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810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新北市私立金陵女中 二年級 71 優等
作  者: 趙俐瑗 
參賽標題: 時代下的英雄
書籍ISBN: 9789571355269
中文書名: 水滸傳:梁山英雄榜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傅錫壬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時報文化
出版年月: 2012/4/16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書中描述在佞臣橫行、朝廷腐敗的時代下,一百零八位行俠仗義的好漢因為種種緣故被逼上梁山成為山賊,隨著宋江、林冲、李逵、魯智深、武松等人紛紛加入,山寨梁山泊也逐漸壯大,北宋朝廷忌憚其勢力,派人招安,梁山好漢在歸順後也替朝廷出兵鎮壓各方勢力,最終朝廷鳥盡弓藏,大多數英雄好漢為奸人所害,不得善終。


二、內容摘錄:
他時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P.256

只見江面浪花沸白,那人把李逵提將起來,又掩了下去,兩個正在江心清波碧浪之中翻滾:一個渾身黑肉,像頭野牛,一個露出遍體霜膚,像條白鯊,兩個打做一團,絞做一塊,江岸上那三五百人沒一個不喝采。P.251

風沒停,那松樹背後,奔雷似地大吼一聲,撲地跳出一隻吊晴白額的錦毛大蟲來。P.7


三、我的觀點:
「忠義」二字是《水滸傳》一再環繞的中心思想, 其中又以梁山好漢的兄弟情義最為外人所稱道。現如今人們或為利益、金錢,或為官位、權勢,各種違約毀諾、出賣朋友、欺騙家人的事件屢見不鮮,這些「兄弟情」更顯得難能可貴,也是《水滸傳》最為人所知的代表特色之一。

書中黑旋風李逵在「講義氣」上格外令人印象深刻,李逵和戴宗、宋江結拜為兄弟,但由於性格暴虐、行事衝動,時常為了兄弟不分青紅皂白地殺人闖禍。像是有一回宋江想吃新鮮的魚,李逵二話不說便不聽人勸地大鬧江邊,和周遭漁人、魚販大打出手,只為了討條魚給兄弟吃。之後宋江被人告密造反而上刑場時,李逵也立即上前搭救,不問軍官、百姓,殺得屍橫遍地,血流成渠。也許有些人會稱讚李逵「講義氣」,但難道這就能成為波及無辜、傷害他人的藉口嗎?有時候,人們總會以「義氣」自居一意孤行,接著被熱血沖昏頭,做出毫不理智的行為,偏偏又認為自己「重情義」的舉止是正確的,以至於濫殺無辜、波及他人的事情都能毫不猶豫地做出來。一個人對你有恩有情,你自該湧泉以報,但卻不應該建立在別人的犧牲、配合下。待人情深意厚並非壞事,但若是因此波及旁人,卻是我萬萬不能苟同的。

《水滸傳》一書也完整呈現了當時佞臣橫行、朝廷腐敗,地方豪強仗勢欺人、民不聊生的背景,人們一方面感慨著林沖等人受奸人陷害,被迫上梁山成為山賊,同時讚揚著他們劫富濟貧、行俠仗義的義舉;另一方面唾罵禍害百姓的貪官汙吏,對見利忘義的無恥小人感到不齒。身處於世道衰微的時代的人們,看到梁山好漢的遭遇,往往能反射自己的處境,他們做出的反抗、起義造反,又是自己滿心冀望卻始終無法鼓起勇氣做出的行為,於是自然而然地美化梁山好漢的諸多行為,將他們視作英雄,而將阿諛奉承、見利忘義的大小官員視為無恥之徒、罪孽深重。這或許是最正常不過的思維,不過梁山好漢們殺人、搶錢、擄人的舉止也沒少做過,本質上與強盜無差別,或許並沒有人們想得如此正派、神聖;而阿諛奉承的大小官員,也或許沒有人們想得如此可恨。畢竟求生存乃人之常情,被逼上梁山的各路英雄是為了在世上擁有一席之地、能夠有尊嚴的活著,而難道低聲下氣聽達官貴人指使的便不是嗎?誰不都是為了活下去,而被迫面臨抉擇,有些人本事大、運氣好,能夠選擇自己的活法,但更多人是身不由己,他們要是不配合,便只剩下失去性命的選項。若硬是要區分孰好孰壞,大概所謂的「好人」,便只是對自己有益的人吧。

看完此書,也不禁使我思考起「正義」的定義,所謂「正義」,我一向認為是受害的人獲得應得的補償,害人的人獲得應得的報應。書中不乏好漢砍市井無賴、殺通姦男女的場景,這乍看大快人心,人們無不稱他們為正義之士,但若以現今法律來看,他們應是罪不至死,而好漢們或因一時意氣用事,或因一時熱血上頭,一揮一砍便取走他們性命,雖是救了無奈人,但讓害人的人獲得超過應得的報應,還能算是正義之士嗎?也許不全然是,不過,正義不似法律明文規定,每人心中的定義不盡相同,若要求一人要全然的公平公正,甚至得維護惡人的權益,似乎也過於嚴苛了些。能夠在一個絕望的境地中,為另一人發聲、挺身而出,不論最後如何收場,相信此舉便是相當值得表揚的事。

《水滸傳》中梁山好漢的義氣、義舉,歷屆學者向來褒貶不一,有人認為他們是忠義之士,有人認為他們是匪徒強盜。我想,在一個世道衰微的時代,總是得有個人踏出反抗的第一步,他們也許並不是個正人君子,也無法成為正義的代表,他們會犯錯、會闖禍、會意氣用事,不過,卻也相當勇敢、重情重義且生死不渝。在每一個亂世中有苦難言、反抗不得的人心中,梁山好漢好似一盞意志的明燈,帶領人們度過風雨飄搖的時代。


四、討論議題:
在佞臣橫行的時代,是該低聲下氣的奉承小人苟且保全生命,還是堅守節操不惜得罪小人被人陷害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