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51031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臺北市立景美女子高級中學 三年級 讓 特優
作  者: 陳怡安 
參賽標題: 香草的獨白
書籍ISBN: 9789571905549
中文書名: 離騷九歌九章淺釋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屈原
書籍編譯者: 謬天華
出版單位: 東大
出版年月: 1978年11月
版  次: 修訂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舉世聞名的《楚辭》,部分由戰國詩人屈原所作。其提煉方言土語,將之揮灑為絢爛綺麗的詩句,藉以宣揚「美政」理想。之中的《離騷》,更被金聖歎譽為「第二才子書」,是為中國最長的抒情詩。在《楚辭》中,屈原以不落窠臼的體裁,自敘身世、修養、抱負和遭遇,並以複沓紛至的詩詞,斥責瓦釜雷鳴的朝政。金章玉句傾瀉著三閭大夫惘然若失而憂國憂民的情感,文情並茂,歷歷可見這位詩人的悵然失意,與至死不渝的愛國精神。

二、內容摘錄:
  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p.20)
  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苟余情其信姱以練要兮,長顑頷亦何傷!(p.28)
  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攬芷。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p.30)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詬;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p.33)
  吾令羲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匆迫。路曼曼其脩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p.46)
  時曖曖其將罷兮,結幽蘭而延佇。世溷濁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p.49)
  亂曰:已矣哉!國無人莫我知兮,又何懷乎故都?既莫足與為美政兮,吾將從彭咸之所居。(p.73)

三、我的觀點:
  一如為美人所拋棄的香草,三閭大夫失去了君主與故鄉。詩人再也回不去令自己魂牽夢縈的國度,只能凝視著倒映枯槁面容的汨羅江。爬在他深陷眼窩旁的皺紋,與好似旱地的皸裂唇瓣,雋刻的不僅是荏苒的光陰與崎嶇的仕途,更是他一生遭遇的憂傷。於是,痛入骨髓的詩人讓冰冷的江水漫過雙膝,如劍的眉宇下,他疲憊但清澈的眸中不再映照紛亂的紅塵,低沉但堅定的嗓音吟誦著:「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詬;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

  在高中的國文課,我學到《楚辭》的代表作者「三閭大夫」屈原為戰國時代的楚國人,他為文揚葩振藻,善於「書楚語、作楚聲、紀楚地、名楚物」;作品讀來音韻和諧、節奏分明,詩中富有忠君愛國思想,並經常以「香草」與「美人」比喻自身與君王。其中,《離騷》為屈原代表作,中國史上最長篇的抒情詩,《九章》則是在《離騷》、《九歌》和《天問》以外,九篇作品的合稱。

  當我初讀《九章》,映入眼簾的文字是與《離騷》的主題大致相同的《九章‧惜誦》:依我之見,這兩首詩歌都由詩人娓娓道來他那坎坷孤獨的遭遇──彷彿這位行吟澤畔的騷人就佇立於我面前,振振有詞地,訴說他那潔身自愛的志節,傾吐他那壯志未酬的憤懣,抒發他那忠君愛國的情懷。這令我不禁想向這位遷客騷人發問:「三閭大夫,為什麼您明明歷經千辛萬苦,也得不到君王的重用,卻仍懷抱著一片碧血丹心呢?」

  但當我再次翻開《九章》,卻看見諸多不同於《離騷》的屈原:我認為《九章‧涉江》可謂屈原晚年流落的最佳寫照,詩中蕭瑟的寒風、霏霏的雨雪,勾勒出一片冷清晦暗,和遭讒失志的詩人孤寂悲愴的心情交織,即景生情,寓情於景;而《九章‧哀郢》中,屈原追述其遭流放時的情景,書寫故都荒蕪,傾訴他對國破家亡的哀傷,寄予對顛沛流離者深厚的同情。因此,我認為這兩首詩的意境比起《離騷》更令人痛心疾首,也更顯悲中有壯。

  每當我忙著追逐文字,更多的「屈原」就走入我的眼中:被普遍認為是屈原將投汨羅江之作的《九章‧懷沙》,映照著屈原那睥睨紅塵、肯定自我的孤影,詩中反覆闡述著詩人選擇自盡的緣由,悲慟更在《離騷》之上。但方思及此,我又忍不住想問屈原:「即使您因見放而愁腸寸斷,又為何只能自尋短見呢?若能如後世遭受左遷卻醉心山水詩酒的歐陽脩,以安之若素的心境書寫成錦心繡口的篇章,不也能在文壇佔有一席之地嗎?」

  閱讀《九章》,我從屈原當時的遭遇,與振筆寫下的篇章中看見──任何人都不只是現在的他:讀完《九章》,我想,《九章‧橘頌》大概是屈原早年的作品,因為詩中以頌橘自喻光風霽月、才高八斗的詩人,沒有《離騷》中的失意與怨懟,有的只是那堅貞自守的高貴情操,以及熱愛楚地的澎湃情懷。令我驚訝的是,這篇作品讓我明白了,為何屈原最終選擇涕泗縱橫投汨羅江而去──因為他的人格就像空谷幽蘭,即便孓然一身,豈能蒙受世俗之汶汶呢?

  先瞭解屈原的生平,再閱讀《離騷》與《九章》,我發現騷人篇章中的內容與其多舛的人生遭遇不謀而合:早年的他未解官場的黃鐘毀棄,意氣風發,渴望在仕途上一展長才,成為「美人身旁的香草」,經世濟民,樂以天下;晚年的他在瓦釜雷鳴的朝政中,遭受浮雲的讒言,失信於君主,被繭一般的哀傷束縛得更加脆弱──但令我動容的是,詩人忠貞信實的品格、憂國憂民的情志和高風亮節的美德,卻並不因此付諸東流,就好像一株被美人拋棄而兀自幽美的香草,縱使不敵風風雨雨的摧殘而即將凋零,它的馥郁氤氳卻未嘗消散。

  劉勰在《文心雕龍》中稱讚屈原:「衣被詞人,非一代也!」譽之對中國文學的貢獻之高、影響之深。錘鍊精純的文辭、新穎別緻的比興、真摯激越的情感與深沉雋永的寓意,皆使屈原的美文佳作達至文暢志盡的妙境。而魯迅論屈原作品:「逸響偉辭,卓絕一世。」我想,評的不僅是詩人的絕妙好辭,更是三閭大夫以生命之火點燃的愛國情懷,以及那「世溷濁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馳而不顧」,如香草一般芬芳而高潔的人格。

  悠悠的文學長廊,屈原並非煢煢獨步,他走過的道路,有每一名遷客騷人步過的足跡。
  漫漫的歷史長河,屈原並非踽踽獨行,他涉過的江水,有每一位忠臣壯士泛起的漣漪。

四、討論議題:
  以文學角度而言:屈原的寫作方式「楚辭」作為戰國南方文學的代表,文采絢爛綺麗,句式跌宕有致,筆觸細膩生動,情感浪漫奔放,並善用映襯、誇飾、錯綜與感嘆……等修辭,這樣的寫作風格是否深深影響了後世的中國古典文學?我們是否能在漢賦與駢文發現其蹤跡?

  以內容方面而言:為什麼屈原「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也不願與世推移,和世人同流合汙?是什麼樣的堅持與美德,令他不得不放棄生命,也要遠離紅塵的紛紛擾擾?這樣的人生抉擇,是否也揭櫫了三閭大夫「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生命態度,以及儒家的淑世精神?

  以人生觀點而言:屈原的遭遇使他在不同階段的作品呈現截然不同的風貌,是否應證了《德米安》一書中所提及的觀點:「每一個人都不會只是他自己。不論是誰,都是僅有一次、特殊至極,跟世上各種現象以獨一無二的形式交會之處的一個重要而顯著的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