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6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私立宜寧高中 一年級 丁 特優
作  者: 尤郁辰 
參賽標題: 德語課-讀書心得
書籍ISBN: 9789573260004
中文書名: 德語課
原文書名: Deutschstunde
書籍作者: 齊格飛.藍茨
書籍編譯者: 許昌菊
出版單位: 遠流
出版年月: 2007年03月/07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德語課》是我看過的所有戰爭文學中,我最喜歡的一本。這本書訴說了德國當地的風土民情,民族性的優缺點以及一位孩子眼中的世界。本書內容藉由一位孩子的天真敘述來開展,但我的閱讀卻經歷著各種驚心動魄的內容畫面,這些畫面呈現了德國納粹社會普遍的心態,也進行了詳實的刻畫與批判。

二、內容摘錄:
你知道你這是在幹什麼嗎?畫家問道
履行我的職責 父親說。
好,如果你認為人們必須盡自己的職責的話,那麼我也得告訴你一些與此相反的話:人們也得做點什麼觸犯職責的事。職責,依我看,不過是盲目的自吹自擂而已。做點什麼他們不讓人做的事,這是不可避免的。

三、我的觀點:
基本上,德國是一個有條理的國家。只要是身上留有日耳曼民族之血的德國人都是如此的盡忠職守;說一就一、說二就二,完全沒有例外。這本書的主題闡揚以道德情感對抗虛偽的理性(即對上級的盲目服從),描寫一個畫家基於藝術的良心,憤怒批判了泯滅人性的專制命令,唾棄警察非理性地執行暴力政權所賦予的職責。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在少年感化院裡,老師給了西吉一篇作文,當下西吉沒交回,反而在事後很坦然的接受多寫另一篇的懲罰,並且把它視為「義務」。即便老師及院長都認為他的懲罰已經結束了,他仍然執意要把作文完成。這種行為讓我看到了履行職責的必要性!對於德國人民而言,履行職責與生命一樣重要!

在這本書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文章裡的一小段:「有那麼一刻,我幾乎就要動筆了,目光卻又不由自主地落到用鐵鏈繫著、滿是傷痕的浮橋上。橋邊繫著一艘從漢堡來的汽艇,船身不長但艙房寬敞、黃銅閃亮。這艘船每個星期要運送多達一千二百名心理學家到這裡來,這些人對難以管教的青少年懷著病態的興趣。」文中明顯指出這些人對難以管教的青少年懷著病態的興趣,可是在我看來西吉沒有什麼難以管教之處,他只是做了他認為正確的事情,就被關進來少年感化院,還被視為「病人」!假如我是西吉,那是多麼令人不舒服的感受。

我認為,在西吉作文裡的畫家南森,他與西吉同是天涯淪落人。但大家都很清楚,這一切的開頭都是政府為反對而反對。一開始所有的畫家都被禁止作畫,即便內心不滿,南森還是接受了停止作畫的指令。但是之後政府卻強制徵收所有畫家的作品,只因當時德國狀況不好,南森被沒收的八百多幅作品都將被賣到國外,好讓政府能夠賺取外匯。我認為,關於作家的這一段描寫是非常容易察覺,卻也是最深奧的伏筆。

而這個伏筆也說明了西吉為何被關進感化院,即便已經解除繪畫禁令,父親依然堅持燒毀畫作,西吉對此產生恐懼及想要保護作品的念頭而被視為刻意作亂。在文中西吉提到:「所有青少年都是為了代替某個人而到這裡來的。」事實上,西吉所代替被囚禁的人就是他的父親!因為人們無法要求他的父親進行反省,但是把西吉關起來就能讓嚴斯(父親)進行反省嗎?這是西吉期待的,不過西吉認為父親是做不到的。這本書的意涵,暗示戰爭所留下來的苦果,不是懲罰當初參加戰爭的那些人,而是讓活著的人及下一代的人民去承受戰後的苦果。他們必須進行社會秩序的重建,也必須承受這段歷史的批判,但他們也無法讓參與戰爭的的人反省,因為一個時代都已經過去了!!

小孩子順從心意的純真,對於大人的命令甚至命令的本身都是最大的嘲諷。這是作者對納粹時期執行官員所謂的「履行職責」的批判與反思,也反映了人情與理性道德的人性衝突。

這本小說的架構相當的嚴謹完整,而內容則像是一位歷盡滄桑的老人般堅定而沉穩。這位老人正在向孩子們訴說一則寓言故事,他說的不是奇幻的冒險故事,而是教導孩子如何成為有道德良知的人。或許這本書對德國人而言是沉重的,但他的價值卻是高過德國歷史本身的
作者的寫作手法則是以西吉的第一人稱方式描述「職責」及父親、畫家還有西吉,三人以生命對當時的情況做詮釋。因為西吉是小孩,因此西吉寫出來的東西都是單純的描述,沒有加上任何是非對錯及道德倫理的任何批判,這樣反而比任何道德勸說更引人省思。但對於我比較吃力的地方是,有時故事會從西吉所寫的過去式,變成被關在感化院的現在式。我當下非常難反應過來,不過這種表達也給了讀者暫時休息,停頓、思考的空間。

最後我要說,我對這本書似懂非懂。我能看懂某些部分,卻也看不懂某些部份。到目前為止,同學中也沒有遇到真正完全看得懂這本書的人!雖然這是第一本灰色風格的書,卻能讓我興趣濃厚的一看再看。正如故事結尾西吉說:「大家都很滿意,因為每個人都感到自己獲勝了!」我這句話怎麼看也看不懂,雖然有人想出來了!理解了!但我卻不願意去參考別人的答案,因為我很想自己找出來!也許,現在還想不透,不過就算過了五年、十年,我還是想憑自己的力量,找出我所滿意的答案。

四、討論議題:
軍警服從遵守命令,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然而,絕對的服從與遵守,真的是永遠無需質疑嗎,當命令與道德良知所相悖,究竟該如何抉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