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9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私立屏榮高中 二年級 2-1 特優
作  者: 陳芑菱 
參賽標題: 只是平凡的金智英
書籍ISBN: 978-986-489-2
中文書名: 82年生的金智英
原文書名: 82年生的金智英
書籍作者: 趙南柱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漫遊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年月: 2018年5月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作者趙南柱,時事教養節目編劇,對社會現象、問題具敏銳度,以寫實廣泛共鳴故事呈現日常中真實悲劇。

本書宛如人生現場,述說女性在社會所受一連串恐懼、疲憊、驚嚇與挫折。以女主金智英人生角度探討社會對女性不公、偏見的體現?看不到的性別歧視如何制約女性人生?女性在家庭、職場、婚姻到底犧牲了什麼?

全文以金智英記憶敘述主軸,引統計資料、文獻報導,意圖刻畫更寫實、普遍,就是在這樣平凡如紀錄片人生中,蘊藏現實批判。


二、內容摘錄:
1.就像在已經乾枯見底布滿灰塵的感情上掉了一小撮小火苗,最美麗的青春年華也從此付之一炬。p130

2.金智英感覺自己彷彿站在迷宮的中央,一直以來明明都腳踏實地的尋找出口,今天卻有人突然告訴她其實打從一開始這個迷宮就沒有設置出口,與其茫然地杵在原地不如加倍努力,就算鑽牆也要殺出自己一條血路。p134

3.可以不要再說「幫」我了嗎?幫我做家事、幫我帶小孩、幫我找工作,這難道不是你的家、你的事、你的孩子嗎?p156

4.有時候持家會被看作是「整天在家裡閑著沒事做」,充滿著貶抑和歧視;有時候被看作是「養活一家老小的事」,把妳捧得高高在上卻又不會用金錢來換算這件事情,因為一旦有了定價勢必就得有人支付。p163


三、我的觀點:
這書很平凡,平凡的讓人不捨。與金智英的相遇,便被那獨特的書風與剖析的書名,足以一眼吸引。本以為是本輕鬆自在的小說,卻不曾發現,她的臉上帶了一滴淚。一滴,所有女性共同的傷與痛。

這書很無助,無助的讓人心疼。藉著小說形式,爬梳性別不平等的社會脈絡,看透人們如何一路形塑男尊女卑的風氣,看著女性如何被固化的性別期待與教條綁死,一路墜往深淵。妳肯定也在某個時候遇過她,卻只能無奈的與她相望,因為我們對這個社會,束手無策;因為在萬人之中那麼平凡,一如妳我。連妳自己也曾覺得,女性就該怎麼樣,那就是無意識的傷人、那就是潛意識的同化。現在,彷彿被打了一記後腦勺,但,覺醒了嗎,這社會覺醒了嗎?不,可不這麼認為。

這書很日常,日常的讓人壓抑。金智英出生在 1982 年 4 月 1 日。愚人節,打從一開始就暗示了這如其荒謬與無奈的生命。是毫無根據的虛構?還是過於刺眼的真實?金智英的一生,帶出了女性在成長過程所遭遇的難堪、尷尬、鬱悶。卻不曾想,讀者的反應如此巨大,是因為過於寫實?寫實到女人的生命經歷,集體壓了上來!抑或是曾以為的習以為常、得過且過,卻在此刻被揭了面具,無地自容的憤恨!

這書很現實,現實的讓人心累。身旁周遭的女性、妻子,不也是人家父母捧在手心疼的女孩,父母養育之恩未孝敬,反倒嫁到夫家打理家務,為個丈夫的父母前倨後恭。做個人前人後稱讚的媳婦,卻做不了一個想做的自己的女性。以愛為名,強迫勞動、犧牲、奉獻,然後告訴妳「不要老是只想著自己的失去」、「不要老是只想著自己的付出」。但,那個方便,是佔了女性的便宜。時間久了,沒人記得這是佔來的,當然也不覺得,該還。

這書很特別,特別的讓人心酸。沒人置疑過為什麼男生身分證字號是ㄧ開頭,女生卻是二開頭;沒人懷疑過為何大多數人皆從父姓,極少人從母姓。自打從出生開始舊有的體制,沒人會變,沒人打破。來自真實社會的隱喻,過於刺眼而寫實,不容再忽視下去。如何去追求一個平等真諦,而將這個真諦建立在互相的尊重與體諒之上,是我們該做,正應該前行的大方向。畢竟少的是試圖反抗或質疑的勇敢女性,多的卻像是金智英、妳我一樣,為了避免麻煩,而默默隱忍的人。於以生理假、產假、育嬰假,問心無愧的使用權利,我們,都在為了消弭性別差別待遇而努力。

這書很善良,善良的讓人諷刺。願意相信「改變」是有一直在持續的,只是比較晚了一點、慢了一點。這書不厚,讀得很重,過程中反覆想到母親、身旁的女性、未來的自己,不願再以習以為常的普通,不自知的迎合著所有對待。一本非常有「目的」的小說,事實上也是如此!才讓多少不自知的人體悟、讓多少自以為的人羞愧。反倒令人為之動容的是最後結尾手法,醫生明白老婆和金智英的處境,希望她們能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但卻對於同一職場的女醫師無法有同理心,暗自決定以後仍找單身未婚的女醫生!諷刺又病態,現實與理想依然存在差距,是人心無法跨越的!社會制度框架的窒息感,請那些享受權利的男性們,請好好地、仔細地看這本書!接觸一下金智英!那真是妳我身邊於以吞忍的金智英!


四、討論議題:
身旁周遭遇到貶抑或歧視女性群眾,應當選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還是挺身而出為性平進一分心力?

那面對到的反聲浪又該如何調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