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810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市立忠明高中 二年級 高二1 甲等
作  者: 唐牧可 
參賽標題: 《大海之眼》讀後心得
書籍ISBN: 9789863872641
中文書名: 大海之眼
原文書名: Mata nu Wawa
書籍作者: 夏曼‧藍波安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印刻文學
出版年月: 2018年10月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夏曼‧藍波安出生於蘭嶼,是一名海洋文學作家。他書寫著在海洋部落環境下成長習得的處事態度,也書寫著受到外來文化衝擊的部落文明。

在本書中,我們看見了兒時的夏曼‧藍波安──一名在蘭嶼成長的小男孩──對闖蕩世界的渴望。獨自在異鄉奮鬥時,自身的信仰面對不同文化的衝擊,以及在獨自追逐夢想的過程中,為屢次碰壁而流下的辛勞汗水。最終他尋到了夢想,以海洋文學、海洋文化作為一生的歸宿。


二、內容摘錄:
遙遠,那是新民族帶來的距離,鐵殼船帶來的移動的距離,公路局車計算的公里數,車價差別。「遙遠」是啟動思念的親情細胞,也是彼此疏遠的無限距離。(p.170)

我即將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天空,吵雜的街燈,扭曲的想像,啟動、摸索二十歲以後的城市荒原,開始定位在陌生城市的旭日,以及夕陽的方位坐標。(p.183)

海平線在眼前,但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會告訴我,「海平線」其實就是我自己。走多遠,海平線就有多遠。(p.78)


三、我的觀點:
世界上不乏較強勢文化試圖同化、改變與他們價值觀不盡相同的社會的實例,如同麥哲倫的艦隊便是以自己文化觀至上,侵略美洲的民族,而在《大海之眼》這本書中,一個個「外族試圖馴化原住民部落」的例子透過夏曼‧藍波安的文字鮮明的呈現我們眼前。我們看到夏曼‧藍波安的老師以及神父皆鼓勵他持續升學,然而,在鼓勵的背後,其實是一種外來文化高高在上的歧視姿態。西方的神父希望能把他培育成天主教徒,而漢人老師則希望夏曼保送大學後能成為他的家鄉──蘭嶼──的老師,用不屬於達悟族的文化教導他們的後代。相反的,夏曼‧藍波安的長輩則代表著護衛部落傳統的立場。他們以驅除惡靈的儀式表達對自身文化、信仰的真誠,同時也十分不信任外來的文化,認為那些漢人、西方人是一群蔑視他們部族傳統文化的外來者。

夏曼‧藍波安從蘭嶼出發,踏上在臺灣的讀書之路。在老師口中,那或許通往一條康莊大道,但是夏曼同時接收著兩種截然不同的言語:外來文化的衝擊及父祖輩的教誨。因此,對他而言,那是一個困惑而迷惘的羊腸小徑,他的迷惑,也深深契合所有部落青少年對於未來的疑惑,甚至也於我們──普通的學生──身上應驗。

與夏曼‧藍波安在這本書中提出的一個觀點,「每個民族的傳說故事就是每個民族的聖經」相似,當今社會中,我們受到不同文化的影響,然而某些帶著侵略性的文化,卻導致傳統式微。在「不同文化的融和」以及「保有各自文化的獨立性」之間要如何取得平衡點也是《大海之眼》這本書裡面點出的一個重要課題。

在臺灣西部做苦工、闖蕩的那幾年,他獨自嚐著離開祖島的思鄉情緒,更在受到漢人帶有偏見的眼神、老闆壓榨他的待遇下,感受到滿腔的無奈和痛苦。但是他也遇到自身的貴人:一個以不分階級的愛珍視他的漢人女孩、一個友善對待他的雇主。這些人給予他無形的鼓勵,讓他在這段辛苦的日子中看見一絲希望。這樣的貴人,是每個人都需要的,但是如同哈利‧波特需要鄧不利多的鼓勵才能成為英雄,做為一個在黑暗伸出援手、引領別人自黑暗中前進的貴人也同樣重要。

不願成為被漢人馴化的「山地人」,夏曼‧藍波安拒絕保送大學,在工廠的辛苦工作時也努力為夢想奮鬥著,盼望能憑藉自己的實力考上大學。童年時期,腦海深處一直浮現的一艘單桅帆船指引他航向東邊,太平洋的方向,或許這就是他身為海洋民族骨子裡的渴望,渴望能填補受漢人忽視的海洋。

多數人也曾擁有夢想,那些夢想或許轟轟烈烈、或許平凡不過,但多數時候,人們卻因為現實考量不得不把夢想擺到一邊。夏曼‧藍波安曾經對自己的選擇感到後悔,他認為:如果沒有放棄保送大學,就不需要這麼辛苦的工作吧?但是最終他肯定自己的抉擇,也肯定作為苦力的那些日子帶給他的成長,進而航向內心的單桅帆船一直領導著他前往的地方──以書寫填補華語文學中被忽視的海洋。

由夏曼‧藍波安的自身故事,可以了解到不同民族,或甚至幾個人之間的不平等與仇視往往都是起因於互相不了解。然而,一個貴人溫暖的幫助、一個平等的手勢或姿態則能幫助我們化解那些不平等的怨憤。另一方面,《大海之眼》也告訴我們,在追逐夢想時,他人不認同的眼神、獨自一人逐夢的孤單感,抑或是過程當中的苦痛,皆是迎來夢想前,使自己成長茁壯的必然。


四、討論議題:
在不同文化的相互交融下,有些較弱勢的文化因此被大眾文化所排擠,因此,在現代國際化的社會中,我們要如何接納不同文化,同時又保有原本的傳統呢?

夏曼‧藍波安在工廠工作時,曾受到漢人老闆的壓榨,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無法提出意見。如果相同的情況發生,我們要如何爭取自己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