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現正進行】 第1100310梯次全國高級中等學校閱讀心得寫作比賽:截稿時間尚有 00 小時  第1100315梯次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小論文寫作比賽 :截稿時間尚有 00 小時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61031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臺北市立景美女子高級中學 一年級 禮 甲等
作  者: 陳怡萱 
參賽標題: 翡冷翠的一夜
書籍ISBN: 9868027594
中文書名: 翡冷翠的一夜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徐志摩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德威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年月: 2003年1月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徐志摩,原名章垿,字槱森,後改字志摩。出生於富裕家庭的徐志摩,作品中洋溢著浪漫、真率的氣息。胡適曾說過他一生追求「愛」、「自由」與「美」,這些特質讓他創作了不少經典之作,也讓他的一生蒙上了一層淒美的色彩。是中國著名新月派現代詩人。倡導新詩格律,與胡適、聞一多、梁實秋、陳源等人於1923年創建新月詩社。

本書收錄了徐志摩許多著名文集,例如﹤志摩的詩﹥、﹤翡冷翠的一夜﹥、﹤愛眉小札﹥等。

二、內容摘錄:
地獄怕是沒有底,我這一往下沉、沉、沉,我哪天再能向上爬?(97頁)

我要那深,我要那靜。那在樹蔭濃密處躲著的夜鶯輕易不敢在天光還在照亮時出來睜眼。思想:它也得等。(117頁)

冒險、痛苦、失敗、失望,是跟著來的,存心冒險的人就得打算他最後的失望;但失望卻不是絕望,這分別很大。(125頁)

三、我的觀點:
﹤翡冷翠的一夜﹥,翡冷翠指義大利文中的Firenze,也就是現今義大利北部的彿羅倫斯。這首新詩的創作背景為徐志摩身處異鄉時,對遠在中國的情人陸小曼的思念。文中他將自己化為一位柔弱的女子,既深深愛著愛人,無法接受和愛人分離;又同時已經被外在社會的壓力、抑或是永遠無法從愛人那得到自己內心所真正期盼的回應,讓他開始思考是否要和愛人攜手步入地獄。全詩流露他們戀情不被社會所接受的痛苦,以及徐志摩和陸小曼戀情間的破洞。

本詩運用許多誇飾和譬喻,不同於以往徐志摩寫壯麗景色時所運用的高超想像力和藝術展現力,字裡行間充斥著極端的抑鬱以及自我迷失。徐志摩已被自己極致細膩的思想推入火坑。

從「你也不用管,遲早有那一天,你願意記著我,就記著我,要不然趁早忘了這世界上有我。」、「只當是一個夢,一個幻想;只當是前天我們見的殘紅,怯憐憐的在風前抖擻,一瓣、兩瓣,落地,叫人踩,變泥……唉,叫人踩,變泥——變了泥倒乾淨,這半死不活的才叫是受罪。」兩句中徐志摩表達他對他的愛人已經心寒到極點,已將這段戀情看做是逢場作戲的夢。對他來說,那些熱戀時期的回憶著實美好,現在卻已成了欲凋零的花瓣,在社會輿論無情的踩腳下淪為泥土。他無奈地道好,足以看出他的心寒與自暴自棄。

接下來他提到,愛人對他帶來的影響有多深遠。但是,那一切都像是一場大火。他們的熱戀濃烈到起火,卻也重重灼傷了徐志摩的心。漫火已經造成傷害且停不下來,於是徐志摩就連死,仍想死在愛人的懷裡。可見他即使被這段戀情傷的遍體鱗傷,仍忠於他心底最真實的渴望:他愛陸小曼。或許,他已經被燒得不省人事,不論天堂和地獄,一心只想和他理想中的愛人共赴到只有他倆的容身之處也說不定。

我認為,社會對徐志摩和陸小曼這對戀人所造成的壓力,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活著難,太難就死也不得自由,我又不願你為我犧牲你的前程……唉!你說還是活著等,等那一天。有那一天嗎?你在,就是我的信心。可是天亮你就得走,你真的忍心丟了我走?」。漩渦之中,似乎只剩惜情的徐志摩演著獨角戲。

「要是不幸死了,我就變一個螢火,在這園里,挨著草根,暗沉沉的飛。黃昏飛到半夜,半夜飛到天明,只願天空不生雲。我望得見天,天上那顆不變的大星,那是你。」此句中可見徐志摩即使獨自憂鬱至終都仍信任著、深愛著陸小曼。即使詩中充斥絕望與迷惘,「但願你為我多放光明,隔著夜,隔著天,通著戀愛的靈犀一點……」,徐志摩內心深處仍存在著陸小曼能回應他的渺小寄望。

我對徐志摩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曾說過的一句話:我得,我幸;不得,我命。雖然詩中的他已經被愛情傷透,迷失自我價值,甚至被折磨到願意步入黃泉。大量譬喻和誇飾,將他所承受的痛苦以運用細膩華美的筆法編織成一介憂愁地帶。

人,常有心情低落的時候,每每找人抒發時,想說出心底的那片靜寂海暗無天日,把我凍的多冷多孤,聽在他人耳裡卻只像一滴水。但是,徐志摩卻把當時他所遭遇到那焚身般的痛苦依戀,最後只能尋死以求解脫的無能為力,娓娓道來。化作一根細針,直戳讀者心底。

我深深體會到他的心境,一同墜入那海底感受無法呼吸、看不見未來的徬徨,為之心疼。

四、討論議題:
1.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有關自殺的防治,以及給有意自殺者尋求解決方法的管道。

2.自我壓力調適的方法。除了可以尋求傾聽的對象之外,還可以養成運動習慣或是個人興趣以調解心情。一旦壓力超出自我可承受範圍時,應當立即尋求適當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