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現正進行】 第1091010梯次全國高級中等學校閱讀心得寫作比賽:截稿時間尚有 00 小時  第1091015梯次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小論文寫作比賽 :截稿時間尚有 00 小時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6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員林高中 二年級 03 特優
作  者: 賴彥富 
參賽標題: 家在哪?
書籍ISBN: 9789579159
中文書名: 臺北人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白先勇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爾雅文化
出版年月: 1983/04/20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白崇禧之子,生於桂林,因國共作戰失利而隨父親移居臺灣,1956年在建國中學畢業後,以第一志願考取臺灣成功大學水利工程學系。翌年發現興趣不合,轉學臺灣大學外文學系,改讀英國文學,在臺北人一書當中,包含了14個短篇小說,每一篇皆能獨立存在,但把這14篇文章串連成一體,他們所造成的衝擊震撼遠遠大於我們所想像的,當中的文章也包含了社會的眾生相,在白先勇細膩的刻畫下,都躍於我們眼前,演繹著那段他們的過去。

二、內容摘錄:
他知道什麼?他跌得粉身碎骨哪裡還有的知覺?他倒好,轟地一下便沒了我也死了可是我卻還有知覺呢。 (p.88)

蘭花已經盛開過,一些枯竭的莖梗上,只剩下三、五朵殘苞在幽幽地發著一
絲絲冷香。可是那些葉子卻一條條的發的十分蒼碧。(p.193)

當我走到園子裡的時候,卻赫然看見那百多株杜鵑花,一毬堆著一毬,一片
起一片,全部爆放開了。好像一腔按捺不住的鮮血,猛地噴了出來,灑得一
園 子斑斑點點都是血紅的,我從來沒看見杜鵑花開得那樣放肆、那樣憤怒
過。 (p.160)



三、我的觀點:
在小說的一開頭,白先勇先生放了劉禹錫的烏衣巷,在讀完小說時,我才徹底明白為何在文章的一開始要放這首詩,舊時的王公貴族沒落,變得與一般人無異,現代的人們當他們撤退來台時,也就意味著他們的榮景不再,如同那翩翩飛舞的蝴蝶似的,走過了巔峰,等待他們的就只剩衰老與毀敗。這本書當中,包含了14個短篇故事,也道盡了這14個不同的人生,從舞女到教授,哪一個不是在中國有一個美好的過去?而他們撤退到台灣之後,這些大陸人始終不肯放下過去,好比第一篇的(永遠的尹雪艷)尹雪艷從不肯把她公館的勢派降低於上海的排場,但她的公館分明在台北,台北人一書裡面的人,多半都活在過去裡面,他們不肯走出又或者是不能面對現實,這些與現世脫節的人,在大時代的洪荒之下,只能萎靡的活在那個曾經的過去又或者是那自覺美好的回憶之中,然而他們終將注定衰亡,白先勇稱這些大陸人為台北人,他們是台北人,但他們卻又不是台北人,他們身居台灣,但心依然懸在那,懸在那個令他們朝思暮想的故鄉,他們來台的是身,在大陸的是靈,在中國失守的這慘變之下,他們的時間彷彿停滯了,而在他們來台多年後還是一味地浸淫於過去,但在時間與現實的侵蝕之下,精神抵擋不住時間的消磨,終究崩潰,然而有些人卻也選擇斬斷過去,因為過去太苦太酸太澀,不願回頭,他們全盤的接收現實,逼自己跟上時間的腳步,趕上這個變動時代的快速腳步。
今昔對比一向是白先勇先生慣用的寫作手法,以過去對比現在,呈現過去與現在的微妙矛盾關係,過去是靈是愛是精神是理想,現在是慾是現實是肉體,今與昔的對比,過去與現今的戰爭,這些「台北人」一心緊攀著那最後一絲絲的榮景,拘泥於過去,對這些人來說,對於他們原本習慣的人、事、物在那一剎那整個變了調,他們回不去了,因為他們在現實的脅迫下,他們不得不低著頭,懾於現實之下,早已不是那個在記憶中的那個人了,不再是當年那個意氣風發著實令人驕傲的自己了,他們被現實磨損的殘破不堪,究竟有誰還保有那一份精神那一份理想呢?
對於我們來說,那個動盪的時代實在是太遠太飄渺了,因為我們沒能接觸到那段年代,所以沒辦法切身的體會到那段年代的辛酸。在那個時代,有什麼是不能捨棄的呢?為了活下去,為了一張渡海來台的傳票,要犧牲多少的東西才能辦到,他們的人生付出了多少的血與淚才能這樣的苟延殘喘地活下去,試問那時的人命值幾金幾兩重,尊嚴又值多少呢?大時代得齒輪在轉動著,人們只能卑微地在夾縫之間求生存,時間是公平的,沒有人能逃離時間的掌控,不管你是當年馳騁沙場的將軍還是在酒吧掙一口飯的交際花,都將任青春被時間腐蝕,終究化成塵埃,一切的榮華富貴,一切的功勳權力,一切的一切,都將隨著時間隨著世代化為一場空,他們到頭來都將不付存在,只因為人生的有限。
龐大沉重的壓力重重的壓在他們身上,每個人都有著對他們而言不可抹滅的回憶,這些回憶是美好是沉重,但這些人一股腦兒地把這些雜而龐大的回憶扛在肩上,硬是把它扛過了台灣海峽而來,在這他們遙望著他們故鄉的方向,默默地掏出回憶,一個人品嘗著,但過去固然五味雜陳,如果放下這些重擔,何嘗不是件壞事,把那些過去值得敬念的精神流傳下來,告別過去,看看未來,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

四、討論議題:
對於過去是該執著?還是該抹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