞也的病情也越來越嚴重,歌唱、走路、寫字、奔跑、說話,這些簡單平凡的行為,對於亞也而言,卻是遙不可及的奢求,她多麼想和同學們一起在和煦的陽光下開開心心的上體育課、多麼想和朋友們一起逛街、看電影……她也想和一般人一樣過一樣的生活,但,冷血無情的病魔毫不留情地一次一次的打擊她、重挫她,使她逃離不了這令她痛苦不堪的生活。但,聰明的她,她選擇了一條充滿挑戰力

當絕症發生在你身上你會坦然接受?逃避?又或者是放棄?我想大家應該都不確定自己的答案吧!但,亞也她用了驚人的求生意念撐了下去,也許過程中免不了大哭一場,但又何妨呢?擦乾眼淚,繼續堅持下去!反觀現今的社會,每天都傳出一起起的自殺事件,原因竟都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與其自怨自艾、埋怨他人,不如向勇敢的亞也看齊!我們都應該好好地珍惜生命,把握每一分每一秒,活在當下,懂得知足,享受每一件有意義的事。亞也忍受著病魔的折騰,卻也不忘懷著感恩的心情,對待那些和她一同辛苦奮鬥的醫生和護士們,對於她的朋友、老師甚至是看護……等等心中更滿是感謝,她好善良,總是替別人著想,總是擔心著自己會不會給別人添麻煩,她也不忘盡她最大的力氣去幫助別人,亞也說:「哪怕是多麼微不足道的弱小力量,我還是希望能夠幫助別人。」亞也說的對,我們都應該時常助別人一臂之力,畢竟施比受更有福呀!

故事中,亞也的媽媽¾木藤潮香也扮演了既重要又偉大的角色,我想亞也的求生動力,也有一部分是來自於她的家人吧!天底下的父母總是毫不吝嗇地將廣大無私的愛獻給他們最心愛的兒女們,做子女的當然得好好地報答、孝順他們。看完了亞也的故事,我才驚覺:原來活著就是一種幸福,我好佩服亞也那不服輸的毅力,她都已經躺在病床上了,卻還是堅持將自己的決心、對自己的鼓勵、反省和感謝等話語記錄在日記本上,一直到手臂無法活動為止,全部的日記竟多達四十六冊之多。雖然老天爺在亞也二十五歲那年帶走了她,但她的著作帶給正與病魔對抗的病患無限的鼓勵和希望,燃起他們的求生意志力,亞也,妳是一位上天派來的天使!感謝妳!

四、討論議題:
在這個二十一世紀的時代裡,醫療一天天的進步,病患也能得到越來越好的照顧及治療,但,世上仍然存在著許多絕症,罹患絕症的病患也不斷增加,醫療團隊如何研發出一個對病患最好的治療方法?如何根治可怕的絕症? 這恐怕是一門難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