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810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二年級 12 特優
作  者: 黃歆茹 
參賽標題: 來不及
書籍ISBN: 9789574363865
中文書名: 陪我散步吧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簡媜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簡媜
出版年月: 2019年03月6日
版  次: 四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簡媜的《陪我散步吧》,是一本散文集,裡面記錄了簡媜老師對生活的種種體悟:包括給少年的〈當一個繆思少年在荒街上沈思〉、給同行者的〈散步到芒花深處〉,以及給老朋友的〈老朋友相對論〉等。是一本適合各個年齡層,且每次讀都會有不同體悟的好書。


二、內容摘錄:
「生與死之間存在著什麼?是醜陋的世間還是綿延的善念,是化不下吞不掉的憾恨還是依隨時間而翻飛的情懷?無論是什麼,當化塵化土時刻來臨,誰能不從呢?」 P. 243

「一回頭青春已成霜髮,要與知己在紙上淚眼相望、回顧遍體鱗傷的人生,沉重是雙倍的;因為妳看過我致命的傷口,我見過妳狼狽的肉身,我們的青春是晾在暴風雨中的繡花捐怕,曾經那麼渴望生,卻又離死那麼近。」 P. 296

「歲月沒有背叛誰,只是老了,跑不過翻臉無情的潮浪。」P. 352


三、我的觀點:
在機艙內乾燥的環境中我蜷起身子,拉下身旁的遮光板,從隨身包裡拿出一本厚重的綠皮書:簡媜的《陪我散步吧》。溫柔細緻的文字,瞬間將我拉入其中,彷彿從來就是我與簡媜,如此而已。

不知不覺,飛機已飛到一萬多公尺的高空,機艙內的空氣雖乾燥的使人不適,眼眶卻十分濕潤,是過度的乾燥使得淚腺分泌淚水?還是,眼前的這一篇,〈宛如白鷺鷥〉?

「知道再拐個彎就到醫學院,越發有一股風急葉落的感觸;急的是三十多年光陰何等無情,落得是無辜的人如今安在?」作者簡媜藉由相隔三十多年,第二次走進台大校園裡楓香掩映的人文醫學館,以沉甸甸的緬懷與喟嘆,回憶起當年還未生華髮時,衣著樸素的走進基礎醫學大樓,以死者家屬的身份,參加大體老師們的出殯儀式以及隔天的火化事宜。

故事中,大體老師是被疾病折磨四年的姑丈,七十四歲的他,在疾病惡化的四個月前,簽署了器官捐贈以及大體捐贈兩份同意書。對於常人或許是難以決定的一件事,作者的姑丈卻做到了。欣然的、誠心的,以一己之力造福了下一個世代的醫生與患者們。「對一個談笑間能揮手相贈五花馬、千金裘的人,捐一個空殼,比主婦剝一隻帶泥筍殼容易多了。」這是簡媜對她姑丈的評論,似乎捐贈器官、大體,真的能夠是手一揮,就能夠輕易應允的事。

第二天的火葬儀式後,有位醫學院的學生來和作者的姑媽道別,說要持續聯絡。能夠在姑丈離去後,因而與他人結緣,是當初經歷柏舟之痛的姑媽意想不到的吧。當學生要離去時,簡媜在旁說道:「以後找你看病。」學生則惶惶然趕緊搖頭連聲說道:「不要不要,做健康檢查就好啦。」離別前,簡媜以長輩祝福的口吻叮嚀:「做個好醫生!」

「做個好醫生」妙手回春,功著杏林,作為一個醫者所要追從的是什麼?我不禁跟著思考。是溫柔的對待病人及家屬,撫慰在冰冷又明晃晃的病房裡每一顆依舊溫熱,仍然努力跳動的心?還是保持專業的態度,將溫度保留在聽診器後方,留在手術房的手套裡?在醫者與患者的關係裡,醫生是一個堅強、專業的存在;而應該脆弱,需要咬緊牙關面對痛苦及恐懼的則是患者。但當醫生與患者的身分重疊,那又該是如何不堪的場景?

「他自己竟早早故去了。」

應該要活著的,那個當初一表人才說好要成為好醫生的男孩;當初醫學院那挺著腰,莊重的拾一塊大體老師火化後的骨骸放入骨灰罈,並鞠躬致意,說好以後保持聯絡的男孩。他來得及穿上繡有自己姓名白袍?他是否擁有某大醫院或某知名診所發行的醫師名片?他是否來得及運用所學醫治病患,來得及侍奉父母,來得及成家?英年早逝的他,是否,來不及了?

已經止不住淚水的滑落。《陪我散步吧》一書,雖娓娓道來許多故事,唯獨這一篇,讓我熱淚盈眶。面對上天的安排,我們不像希臘古書裡的悲劇英雄,能夠以一己之力對抗世界,對抗眾神。即使下場難料,或者早已註定失敗,仍然無所畏懼。作為普通人類,又有誰能如此呢?在眾神之下,我們不過只如螻蟻,活著時庸庸碌碌,想嘗試做點什麼,讓生命能夠有一點點的不一樣。只怨流年如風,光陰似水,總是還未完成所謂的「大事」就已暮年。我想這就是為什麼作者的姑丈選擇捐贈自己在塵世的軀殼吧,離去前多一個善念,溘然長逝後,能讓世界擁有更多善意。

紅葉片片落在醫學館前的水窪中,剛下過雨的天灰濛濛,在秋日裡添了些寒意。簡媜老師看見那個學生的塔位,和姑丈竟相離不遠。三十多年光陰確實無情,無辜的人如今已然離世。

三十多年光陰確實無情,無辜的人如今已然離世。在乾燥的機艙中,我用早已被浸溼卻又已然乾燥的袖口,拭了拭眼角新生的淚。飛機要開始降落了呢,我輕輕的拉起身旁的遮光板,目的地的夕陽刺眼的將溫暖射入機艙,使原本過冷的色調多了一層溫度。

生命是無常的,我們無法用此刻的永恆,來揣度下一個瞬間能夠得以延續;即使不願,即使不欲,我們無法以一人之力回天改命。這,我想,就是上天將簡媜《陪我散步吧》送到手中的緣由吧:期望我,將自己有限的生命,活出無限的色彩,並將之延續;期望我,也能讓世界有一點點不一樣。走下飛機的那一刻,溫暖的空氣輕拂雙頰,現在開始為生命添上些色彩,也許,我還來得及。


四、討論議題:
除了捐贈器官以及大體,還有什麼能夠在世間遺留善念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