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810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12 優等
作  者: 符蓉 
參賽標題: 正義豈容凌遲? 《不完美的正義》讀後感
書籍ISBN: 9789863443483
中文書名: 不完美的正義
原文書名: Just Mercy :A Story of Justice and Redemption
書籍作者: Bryan Stevenson
書籍編譯者: 王秋月
出版單位: 麥田出版
出版年月: 2018年01月
版  次: 初版十刷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本書的作者是位資歷三十年以上的律師,畢生致力於死刑犯的減刑與推翻那些帶著歧視,甚至是不人道且草率判定的重刑。書中記錄的案件都是作者親自處理的案件,委託人大多被貧困、暴力的困境相逼,才一時鑄下了不可挽回的罪行。作者秉持著「信任」與「關懷」的信念,透徹了解每個故事背後的辛酸和苦楚,於一次次面談中給在監獄裡受苦的人們鼓勵,並傾注全力幫助他們脫離水泥色的天空。


二、內容摘錄:
1.眼睜睜地看著其他人遭受不公平的對待時,每一個人都脫不了責任。P.37

2.你不可能在有效打擊權力濫用、貧窮、不平等、疾病、壓迫或不公正的同時,自己還能完好無缺。P.372

3.你永遠不會完全痊癒,只能一直、一直往前走。P.397


三、我的觀點:
正義豈容凌遲?

《不完美的正義》讀後感

死刑的存廢,在現今講求重視「人權」的社會,已然成為大眾關心的議題。在這本書中提到美國司法系統對死刑的草率判定,在某些州甚至賦予法官「司法優先權」,讓他們能排除一切反對通過死刑的聲音,憑著自己對嫌疑人的判斷強行判處死刑。這無非是對人權的嚴重損害,也造成人們對司法正義的不信任。

我並不反對死刑,在看到新聞上「通過XXX死刑判決」的標題時,也會感到慶幸,想著社會終於又少了一個敗類。但當我了解有些冤獄中的重刑或死刑犯可能是法官為了給社會一個交代,而成為的司法祭品時,一股愧疚感突然襲上心頭。這才發現,從前對「殺人償命」這議題的觀點是如此狹隘與自私。只從對自己有利,或自以為對社會有利的觀點去思考。從來沒有想過,這些嫌疑人也有家庭,他們被押送到監獄的那一刻,他們的家人已被扣上「殺人犯親屬」的棘冠,轉瞬間不明不白地失去了名譽、工作機會,人生毀在所謂「正義」的法槌之下。

書中一個案例出現過這樣的對白 「我知道我並不是死刑犯裡第一個說自己無辜的人,但我真的需要你相信我,我的人生就此一敗塗地!他們加諸在我身上的謊言,遠超過我可以忍受的程度。」

這段路,走了19年。2000年6月23日台南歸仁一樁雙屍命案,嫌疑人之一的謝志宏在8年前被判處死刑定讞,然而案件疑點重重,尚待釐清。當年,他在警局遭受偵訊的過程有諸多不合理的對待,首先,他主張遭到刑求才被迫自白殺人,原應留下的偵訊錄音消失,法院竟依舊採用警局的偵訊結果。其次,他當天穿的衣物、騎乘的機車皆無血跡反應。「兇刀」沒有經過DNA鑑定,就被當作證物呈交。被苦牢綑綁7042個日子後,一名檢察官在去年9月發現全案還有新事實,佐以謝志宏提出的新證據,認定應重新再審。5個月的流光逝去,台南高等法院於今年3月14日停止了謝志宏的刑罰執行。但這場訴訟還沒結束,在營救團體「無罪」高呼聲中,謝志宏官司路還須走下去。

在閱讀本書前,我看到這種辯詞,肯定帶著輕蔑與不信任評論所謂「重刑犯」的脫罪手法。當我試著更深入去理解受刑人家屬們的心理狀態,驚覺他們對親人的信任感有多深、愛有多麼強烈時,我才真正承認:重刑犯也值得被關懷,他們也是法治社會的一份子。

我的目標是成為一位檢察官,檢察官需要保有對法律工作的熱忱、足夠的司法專業,以及堅定「懲奸除惡」的立場,理性地做出適當量刑。這本書教會我打開狹隘觀點、拋下成見依據客觀證據,合法合理合情去評斷整個案件。以往,我認為世界只有兩種顏色,犯罪者是黑,白則代表公權力,黑與白之間絕無模糊地帶,現在我學著在灰色地帶客觀評斷兩方論點。在慢慢探討事件成因的過程中,原以為邪惡的那一方變得不那麼駭人,也失去了對另一方偏執似的信任。我相信它在我腦中進行的思想激盪,會對未來成為法律人時有所助益。

「一個案件的結束,並不是判判刑就沒了。」這出自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裡,律師男主角的口中。這句話帶給我一些思想上的衝擊:我們都一直逃避被判刑後的罪犯,但其實更應該做的是「再教育」以及「社會關懷」,例如:提供心理治療師定期約診、社工團體的到府關照、辦理技職教育,讓出獄的更生人得以重生,找到工作。擺脫貧苦、低下的生活品質,即可降低再犯率。我認為這是應被落實的全民行動。我之所以不將它定義為政府的責任,是因為社會輿論的壓力一旦開始對「更生人」以及「可能犯罪者」展開攻擊,可能會造成原應接受協助的更生人退縮,整個行動的成效便會大打折扣。因此,要促進整個法治社會的進步,應該先從全民司法教育開始做起,才能從根本讓國民接受這些現在被稱為「不安定分子」的一小部分人,試著同理他們面臨的困境,適時地提供協助。否則罪犯只會陷入出獄、再犯、入獄的惡性循環,反而造成社會真正的動盪和不安。

正義與法治,在天平上究竟該如何取得平衡?現今的「正義」似乎被貼上太多的標籤,有著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人權、族群、性別、社會壓力等,凡此種種都是可能影響判決的變因,但我們現在唯一能確定的是,世界上還有許多的不公義,太多罪名沒有經過嚴謹的理性思辯便定案。我會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繼續朝著理想前進,傾盡全力通過大考,就讀法律系,考上檢察官,探索何謂「正義的本質」,進而盡微薄之力,改善司法制度,讓法治正義更臻完善!


四、討論議題:
台灣的冤獄重審機制該如何改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