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100310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二年級 212 特優
作  者: 林書妤 
參賽標題: 鬼地方
書籍ISBN: 9789869837330
中文書名: 鬼地方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陳思宏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鏡文學
出版年月: 2019年12月15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作者陳思宏,是作家、演員、譯者,曾獲林榮三文學獎首獎。

此次以家鄉「永靖」刻劃時代對小人物的輾壓,一探眾人心中的廢墟,也藉由書中主角一家九口不同視角,輪流陳述家鄉光怪陸離的故事,令人恍然發現,所謂鬼地方,原來就在人間!


二、內容摘錄:
1.過年前大掃除,工人們拿鬃刷清掃牆壁,刷子刷開一年的汙垢,母女倆的對話會跟著污垢掙脫牆壁,掉進工人的耳朵里。(P.254)

2.淒冷的沙灘空無一人,沙灘上巨大的潛水艇像是擱淺的鯨。(P.337)

3.鬼,就是一種最孤寂的存在,無法在空間裡與時間里與任何人事物交集。(P.99)


三、我的觀點:
家鄉,是許多遊子心中的懷念、一抹永懷的溫存。此書藉由陳家九口輪流以不同視角道出在永靖小鎮發生的故事。或辛酸、悲慘,或無奈、絕望。家鄉竟是一輩子揮之不去的夢魘,令人恍然發現,所謂鬼地方,原來就在人間。

書中年代設定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年代,女子的命運似乎都一樣。在原生家庭不被重視,只能眼睜睜看著長輩偏愛自己的哥哥弟弟,甚至提早休學賺錢養家;結婚後嫁到婆家,生不出兒子就會被婆婆輕視、被其他生出兒子的媳婦們嘲諷,也被要求處理家中一切勞動家務;而經歷過這段羞辱與凌虐的時光,在終於成為別人婆婆時,卻基於報復心理而以同樣方式對待自己的媳婦,成為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書中放大描述這種惡性循環,凸顯了身為那個年代女性的身不由己與辛酸。

「鬼地方」一書中,無論祖母、母親,甚至五個姐姐們,都飽受傳統觀念的摧殘,在重男輕女的社會中,重複循環。如同「82年生的金智英」這本書,也著重描寫韓國社會中,男女權嚴重不平等的現象。在書中,金智英的奶奶嚴重偏袒弟弟,對他非常寵溺,無論什麼事都是弟弟優先,金智英和姊姊則常常被奶奶無視。慶幸自己身處二十一世紀,一個思想進步的年代,可以接受完整的教育,有追求夢想的權利;即便身為家中的獨生女,也不必擔心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能得到長輩們毫無保留的疼愛。現今這樣的傳統觀念逐漸式微,得歸功於我們自幼所受的教育;而今後更需貫徹男女平等的教育模式,不偏袒任何一方,教導下一代成就一個理性和諧的社會。

然而書中女人們的人生,卻多少都受到父權主義的影響。大姊淑美一生替老公收拾殘局;二姊淑麗生活無趣,丈夫傳統又保守;四姊和五姊爭奪豪門王家媳婦之位,最後四姊發瘋、五姊自殺。三姊看似婚姻美滿,生活無憂,卻飽嚐家暴。只能維持在政商名流前夫妻恩愛。

所謂父權主義,就是由男性掌握權力,而被認定為「陰柔」的女性則只能選擇服從。陳家三姊因為格性懦弱,被欺負也不敢伸張,被凡事要求完美的主播老公選為「做老婆的最佳人選」。被迫活在父權主義的陰影下,成為老公以拳腳操控的魁儡。其實生活中常充斥著父權主義帶來的影響,電視新聞中的家暴事件比比皆是,許多女性就如同陳家三姊一樣,畏懼老公的威嚴或權勢,不敢說出家暴的真相。每見她們不僅遍體麟傷,心靈也受到極大的創傷,我都感到心酸。要是那樣的拳頭打在我身上會是什麼感覺?要是我也經歷過那樣的傷害,會不會一輩子都走不出陰影?要是我是她們,我能夠勇敢站出來嗎?閱讀鬼地方時,除了對三姊的同情,更多的是自我反思。

美國一位研究家暴的心理學家羅伯特·傑夫勒認為,受到家暴的女性,通常教育程度較低,且沒有職業或穩定收入,因經濟上無法獨立而必須依賴男性。在此情形下,受到丈夫家暴的女性通常選擇隱忍,不向外求援。我認為,身為二十一世紀的女性,即便只是個高中生,也得認知到:女性應該擁有各方面的自主權,無論經濟、身體或人格方面,都要有獨當一面的能力,才不必因為家庭地位低下,而時刻活在別人的掌控中。

根據書中描述,陳天宏的家鄉永靖,看似是一個發展中的小鎮;實則暗潮洶湧,包藏許多不見天日的腐敗。隔壁王家有錢得令人艷羨,建造富麗堂皇的白宮;主角哥哥光耀門楣,選上鄉長服務居民。誰知他們不過是投機取巧的黑心商人,和昧著良心賄選的小人罷了。這讓我不得不思考,我們眼中商界、政界的名流,真的如表面所見,光鮮亮麗嗎?藉由華麗,且白得發亮刺眼的王家白宮,和悽慘落魄,淪為白宮園丁的主角哥哥,諷刺世道上尖嘴猴腮的小人。我深知他們的行為不對,但利益當前,又有幾人能抵擋誘惑?

除了父母、五個姊姊和哥哥,陳家小兒子陳天宏,是最走不出永靖、被鬼地方束縛著的人。好幾次他都鼓起勇氣回到故鄉,卻一次次被趕走,其中一次,竟是母親親手將他轟出家門。陳天宏早已認清了自己是同性戀的事實,這讓母親勃然大怒,無法諒解。在那個年代,「同性戀」是個禁忌的詞彙。當年祁家威因支持同性戀而被警察逮捕;而今日許多同性伴侶,已經可以大膽公開示愛。我身邊有許多朋友已經出櫃,也得到不少人的祝福。然而這些朋友的父母,大多都為兒女是同性戀這件事而感到擔心,也抱持反對態度。不同年齡層確實會因為成長環境不同,而有不同觀念,但身處這個自由的年代,我們都應該學會對多元的觀念保持尊重。我從來不會嘲笑那些向我出櫃的好友們,反而會微笑祝福。只要是付出真心,愛其實是不分性別,相信陳天宏若置身2021的台灣,可以勇敢地獲得幸福。

威廉·福克納曾說:「過去不曾死亡,過去甚至還沒過去。」陳天宏的鬼地方,有傳統男女不平等觀念的束縛,有姐姐們手足相殘的噩夢,有出櫃不被諒解的委屈,也有無法送父親最後一程的淒涼。一個荒涼的小鎮,一個九人的家庭,透過母親埋怨、父親心疼、姐姐們麻木,哥哥懊悔,和陳天宏歷經滄桑後意外平淡的視角,娓娓道出一個個社會問題和觀念衝突。面對重男輕女的觀念,我們能從教育扎根,讓不適用於現今的傳統思想式微;關於父權主義,女性要做的並不是絕對服從,而是勇敢堅持自主權;而提及同性戀議題,我們能鼓勵同志朋友們發聲,也須給予完全尊重。

慶幸自己沒有生在那個年代,沒有活在那個鬼地方、沒有經歷過那些悲慘的回憶而畏懼故鄉。《鬼地方》一書,能讓人對其間諷刺的幽默,莞爾一笑;對揮之不去的記憶,和無法輕易解放的保守觀念,多了不同思考的面向,更領我不設限去思考生命的價值,快活人生。


四、討論議題:
1.家暴

2.重男輕女

3.同性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