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810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新北市立永平高級中學 一年級 101 特優
作  者: 黃芊熒 
參賽標題: 姊姊的守護者
書籍ISBN: 9570521198
中文書名: 姊姊的守護者
原文書名: My Sister’s Keeper
書籍作者: 茱迪˙皮考特
書籍編譯者: 林淑娟
出版單位: 台灣商務印書館
出版年月: 台灣商務印書館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安娜自出生後,便成為患有嚴重疾病的姐姐凱特的捐贈者,一直為姐姐捐贈器官讓姐姐能延續生命。之後安娜終於受不了自己為了別人而活,決定找律師控告父母侵害了自己的身體使用權。。在法院論戰過程,安娜父母才知道凱特因為癌症病人的男友過世,於是讓妹妹捍衛自己的醫療監管權,法院最後將安娜的醫療監管權交由安娜的委任律師。在安娜要去醫院的路上出了車禍,安娜不幸腦死。決定將安娜的腎捐給凱特,之後就奇蹟似的活了下來。


二、內容摘錄:
大多數小孩都以為他們和卡通人物一樣,如果一塊鐵砧掉下來,打到他們的頭,他們可以毫發無傷地逃離人行道,繼續走。我從來不相信那種事。我怎麼可能那麼天真?我們的日常生活中,總在晚餐桌旁給死神留一個座位。第二部分 第11節:安娜(3)

那些都不算什麼,除了我自己告訴你的,其他你聽來的有關我的一切,都不必相信。第二部分 第12節:安娜(4)

我想,我們的人生會遇到一些十字路口,我們對問題還不了解就必須作非常重大的決定。第二部分 第27節:莎拉 1990(5)


三、我的觀點:
一個一輩子為了大女兒生病而放棄律師職業、而且摒棄自我的母親,卻對自己的小女兒無條件協助姊姊的「功能性」深信不疑,連一向支持她的妹妹都禁不住感嘆姊姊自溺於自己理所當然的價值觀,而看不見什麼才是對小女兒的公平。

安娜的出生可謂基於某種「功能性」,她是最新醫學科技下的產物;DNA經過特定的挑選,出生的目的在於提供患有罕見白血病的姊姊凱特罹病時所需有用的一切。於是,只要姊姊一發病,安娜就得一起進出醫院,接受各種安排,拯救姊姊。從安娜出生開始,蒐集臍帶血、幹細胞、骨髓……沒有生病的她,出入醫院的頻率跟真正罹病的癌症患者差不多。這讓我想起小時候常會問:我們為什麼會來到世界上?這是很多小孩的疑問,但實際看到小說中安娜的故事後卻支吾語塞,出現在小說裡的內容搞不好在世界某處是事實。而對安娜來說,她的出生是為了延續姐姐凱特的生命,沒有反抗救治姊姊的自由。如果每個人的出生都背負著一個任務,那麼我們的任務是平安快樂的長大,而安娜的任務卻是提供自己的器官給隨時會死亡的姊姊。對於一個有自我意識的人來說,自我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就像她說的:「儘管我一直希望凱特能活下去,但她的死會是我這一生中最幸運的事。」終於有一天,凱特腎臟衰竭,需要安娜的一顆腎,十三歲的妹妹安娜意外地去找上了滔滔雄辯的律師,希望他能替他爭取自己「身體的主宰權」,阻止她的父母在要求她將器官捐獻給姊姊,此舉讓讀者思考為何一向沒有反抗行為的安娜會有這種要求。

  然而妹妹為何要請律師主張自己身體的使用權?讀者不解,因為姊妹的關係太親密,很難想像一生貢獻自己身體給姊姊的她,突然想把自己放在姊姊之前?隨著劇情的逐漸鋪陳,我最後也了解了,原來,這一切都基於愛。安娜與凱特這對姐妹的感情,和一般姐妹沒有兩樣,會因為房間的配置而吵架,也會討論自己欣賞的男生類型。唯一的不同就是她們多了更多生命上的聯繫。安娜的血液在凱特身體裡面流動,凱特瀕死時往往是安娜救了她的命。安娜想起小時候有一次自己差點沒命,當時是凱特救了她,後來這樁訴訟案,也是凱特教她提出來的。他們珍愛對方,都希望能為對方多做一些事情,但他們其實都沒有忘記自己。

  小說裡舉足輕重的法官,因故失去女兒而遭受嚴重打擊的她,必須聆聽安娜與律師和其母親兩方的辯論與陳述,以做出最適當的裁決。一個資深法官,放下她的專業,以一個母親的身分和安娜在辦公室的感人對話,讓人鼻酸。之後,法官到醫院探訪生命末期的姊姊凱特,也表現出真實的場景。法官的角色,同時擁有上帝的無私和人的自我,她找尋真相、同時兼顧情理法的努力,跟我們印象法官中公正無私、情薄理厚的形象大大不同。

  我在桃莉羊的新聞中見到了複製技術的成熟,但也想到那些「想扮演上帝」的科學家,就好像那新穎的子彈列車在幾十年老舊的鐵軌上躍躍欲試、蓄勢待發。沒有道德的規範,科技難保不會翻車。目前大家所了解得生物生命現象,就是生物的生長、感應、生殖、代謝等物質生命受基因的控制。但人的良知、道德的情操也會受到基因的控制嗎?這是目前科技無法掌握的,但卻是科學倫理中最重要的一部份,在科技發展的同時也要注重是否符合道德倫理,我認為「姊姊的守護者」是一個值得大人及小孩去看的小說,故事內容值得發人省思


四、討論議題:
器官非法買賣,生物科技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