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71031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私立屏榮高中 三年級 普三2 特優
作  者: 楊舒婷 
參賽標題: 24個比利
書籍ISBN: 9789573330752
中文書名: 24個比利
原文書名: The Minds of Milligan
書籍作者: 丹尼爾‧凱斯
書籍編譯者: 趙丕慧
出版單位: 皇冠
出版年月: 2014年05月
版  次: 出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比利•密利根因犯下多起綁架、搶劫及強暴而遭警方逮捕,但比利卻對自己的罪行毫無記憶。媒體未審先判,民眾對於「校園之狼」的落網更是群情憤慨,檢察官也順應民意求處重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比利只能撞牢房牆壁試圖自殺。法庭決定暫緩審判,讓比利接受評估。醫生卻赫然發現比利飽受精神分裂之苦,在他體內共有十個主要人格、十三個被放逐場外的「討厭鬼」,以及融合所有人格的「老師」,二十四種人格讓比利陷入混亂。


二、內容摘錄:
P.67:「你為什麼反對讓大家知道真相?」茱迪問。「誰會相信?」他說,握緊拳頭。「他們只會說我們瘋了,一點好處也沒有。」

P. 117:「我們以為如果忽略多重人格,可能會讓他們整合,可是實際上只是把他們逼入地下。」

P. 522:富蘭克林郡檢察官湯瑪斯•畢友接受《哥倫布公民報》的訪問,一用十四日的報紙這麼寫道:「……我倒是希望有證據能證明密利根很暴戾,我們就能有更多的彈藥來把他關在重警備的機構裡。」


三、我的觀點:
  在《24個比利》中,我看到的不只是一場犯罪的審判,更是顯示了社會大眾的詬病。比利的事件揭示了數個我們不曾了解或是刻意忽略的議題,同時提醒著人類的無知愚昧和深不可測的心理。

  從小受虐的比利患有「解離性身份疾患」,也就是俗稱的多重人格。比利在童年受到繼父的暴力對待和性虐待,繼父對比利的傷害之深在年幼的比利心中製造了無法磨滅的陰影。因為種種的心理陰影,比利無法自己去面對現實中的困境和痛苦,這讓他的大腦產生出了一種防衛機制,也就是「多重人格」。那些人格在比利感到痛苦時出現為他解決問題,原本比利應該在成長過程中逐漸走出陰影,成為一個不需要其他人格的成熟大人。但不幸的是,比利的恐懼已遠遠的超過能修復的界限,在自殺未遂之後,他的其中一個叫做「亞瑟」的人格不得已只能選擇讓比利沉睡,從此比利失去了自己身體的主控權,活在渾渾噩噩以及他人為其他人格的錯誤而強加在他身上的各種罪行中。

  多重人格的真實性一直眾說紛紜,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多重人格是相當陌生的疾病,即使聽聞過,也會認為只是那些患者為了逃避社會責任而偽裝出來的。人們對於自己不了解的事物或是違反常理的情況的反應通常都是否定甚至是嘲諷,即使現在多重人格已經被證實存在,並且有很多具有說服力的證據,依然有非常多人否定這種疾病的真實性。

  從比利的案例中,我看見了社會與媒體的盲目和殘忍,以及社會輿論在面對像是比利這樣的弱勢者時是以什麼樣不公的方式去審判他。在比利被逮捕之後,報紙不斷的大肆報導,渲染他的過錯,甚至後來用媒體輿論來妨礙治療。同時,因為媒體的影響,大眾失去理性判斷而群起憤慨,不顧真相,只強烈的要求法院對於「校園之狼」重審,試圖使比利受到超過他罪行應得的懲罰。但最令我憤怒的是法院對於患有心理疾病的犯罪者的輕蔑和敷衍是多麼不人道。為了盡快將比利定罪而多次刁難就醫的申請,法院不斷的壓迫比利,不讓他得到良好的治療,進而促使比利在不同人格之間的混亂,甚至讓真正的比利多次尋求自殺來結束一切。「比利•密利根」沒有奪走任何人的生命,即使是犯下罪行的雷根和雅德蘭娜也從來沒有傷害任何人的欲望,但每個人卻都渴望比利的死亡。或許真正可怕的不是坐在牢房裡低頭沉默的罪犯,而是站在鐵絲網外仗著表面的正義而挺胸怒罵的人們。

  不只是比利,在世界各地每分每秒都有無數人因為各種心理疾病而備受煎熬,但能夠得到妥善對待的卻寥寥無幾。過去的人們往往選擇否定病患需要的幫助,要求病患隱藏自己的痛苦;而也有少數偏激的人更是給患者帶來更大的傷害。那些人將患者視為家族的恥辱,他們把至親的家人趕出家門,或者是關在屋子裡不讓他們出門「丟人現眼」,就只因為他們擁有那些不斷傷害他們的心理疾病,卻沒想到或許自己會成為壓垮那些脆弱患者的最後一根稻草。在那樣的壓力和痛苦下,有些幸運的患者做到了,把自己的病藏了一輩子,但有些人卻被逼得走上了死亡的道路。人們長久以來都在忽視治療心理疾病的重要性,這也間接的使得患者被誤解,成了眾人的笑柄,或是傳統迷信裡的「中邪」、「惡魔附身」。在過去宗教迷信的社會中,被痛苦折磨的脆弱患者們尋求關心和幫助,得到的卻是被麻繩束縛的雙手和嗆人的符水。而到了倡導人權的現代,所謂的「治療」也不過就是換成了拘束衣和苦口的藥物,以為用無盡的恍惚取代尖叫聲就是在幫助那些患者,實際上卻是在剝奪他們身為人的意志和自由,甚至讓他們的病情每況愈下。人們口口聲聲的說要保護病患們的權利,給予他們適當的治療,可人們又如何知道,在那一間間暗不透光的小房間裡,有多少人正因為過量的鎮定劑而蜷縮在角落不住的抽搐。就這樣的做法來看,究竟是那些患者在逃避這個社會,還是這個社會在逃避那些患者?

  社會上不一定每個人都像心理醫生那樣能專業的治療患者,但我們能做到的絕對比我們自己想像的多。事實上,很多患者比起藥物,他們更需要的是他人的諒解和包容。只要我們每個人都能為他們多著想一點,給他們適當的陪伴和關心,並且在他們需要時給予協助,這些對他們而言就已經是偌大的幫助與支持了。有時候他們需要的可能只是一個簡單的擁抱和一句溫暖的話語,或許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舉動就能改變他們的命運,使他們不再受苦。


四、討論議題:
(1)怎麼樣才是對心理疾病患者較友善的社會?

(2)我們該如何減少兒童受虐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