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100310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西苑高中 一年級 3 特優
作  者: 廖子萱 
參賽標題: 跳躍在文字間的音符
書籍ISBN: 9789861336150
中文書名: 蜜蜂與遠雷
原文書名: 蜜蜂と遠雷
書籍作者: 恩田陸
書籍編譯者: 楊明綺
出版單位: 圓神出版社
出版年月: 2018年5月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每三年一次的「芳江鋼琴大賽」已成為世界矚目的鋼琴大賽之一,在第六屆的比賽中也聚集了許多極具魅力的參賽者。他們當中最引人矚目的包括:個性純真風格無拘無束的天才少年風間塵、曾被譽為天才兒童卻在母親去世後逃離樂壇的少女榮傳亞夜、外貌俊俏琴技過人的青年馬薩爾,和一個將近參賽年齡上限的平凡上班族高島明石。

為期兩周的比賽考驗的不只是參賽者的體力,更是讓參賽者們透過一次次的比賽找到屬於自己的音樂。


二、內容摘錄:
不是重新改寫,也許他們的音樂就像油畫的刮刀,使勁刮去積在「我」這張畫布上頭的塵埃與污垢,挖掘出沉眠其下的音樂。我的音樂。 (p.623)

就「重現」這一點來說,音樂和插花一樣,都是僅僅一眨眼的事,無法一直停駐在這世上。總是只有那麼一瞬間,馬上就消失;但正因為剎那即是永恆,所以重現時,能讓這永恆的剎那存在。 (p.445)


三、我的觀點:
武俠小說大師金庸先生曾說過:「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鋼琴比賽的演奏家們正是一個個彈奏琴鍵的「武林高手」,參賽者們爭取的是超越他人的成就感,然而在這些人當中,有少數特立獨行的人,他們參加比賽為的是找尋自己的目標,不是為了名譽,不是為了聲望,而是為了享受比賽的過程。書中的四個主角們來自世界各地,法國、美國和日本,他們各自帶著對於音樂的迷惘與憧憬齊聚在芳江市,參與三年一度的「國際芳江鋼琴大賽」。

傳統古典音樂講究的是精準,甚至大多數的演奏家追求能忠於作曲家創作的初衷,和作所呈現的風格。事中的主角風間塵詮釋樂曲的方式和現代社會對於古典音樂的期待背道而馳,他的音樂風格自由又奔放,與傳統古典音樂不同,因此受到了不少演奏家們的批評,雖然如此,他仍舊能把曲子所要表達的意義傳達給聽眾,甚至更加強烈,讓人身歷其境。風間塵對於音樂的詮釋充滿了自己的特色,儘管不同於一般社會的標準,他仍堅持自己的想法,把自己的音樂展現出來。

生活中的我們或許在很多時候都與他人抱持不同看法,但因為害怕跳脫社會的框架,害怕不被多數人所認同,因此選擇放棄了自己的想法,久而久之也就失去了自我思考的能力。在我的班級中,有幾個特別常問問題的同學,他們能從課程內容裡發現各種書中沒有提到的問題,有的時候那些問題總會令我眼前為之一亮,我期待自己能和他們一樣,勇於發表自己的看法,但多數的同學卻覺得這些人過度執著,問的問題太多。或許除了我的班級之外,這個社會已經逐漸變成了:保持沉默才能明哲保身,才不會引來他人關愛的目光,似乎不要在群體中發表才是學習的主流型態。我以為學習是需要透過討論才會有所成長的,但現在學校裡的學習風氣消沈,勇於提問卻成了教室裡的異類,我覺得那些在課堂上勇於發表意見的同學,是最值得我們學習的榜樣,他們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保有自己的見解,並且傳達給其他同學,這才是學習應有的態度。

我從國小始學彈鋼琴,學習的過程中雖然也曾遭遇瓶頸而想放棄,但經過一番掙扎之後,現在的我仍每週前往鋼琴教室學琴。如今彈奏鋼琴對我來說,是面對繁重高中課業時,紓解壓力的最佳管道。當我沉浸在樂曲中時,心靈得到託付,身體得到放鬆,讓我暫時脫離這繁忙的生活,沉浸在音樂世界裡,遁入音樂的桃花源。在那裡我不用在乎他人的眼光,不需與他人比較,更不會有同學惱人地問我:「剛才小考考幾分?」此刻是我最輕鬆愉快的時光。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和我一樣幸運。我有一位朋友,她從小就讀音樂班,由於家人期待她能不斷進步,她很難能享受彈鋼琴的樂趣。對她來說學習音樂的過程,不得不在追求名次和掌聲中度過,儘管彈奏時是有趣的,但在長時間的練習和外界給予的期許下,彈奏樂器變成了一種壓力。不再能開心面對自己所喜歡的事物,我心裡不禁興起疑問:這樣的學習好嗎?

這本書最吸引我,並讓我感到讚嘆的是:作者把聲音用文字清楚地描寫了出來,不是利用大小聲或是快慢來表現,而是運用大量的情境,把樂曲轉化為一一幅幅色彩繽紛的畫面。故事透過文字的形容深刻的描述出來。雖然不見得每個讀者都認識書中的曲子,但藉由作者的描繪,讀者們能夠在看到文字的當下,在腦中浮出作者所形容的畫面,每個人的想像都不同,也因此每一首曲子帶給人的感受各異其趣,每個人心中感受到的滋味都不一樣。

音樂和語言都能表現出一個人的性格,但最大的不同在於音樂能夠與世界交流,沒有語言和文化差異上的隔閡,世界各地的人們能共享著音樂帶來的樂趣,體驗各地不同的音樂文化,我覺得這正是音樂最吸引人的地方。


四、討論議題:
書中的音樂家們為了得到音樂境界中最極致的「那瞬間」,花費了無數的時間與心力,為了了解音樂對於自己的意義不斷地探究,那現實中的我們呢?我們也曾為了自己的目標奮鬥到底嗎?還是現在的我們在嘗試前就先放棄了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