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6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私立宜寧高中 一年級 丁 優等
作  者: 陳芝縈 
參賽標題: 雜色的告白
書籍ISBN: 9789571
中文書名: 告白
原文書名: 告白/こくはく
書籍作者: 湊佳苗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雙葉社
出版年月: 2008年8月5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湊佳苗
白天做著家庭主婦的工作,晚上則開始執筆寫作,細膩的寫出登場人物的性格、內心世界,完整的將角色設定完成之後,在小說開始前連配角的部份也完整的設定了。

《告白》是日本女作家湊佳苗的小說作品。湊佳苗在2007以「神職者」(後來為《告白》的第一章)短篇小說獲得日本小說推理新人賞得獎之作。接著作者為配合出道做增補動作,完成此一作品《告白》。

【引用資料】
維基百科:
告白(小說)

二、內容摘錄:
這世上多的是只要看的角度不同,同一件事就會有完全不一樣的情況。【P. 7】

小孩是純真的,這不知道是哪個時代的神話。【P. 21】

並非只要努力就做得到,而是根本無法努力做到。【P. 149】

三、我的觀點:
這本書是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的小說。它曾經轟動一時,甚至還該編成電影及漫畫,此書作者『湊佳苗』也因此成為我心目中最喜歡的作者之一。
《告白》這本書總共分成六個章節,分別是神職者、殉教者、慈愛者、求道者、信奉者、以及最令人深深著迷尾章——傳道者。首章神職者為主角『森口悠子』做視角,在以教室做為場景的當下敘說出她的心聲,那正是她的告白。
話一出口便是宣布森口老師即將離職一事,其原因牽扯到這陣子在她的班上發生的事:女兒慘遭班上的同學殺害。
『身為人母我恨不得把渡邊同學和下村同學都殺了。但我也為人師表。告訴警方真相,讓兇手得到應得的處罰雖然是成人的義務,但教師也有義務保護學生。』
十分難為的立場吧?
『當倫理和正義分歧,你該選哪一邊?』
身為單親母親,自己的摯愛、自己此生最重要的女兒被殺害,不管兇手是誰,相信只要是人都會無法不去痛恨那個人。但如今森口悠子為人師表,面對仍是青少年的學生她也不能將自己心中的怨恨投注在孩子們身上。

依青少年保護法來看,未滿14歲的兇手頂多被某輔導機關『教化』一番,幾年後便能若無其事的回歸社會。但被害人怎麼辦?受到法律保護的加害人不會受到應有的制裁,一條寶貴的性命就這樣消逝了。就只是因為他們是青少年。
其實青少年保護法這一條法律是有弊病的。就好比故事中的兇手之一少年A,他是一位天才少年,思想和他的同儕大大不同。他的價值觀扭曲,因為缺乏家庭的愛與溫暖而走向了偏道。他對於殺害了森口老師的女兒這件事沒有一絲絲的悔意,難不成這種人也可以被歸類成『可教化之人』嗎?只因為他是青少年?
人們不太會從根本去解決問題。青少年保護法的成立,是考慮到青少年不夠成熟,所以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但卻從來沒有想過會不會有孩子因為這一點而無視法律,甚至導致青少年的犯罪率提高。青少年保護法的本意是好的,但並不能把所有人都用同一種規定去看待,或許不該完全以年齡來區分。每個人在同一時期的成熟程度不同。是不是可以以動機、思想、事件嚴重程度來區分?可是又再仔細想想,這分辨方法是否依然太過於模糊抽象,仍然是難以分類。
人的看法是不同的。人們都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以《告白》的各個章節來講,分別是——森口老師、班長北原美月、少年B的姊姊和媽媽的日記、少年B下村直樹、少年A渡邊修哉、最後又回到女老師森口悠子——的各角色視角。每一章的視角不同、每個人的看法也不同,明明說的都是同一件事,但卻因個人觀點不一而多了許多可觀的角度。我們常常抱著自認為正確但卻錯得離譜的觀念在生活著,受限於這些先入為主的觀念卻不自知,造成了不少錯誤推論。儘管大家都知道先入為主是不好的,但難免都會被它所引響,在這社會中,還是有很多人秉持持著自以為正確的錯誤在過活,我想這些在人們心中根深蒂固的思想,是無法在一時就連根剷除的吧。

「一個人的價值觀跟標準是由成長環境決定的。而判斷他人的標準是依據自己最初接觸的人物而定。」
在《告白》中,重重點到了『家庭教育』的影響。對於文中的三對母子關係,森口悠子對唯一的女兒的珍愛、以及少年A渡邊修哉對母親無限的敬愛、少年B母親對兒子直樹無條件的溺愛。其中在本書裡,最令人羨慕的當然就是森口優子及女兒愛美,雖然單親,卻充滿愛與溫暖。或許渡邊修哉當初會同意對愛美下手也是有『因為愛美擁有母親的愛,他卻完全相反』的因素之一吧。
少年A渡邊修哉對於他的母親是抱持著崇拜之情的。對於修哉,他的看法與眾不同,他對這個世界有自己的看法,不受社會規範所侷限。但他的思維可說是極為不成熟,甚至是愚蠢。他有他自己的世界,他認為什麼就是什麼,其他的都不重要,他只相信他想要『相信』的,也因為如此的自我導致道德標準產生偏差。在他的世界,最重要的便是『他的母親』了,說是崇拜,其實也帶著一絲病態。認為自己的聰明才智是母親贈予他的,他母親深愛著有才能的他,所以一定要用科學與發明來博得母親的關注。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在得知母親近況後才發現他的世界瓦解了,說是要報復母親,我想,他只是不願接受事實,只是想自殺而已。
少年B下村直樹以及他的母親算是典型的家庭例子。他的母親算是現在是人口中的『怪獸家長』。她對她的兒子採取絕對信任的態度,也不管事情的真偽,以自我評判來分辨是非,在導師森口來到家中進行家庭訪談時,直樹的母親也一直用『我相信我兒子,一定都是別人的錯』的想法去看待。她無法接受他人的想法,她將希望全數投注在直樹身上,卻不知自己早已默默的在給直樹施加壓力。直樹想回應母親的期望,但自己卻無法做到,久而久之便開始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思想及價值觀也開始產生變化。在將甦醒的愛美投入泳池中的當下,他的思想就已經扭曲了。
『家庭教育』有多麼的重要,但你有沒有發現,在故事中,幾乎沒有『父親』的角色。愛美的父親櫻宮正義老師去世、修哉的父親近在眼前卻如同陌生人、直樹的父親日日早出晚歸,和兒子就像是房客一般……美月的雙親更是完全沒有出現過。
每一個角色的家庭背景都是有問題的,其共通點為『以母親為主,缺乏父親』。這共通點也造就了每個角色不幸的因素。
在失控的價值觀上,作者在書中藉森口老師的話提到『生命的可貴』及希望教育兩名少年明白自己所犯的罪孽,與兩名少年分別不將生命當作一回事的態度作為對比,輕的令人毛骨悚然地點出了書中一個可怕的現象——
最邪惡、最該死的沒有死,死的都是無辜的人。森口老師希望兩名少年好好思考生命的重量,然而從那些不該死卻死去的人來看,生命是何其的輕。

在最終章,沒有放棄過復仇的森口悠子以冷靜理智的語氣訴說著自己這段時間一直以來的想法與行為,以及對於自己清楚即使殺了修哉,修哉也不會對自己殺害的人感到抱歉。因此,為了讓修哉明白生命的可貴、為了讓修哉能重新做人,必須要讓他知道『當他在意的事物失去的那瞬間,他才會從虛無裡感受到真實的價值』。


人,在做了周遭的人都沒做過的事之後,便會自認為高人一等,無論那件事是好是壞。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那件事沒有其他人做?
或許在某些罪犯的心中,自己正是那位與眾不同的人吧。
雖然那只不過是自己的自我滿足罷了。地球依舊在轉動著,太陽照樣東升西落。
說到底,只不過是人們的自我價值觀改變了而已。

森口悠子老師說過並不想當神職人員,但我認為她是最適合被如此稱呼的。
她到最後成功的教育了兩位少年生命有多麼的可貴。
在真正的報復與救贖中,以最殘忍的方式教導了兩位青少年。
——但是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才懂嗎?一定要死了人才知道生命的珍貴?
這是『湊佳苗』在《告白》中,對這病態的社會最大的嘲諷。

四、討論議題:
生命誠可貴。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想。
或許,我們身邊也有著像故事主角這樣的人。
對他們來說,生命是否也像螻蟻一般,輕如細羽、隨風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