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9702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麗山高中 一年級 103 甲等
作  者: 曹恩惠 
參賽標題: 神v.s.人-我們都需要被愛,和愛
書籍ISBN: 9573322013
中文書名: 地獄門
原文書名: 地獄門
書籍作者: 成英姝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皇冠
出版年月: 2005年2月17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1.第六屆【皇冠大眾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2.李昂:『堪稱台灣首見的暴力美學小說!』
3.侯文詠:『作者很巧妙地把主角(神父)置入一個超現實的人性試驗所,讓他經歷性、暴力的試煉,以及對人性的考驗,對神的質疑,這使得這本哲學辯論意味濃厚的小說雖然很難被視為大眾小說,但閱讀時卻也充滿了另類的樂趣。』
4.作者成英姝,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畢業,曾任環境工程師、電視節目企劃製作、電視電影編劇、勁報出版處處長、大成報創意總監暨總經理。現專事寫作。著作有:《公主徹夜未眠》、《好女孩不做》、《無伴奏安魂曲》、《恐怖偶像劇》、《似笑那樣遠,如吻這樣近》

二、內容摘錄:
1.『人類走過漫長的歷史,一直都在呼喊:神到底想我們怎樣啊!抱怨了幾千年以後,現在的人不覺得需要信神了。不過老實說,這種事情,管你信不信啊,命運的輪子是一樣地轉的。以人類的視野,是無法得到跨越時間的全觀,所以一定會感到茫然和痛苦。』p13
2.逼使自己前進的過程裡,沒有足夠承受所有壓力的動機,面對會被殺死的可能的臨界的時候,也不是靠不惜一切摧毀對方的意志抵禦,無憑藉之物想求掙脫,就像用自己的力量拉自己的領子想把自己提起來一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p159

三、我的觀點:
在故事的開頭,先敘述了特機隊隊長與一名貧窮婦人的對話。婦人被討債者追殺,向隊長請求保護,卻被與隊長同行的商人發現她是一名扒手,於是隊長說『基本上我認為討債是一種應有的權利。』又說『偷竊是犯罪卻是無庸置疑的,妄想不勞而獲是犯罪的根源,藐視那些辛勤工作的人,等於是毀壞社會運作的正確基礎,不可饒恕。』他處罰了女子,而後司徒命看見了那婦人感覺到『他的工作就是旁觀別人的痛苦』

命是一位神父,他形容他的工作是在別人痛苦時維持理性,是旁觀別人的痛苦。神父的職責是什麼?神父,有點像是基督教的牧師,是讓人瞭解神,讓人親近神的管道。

他在小時候一次意外裡看見了天使,從此決定當神父。命愛神,對他而言神也愛他,他害怕真正的神像荒夜描述的那樣,反映在任何人對他的想像上,或許是因為出生在孤兒院,對他而言,他渴望神是充滿感情充滿慈愛的。他把神和荒夜當成了他唯一的寄託。

整個故事以司徒命的故事為主軸,命是一位神父,一位深深愛神也深深愛著和他一起長大的流行歌手──司徒荒夜的神父。與命相比,荒夜可以說是魔鬼,他殺了人而後和命說:『你為我被釘上十字架吧!如果我們之中有一個人要替罪行付上代價,我懇求你代替我。』出於愛神以及荒夜,命同意了。
同樣生長在孤兒院,荒夜卻以追求世間的成就為目的,他對命說:『你什麼都沒有,但你有你的神,天曉得那有什麼用。我有一切,可是我沒有信仰。你懂嗎,我們兩個是全然相反的,你沒東西可以失去,所以你失去一切也無妨,你說我們兩個誰強呢?』

命成了殺人犯,但他純潔的臉孔卻讓人不敢置信,他進了監獄。在監獄裡命飽受折磨,他被毒打、在臉上刺字甚至是輪姦,他被監獄裡的兩位頭頭之一──鬼佐抓去訓練成搏擊手,有位瘋子對他說:『有一些人殺人只成為罪犯,因為他們沒有被賦予權力,有一些人殺人將成為神!』而在他的第一場他把那人打死了。
沒有人來探望命。他突然驚覺自己從來沒被誰在乎,他也不怕被誰遺忘,但他害怕所有的人都遺忘他。瑪莉蘿,這個靠注射荷爾蒙得以維持形貌的人妖,愛上了命。卻也因著愛,當命表明自己神父的貞潔時陷害命。她不否認自己的罪,卻也不認為罪不應該存在。命感覺自己在監獄裡的生活,比較像是真正的生活:以前他認為生活很簡單,是因為他從來沒有為了自己的生存而賣命。

命很強,他靠著搏擊打敗了很多人,這段日子裡他和監獄裡的另一位頭頭天海一起,一次偶然的巧合裡,天海發現命與荒夜有著非比尋常的感情。荒夜殺的人──紅風,其實是天海的手下,一直以來,荒夜的歌唱事業只是天海洗錢的管道,在紅風被殺之前,天海有其他幾名手下分別被不知名的人殺害。荒夜打電話給命,要他殺了天海,命拒絕,但荒夜已經掛斷。

他不想殺人,直到他遇見了典獄長檀術仁姿。檀術仁姿的實力是不可小覷的,抱著『不殺人』的心態,是沒有勝算的。命和他打到最後兩個人攤平在格鬥場上,檀術仁姿利用其權力,叫獄警扶自己起來,又叫他們拿了一把槍,把命打死。
靠著自己的意志力,命復活了。在一間醫院裡醒來,荒夜只留給他一張寫著地址的紙條,循著地址找到的竟是天海在監獄外的住處。竊聽了命與荒夜的對話,天海自命一進門就抱著必死的決心和命對打,還來不及解釋,命已經殺了天海。

無處可去的命在街上遊蕩,被鬼佐找著了。荒夜也搶了鬼佐的生意,鬼佐和人串通,計畫好在某次的交易裡殺了荒夜。交易的時間即將到來,荒夜打給鬼佐,鬼佐把話筒交給命,鬼佐的密謀荒夜已經心知肚明。

交易現場,一片槍林彈雨中荒夜帶著命逃跑。命放開了荒夜的手,感覺子彈穿過。

故事到了最後,荒夜來救了命,但誰又能確定他是為了什麼而救他?但是愛一個人到了瘋狂,誰又在乎對方愛不愛我呢?就算不愛,命最後說:『神啊,祢可以嘲笑我、羞辱我,祢可以懲罰我、無止境地折磨我,讓鬼魂每夜來追逐我,祢可以讓我下地獄,撕裂我的皮肉又讓我復合,週而復始讓我痛苦、萬劫不復,我腳踩的地面將不停止陷落、我的心永恆的淌血,祢可以讓我孤獨,詛咒我的靈魂永不停止漂泊,讓我不得救贖,祢可以永恆地緘默,可是你不能阻止我──愛你。』

小說全文引用了大量的聖經經文,這讓我想到約伯記:上帝容許魔鬼試鍊約伯。什麼是神?作者在這裡用了很多種角度去詮釋。在故事裡,神是否有開口,無人知曉。我們只看見命看見天使、聽見路嘉的奇異論點,甚至拿荒夜的反相說來套用,都對,因為神之所以為神,是因為神是一個超越人類的存在,祂不是人類,所以人類不用人的方式稱呼祂;超越人類,是因為人類稱呼祂是帶著敬畏(按照聖經來說,祂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甚至人類有自由意志與否也是由祂決定)。
人就是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框架,有年紀、性別、成長背景等等的框架,透過這些堆砌出自己的定位,影響自己的思考方式,甚至人生走向。神是完滿,或者虛無?是什麼型態,與人的關係又如何,似乎是本書的重點,但其間反應的無數人性,卻也暗示人的有限。我們無法窺知事情的真貌,是因為我們的眼界渺小;但無知也賞賜我們一種執著,在有限的生命裡,更表現出無限的意涵。

我們與神相比的優點和缺點就是,神不需要進步,人需要。而我們一致的一點就是:我們都需要愛,與被愛。以往人們強調的是被愛,但在本書我們看見了命,他秉持著愛神與愛荒夜還有他自己,他存活下來。

四、討論議題:
1.你認為什麼是神?有沒有神?其與人的分界又在哪裡?
2.如果你是命,道德上從神父到殺人犯(而且明白自己是無辜的),你會有什麼感想?又會怎麼面對接下來的人生?
3.特機隊隊長的行為到底是不是維護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