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6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私立宜寧高中 一年級 語一乙 優等
作  者: 陳俊曄 
參賽標題: 探討憂鬱症
書籍ISBN: ISBN957469412
中文書名: 藍色的曙光─走出惡性憂傷
原文書名: 藍色的曙光─走出惡性憂傷
書籍作者: 路易斯.沃派特
書籍編譯者: 林淑美
出版單位: 麥田出版
出版年月: 2001年3月31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作者在書中曾經提到:「他得憂鬱症是他一生中最可怕的經驗,遠甚於目睹他的妻子因癌症而死去」,可想而知憂鬱症的恐怖不是我們所能體會的。擁有成功事業以及美滿婚姻的作者曾有一段嚴重的憂鬱時期,因此,他深刻地體會到患上憂鬱症後蒙上的莫名恥辱。當他康復後,他開始著手收集相關的資料。希望藉由這本書協助飽受憂鬱症煎熬的患者以及照顧他們的親友能深刻了解此一疾患的惡性本質,並獲得正確而適當的治療,走出陰鬱、重新生活。

二、內容摘錄:
「無論我們對憂鬱症或某位特定憂鬱症病人的看法變得多麼客觀,無論在臨床憂鬱症中,我們多麼小心地界定神經心理學與神經化學的因素,無論臨床上如何定義憂鬱症,最終都將回歸到:人類的一員是有個人的需要,了解個人的失落、失望與失敗,也了解哀傷與沮喪,並且擁有容納對痛苦狀態反應憂傷的能力。隨著那樣的痛苦,我們處於人類心靈的最深處。」(p.57)

三、我的觀點:

「憂鬱症」被世界衛生組織認定,將和癌症、愛滋病成為二十一世紀危害人類健康的三大疾病。一般民眾對癌症和愛滋病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坊間常用「聞癌色變」以及「二十一世紀黑死病」來形容這兩個疾病,即可窺見一斑,然而要讓民眾了解憂鬱症將和癌症及愛滋病一樣令人癱瘓、失能,並且耗費更多的社會及醫療成本,似乎頗為困難。之所以會有這樣情況發生,可能因為大部分民眾認為憂鬱症只不過是「心理上的困擾,想開一點就會好」不覺得這種病症需要專業的治療。這樣的疾病本質遠非一般偶爾的憂鬱情緒所能相比的,對個人、家庭及社會的殺傷力相當大,莫怪乎會被世界衛生組織如此重視,將之視為二十一世紀人類健康的三大殺手之一。

現代人長期生活緊張忙碌、面對各式各樣的壓力、情緒緊繃壓抑、無法獲得適當的紓解或發洩,很容易就會導致憂鬱、焦鬱、失眠,以及其他的症狀。連擔任家管的非職業婦女,都有可能因承受過高的壓力而導致憂鬱。因為這些家庭主婦的壓力源可能來自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學、參加各種才藝班,深怕孩子輸在起跑點上、先生有外遇或工作狀況不理想等種種壓力。生活壓力有可能引發憂鬱症,然而卻不是每個人在相同壓力下,都會發病。導致憂鬱發作的生活事件並非單獨的原因,它必須和個案所處的家庭社會環境、早期童年經驗、性格特質、處理壓力的模式等一起來考量。憂鬱症的發生是生物、心理以及社會等多重因素所造成的結果。

人們意識到憂鬱症或抑鬱症已有很長遠的歷史,可能與人類歷史一樣久遠,而在最早的文學中可追溯到關於它的敘述。它曾出現在聖經中。聆聽約伯絕望的聲音:「受患難的人,為何有光賜給他呢?他們切望死,卻不得死,求死勝於求隱藏的珍寶。他們尋見墳墓就快樂,極其歡喜。」從古至今,將精神疾病的原因歸咎於超自然力的現象,在不同的文化中,又有不同的解釋。在古希臘時代,人們相信精神疾病是神祇對於不端行為所給予的懲罰,但在早期的基督教時代卻認為它是魔鬼差遣而來,試煉信仰的信心。有些諷刺的是,憂鬱症在早期並不像今日一般總是帶著羞恥,那時的抑鬱症患者視自己為相當優越的人。對亞里斯多得來說,抑鬱是具有創意的藝術家特質,他的見解影響人們對抑鬱症的態度達好幾世紀之久,因為他提出一個疑問,為甚麼那些在哲學、政治、詩作或藝術上表現卓越的人士,以及許多偉大的希臘英雄都帶有抑鬱的氣質。其中包含了柏拉圖與蘇格拉底在內。可能些許瘋狂的天才存在抑鬱症中,所以因此憂鬱是他們心智無可避免的狀態。由此可見,這種精神疾病對人類影響很深。

憂鬱症的臨床表現雖有共通的生物基礎,但仍受文化因素影響而有所不同。在東方,如日本、印度和中國在治療和對待憂鬱的方式都與西方國家有所差異。常被提到用來使心靈平靜、情緒紓解的方式,包括靜坐、冥想、瑜珈等。而台灣社會盛行的民俗療法,如收驚、畫符、喝香灰水、求神問卜等,也都是特殊文化背景下所發展出的治療方式,但用理性的角度來思考,對於這些治療方式仍保持存疑,畢竟它們尚待科學方法驗證。然而,當我們考慮現今台灣地區憂鬱症相關的衛生教育宣導工作遠不及癌症和愛滋病以及精神科醫療人力仍未達到理想時,卻也無法否定它們幫助了部分的病患。伴隨著「憂鬱症」或「精神疾患」的污名,使許多患者或其家人感覺得到憂鬱症是一種恥辱。對於這些病患,我們應該要用正面的思考方式以及正常的眼光來看待,雖然我們的力量很薄弱,但卻可以些許的幫助到他們。

四、討論議題:
對於現今高科技、高知識的社會對於憂鬱症這種疾病還是一知半解或是有錯誤的觀念,是不是我們應該要深入的了解,如何去探討其中的奧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