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71031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私立屏榮高中 一年級 普一1 特優
作  者: 陳威任 
參賽標題: 再見,旅人
書籍ISBN: 9789865797850
中文書名: 離人:太宰治的人生絮語
原文書名: さよならを言うまえに
書籍作者: 太宰治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大牌出版
出版年月: 2016/09
版  次: 三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作者太宰治,為日本戰後「無賴派」的代表人物,大學時期傾心左翼運動而怠惰學業,遭革除學籍。之後開始寫作,有酗酒習慣及多次自殺未遂,最後在玉川水上投河自盡,三十九歲的人生中,創作小說三十餘本。

全書分四篇:〈人生戀文〉收錄作者於各報章雜誌的隨筆散文。

〈津輕通信〉作者不得已回老家投靠大哥,寄人籬下的心情及與舊識的互動

〈如是我聞〉作者表示對「文壇大老」的不齒

〈人生絮語〉收錄作者作品的箴言集


二、內容摘錄:
所謂的失敗,指的就是試圖掩飾,卻掩飾不了的情況。(p.57)

康徳的鴿子,以為如果沒有束縛自己雙翼的空氣,必然會飛得更高;但這是因為它不懂,若要飛翔,需要有空氣的阻力托起翅膀的重量。(p.68)

人不是麻雀。以及,孩子受傷時,父母那種憤怒的眼神。我告訴你,戰爭,的確是不好的。(p.144)

別學我這種愚行。燈塔之所以在高處大放光明,不是燈塔自己在炫耀,而是在提出忠告:這裡是險處千萬別靠近。(p.76)

我的所作所為總是如此。一番好意反招嫌棄。(p.27)


三、我的觀點:
「燈塔之所以在高處大放光明,不是燈塔自己在炫耀,而是在提出忠告:這裡是險處千萬別靠近。」這句話,我想是太宰治人生創作的註解。人如同航行在汪洋中的舟,若缺乏了燈塔的照明,要如何察覺充斥於人世的危險,然而,人一生中能遇到幾座看盡人間險惡而願意照亮明路的燈塔?雖說太宰治的作品,時常在字裡行間透露著悲觀,卻如燈塔、如率直的朋友一般,警惕人們,卻又那樣真實的如身邊朋友一般,有情緒,時喜時悲—或許悲,總比喜樂多。

太宰治雖看來一心尋死,或許他其實也是個想好好生活的人,對於我而言,他的文字甚至透露了對人間的一點積極,他雖說,他是為了義務而生、而愛,但我想,能支撐著巨大痛苦的,不會僅是義務,他對愛的認知--「那或許是神才有的特殊情感」,愛是不容易的,因此真心的被愛也是不容易的,「隨意使用『愛』這個動詞,只是一種諷刺,是謊言。」由於世人都渴望被愛,它才會是如此崇高的,凡是隨意說愛的人,便是對愛的一種褻瀆。

「世間眾生,或許就是這樣僵硬地互道寒暄,互相防備,彼此疲於應付,如此度過一生吧。

」無論是誰,都需要朋友,一個或幾個知心的朋友,然而,連自己都未必懂自己,更何況他人呢,與其說是知心,或許互相取暖會精準一點,但這樣的取暖,已成了一種習慣,世人,是難以離開群體的,太宰治所說的:「如此度過一生吧。」無非是在向世人說道:無論多麼努力地想逃離這樣的循環都將是徒勞無功,在厭惡的同時,我們也逐漸習慣了。

在著作中,太宰治雖然認為自己不盡理想,甚至低劣,但仍對世界有所冀望的,所以希望別人以自己為戒,能夠更加享受人生這趟旅行,又或者說,他以自己為出發點,對同樣軟弱的人們予以同情,又難以接受世人的感情,不斷陷入矛盾之中,只好尋求死的解脫,他說:「他最喜歡的,就是取悅他人!」,我想是由於不知如何回報他人的善意吧,我們都知道別人對我們的愛,然而有時,我們又缺乏愛人的能力,生怕伸出手予以回復,會被自己的信任所傷害,所以選擇武裝自己。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像在同一個港口靠岸的船隻,抑或是在狂風中同樣受難的淪落人,總因為某種原因而相遇,共同享有的歡愉如同燭火,轉瞬即逝,而分離再航向各自目的時,悲傷卻如熊熊烈火。不過人生,就是學習離別的過程,如太宰治所說:「人的一生,是旅行。」既然是旅行,怎麼能為一處風景而長久駐足呢?離別,是旅行的第一課,而相處和相愛,是最重要而最艱澀的一課,在旅途當中,尋找願意與自己一同旅行的人,或許是再幸福不過了。


四、討論議題:
「人生,唯『再見』二字」,再見,是十分特別的詞,不見得是狀態,更多的是期待。對於再見兩字,我們是很沒把握的,如果不能再見,要如何把遺憾降到最少?如果能夠再見,要以什麼心情,什麼方式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