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810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忠明高中 一年級 1 特優
作  者: 黃俞瑄 
參賽標題: 古文今說
書籍ISBN: 97898613
中文書名: 人生自古誰不廢:或懷才不遇,或落榜情傷,古代魯蛇的人生堅強講義
原文書名: 人生自古誰不廢:或懷才不遇,或落榜情傷,古代魯蛇的人生堅強講義
書籍作者: 敏鎬的黑特事務所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究竟
出版年月: 2018年7月
版  次: 十二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在作者敏鎬的搞笑翻譯下,原本高高在上遙遠又疏離的文豪、聖人,變成一個個或鬱鬱不得志,或被眾人排擠譏笑,或行事放蕩不羈卻無人理解的凡人,他們變得有血有肉,會開心會憤怒會悲憤怒吼會指桑罵槐,如同你我。

透過詼諧的網路語言,敏鎬帶著我們穿越時空,突破文言屏障,看見古文裡作者對現實的悲憤無奈,對理想的渴望失望,對心中信念與堅持,與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們遙相輝映。


二、內容摘錄:
也許我們會被海浪沖刷成另一個人,但永遠不要忘記,自己當初為什麼出海。(p.53)

什麼是做自己?就是拒絕世界不合理的要求,做回自己的主人。而當你拋下世人目光後,整個世界,就是你自己的舞臺。(p.79)

即使心中再痛苦,也要相信自己曾相信過的事物。人終有一死,但理想卻會永垂不朽。這就是我們活著的理由。(p.108)

也許不會有人聽懂你唱歌,也許不會有人想聽你唱歌,甚至有人想逼你唱其他人的歌,跳其他人的舞。但即使有種種誘惑,你仍必須唱著自己的歌,因為總有一個原因值得你繼續唱;即使嗓子沙啞,即使沒有聽眾。只有你勇敢挺身而出,這首歌才有存在的價值。(p.136)


三、我的觀點:
我一開始看這本書時,只覺得令人捧腹不已。韓愈是酸民界狂人,孔子是超級邊緣人,蒲松齡是高齡重考生;莊周愛放空耍廢,蘇軾長跑貶官的兩萬五千里長征,阮籍上班偷喝酒;孟子教你如何靠一張嘴和小故事說服老闆,屈原教你如何靠浪漫氣氛和甜言蜜語追到心上人,柳宗元教你如何靠發廢文和善良度過雲端跌落谷裡的日子。各有專長的文人們好像變成了二十一世紀的現代網友,各種小劇場讓人感到親切又熟悉。

但是,看著看著,我又忽然有些心酸。這些人,初出茅廬時都有著意氣風發的夢想。孔子想要讓「仁義」能夠真正實現;孟子想要把儒家道統在諸國間發揚光大;屈原想要為君王守護住楚國這片土地;阮籍想要不被世俗侷限的自由;柳宗元想在官場闖出一片天地;蒲松齡想要中舉光宗耀祖。

可是,一如書中所說,「理想像是一塊河石,在河裡沖久了,並不會變得更加璀璨,而是越磨越圓,越磨越小,到最後就不見了。」經過時間的摧殘和洗禮,當時的初心與熱血已漸漸消逝,剩下的,是對生活拮据的無奈,是對無情現實的悲哀,是對殘酷世道的憤怒,還有,對無力改變的現狀不得已的妥協。

我開始害怕:將來我出了社會,會不會也像這些失意的文人一樣,在歲月流逝中,被不斷的失敗、挫折、理想破滅磨光了初心和堅持的勇氣?

再一看書中的人們,他們雖然向現實退讓,向生活低頭,向世界妥協,但他們仍然用自己的方式對世界宣戰:有人用筆寫下對現狀的不滿;有人用言語將理想交給下一代;有人用蔑視禮教和狀若瘋癲掩蓋對虛榮小人的厭惡與不屑和他們同流合汙的信念;有人用豁達的態度面對這令人沮喪的一切;有人用一個個故事諷刺腐敗的制度與無能的官員。他們心中的河石雖已被磨損,卻未曾消失。

「也許我們會被海浪沖刷成另一個人,但永遠不要忘記,自己當初為什麼出海。」作者如是說。或許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著一方淨土,裡面未曾被殘酷的挫折侵蝕,未曾被痛苦的現實磨損,保存著珍貴的初衷,不曾忘記。

在現代法治社會的我們會遇到的人生挫折比起古代的人治社會已經少很多了,例如學生時代的功課壓力、大考失利、同儕關係,出社會後的經濟壓力、上司刁難、同事相處問題等等,一個個的打擊仍然把幼時天真的我們淹沒。回首當初,小時候的我們充滿了夢想,想當明星、作家、畫家、科學家、籃球員、太空人......再看現在面對著一堆堆教科書和未知的前途,徬徨而無助的我們,夢想實現了多少呢?還是走向另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在未來,我們勢必要做出選擇。夢想,還是前途?服從,還是反抗?理想,還是現實?不同的選擇會通向不同的結果,沒有孰對孰錯。韓愈選擇了直言不諱,他的結果就注定和順應君心的官員不一樣;屈原寧折不彎,他的結局就和那些進獻讒言的小人大不相同;孔子周遊列國,得到的東西自然與留在魯國不一樣;蒲松齡沒考上科舉而寫出聊齋誌異,他的人生當然就和汲汲於官場的官員不同。

我希望,不管未來我將做出怎樣的選擇,走向怎樣的道路,我都能不忘初衷,握緊手中的河石,或許它已面目全非,但它仍存留在我心中,不曾消失。


四、討論議題:
韓愈為了勸諫唐憲宗不要迎佛骨而寫了名留青史的《諫迎佛骨表》,唐憲宗震怒,因此被貶潮州。如果明知某件事做了可能會有不好的後果,不做則能安穩地繼續現在的生活,而且這件事也不是非做不可,卻是我們內心真實的想法,我們應該如何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