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41031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蘇澳高級海事水產職業學校 三年級 智班 甲等
作  者: 陳湘濡 
參賽標題: 希望之翼
書籍ISBN: 9789865706197
中文書名: 你是好孩子
原文書名: わノゾゆゆ子
書籍作者: 中脇初枝
書籍編譯者: 王蘊潔
出版單位: 春天出版國際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年月: 2014年7月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作者以溫柔寫實的文筆,描寫許多有著缺憾童年的成人與孩子,並刻畫他們心靈深處那份脆弱與柔軟。這是一本集結許多沉重和苦悶的故事。每篇故事起初是那樣的悲傷,那樣的孤寂,但是最後的最後卻被一種名為『愛』的力量救贖…。

二、內容摘錄:
如果不這麼告訴自己,我無法離開。這是我為自己的沒出息找到的藉口。(P.48)

無法克制的憤怒連結了這些難以忘記的記憶。(p.88)

我們身處一個小水窪中。那是從小被禁止眼淚的我,流下的眼淚形成的眼淚水窪。(p.126)

曾經珍惜的東西,一旦破壞之後,甚至不知道原本曾經是什麼:一旦付之一炬,形狀和顏色都變了。(p.200)

三、我的觀點:
家可以是受傷心靈渴望安頓的處所,但也可能是傷害的源頭。心裏的吶喊,只為了找到出口,找到希望,得到救贖,沒有辦法遺忘掉的記憶,沒有辦法掉落的眼淚,久而久之不再哭泣,最後只能以面具來武裝自己內心的那股脆弱。這是由五種不同故事所集結的一本書,不斷地闡述著『家』對於人的重要…。

每個小孩都是特別的,他們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們在做壞事的背後,想的是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他們是小孩,所以才更應該去理解,讓他們得到「幸福」,不要僅僅把他們教育成社會期待的人,而忽略他們的真實感受。「因為我是壞孩子,所以聖誕老公公不來我家,爸爸才會生氣。」很多時候並不是孩子的錯,只因父母看不慣而施以暴力,年幼的他們,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只清楚他們惹火了父母,認定自己是個壞小孩,被打是應該的,只希望父母開心就好,甚至覺得只要乖乖的,他們就不會討厭自己,面對這種缺乏愛的小孩,缺的是一個關心他的人,但是在那裡,沒有任何人關心他,所以只能孤零零一人,回到那冰冷的家,承受著所有。「我是一個不稱職的老師,無法拯救班上的同學,當然不可能拯救世界,但是,也許我可以拯救這個孩子,這是我目前唯一能夠做到的事。」一開始身為老師的他,不知道他們真正想要什麼,所以讓整個班級失控,而現在他知道有這樣的小孩,所以不再只是冷眼旁觀,而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解救他,讓他知道他並沒有錯,也不是個壞孩子,而是個好孩子。

曾經小手只是想要牽著大手,但是大手卻狠狠的將他甩開,無力的小手沒有勇氣再次牽起,害怕大手再次甩開他。長大後這雙手不再試著牽起他人,而是用這雙手狠狠的打著小臉。這篇是以一個媽媽為主角,逐漸扭曲心態的她,不再相信任何人,她以為她們都和自己一樣,帶著微笑面具,而將自己隱藏,回家後也一定會不斷打自己的小孩,即使表面是如此和藹。「我毎天被打,我以為長大之後絕對不會虐待自己的小孩。」我小時候雖然不是被打的那個人,但我知道被打的人的心情,因為我一直看著,恐懼是最具有直接效果的東西-服從,當你畏懼的那刻起,你就會依本能地聽話。正因為經歷過那種痛,因此潛意識中她對她女兒也是如此。即使在心裡再怎麼不願意,悲劇還是不斷重演,因為缺憾的童年導致現在的扭曲。「為什麼要那麼做?為什麼要惹我生氣?為什麼要做那些事讓我打你?我想要當個好媽媽,都是你害我打妳,都是妳的錯。」這樣的她,已經開始墮落,連偽裝在臉上笑容也逐漸溶解,這樣的她讓我很心疼,因為我感受到-她想要擁有『愛』但如今,她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得到,久而久之那些打罵已成為習慣,即使了解,即使經歷過,但她仍無法脫離陰霾,所以只能厭惡自己,最後將自己囚禁在幼時的陰影,不願將上鎖的心打開。最後只能將自己已扭曲的心態合理化,不再讓自己受傷。既然小時候無法擁有「它」,彩乃(女兒)也別想要得到。所以當她認為楊菜媽媽是做作甚至在引誘她打她女兒時,我只覺得那僅僅是羨慕與嫉妒。她討厭楊菜媽媽,也不喜歡讓她靠近,她討厭的一切只因為她得不到。因為愛所以付出,那失去了呢…?那即是憎恨,憎恨所有的事物。「陽菜媽媽微微抬起檢碎片的手,並握住我的手。那剎那媽媽在我手上留下的印記消失了。」她的童年殘破不堪,她需要一雙溫暖的手,一雙不放開她的手,溫柔的牽著她,讓她知道她可以好好休息了,每個人表面上看似過的很幸福,但或許在背後,他們正努力活著,只為了朝著自己所堅定的幸福道路前進。而你就是自己生命的主宰,就看你怎麼樣面對你的生命,要讓自己打從心底幸福或…?

能理解自己的只有自己,能改變自己的人還是自己,妳的眼中呈現怎樣的色彩,妳的世界會是怎樣的顏色,不要將自己的情感抹殺,活的那麼痛苦、那麼壓抑真的好嗎?請不要將自己限制在小小水漥裡,試著宣洩出來吧!不是所有人都否定妳的存在,試著打從心底笑吧!

杉山的兒子-優介笨笨的,所以男生不太愛跟他玩,但在他小學時有個男生叫阿大,為人不錯,對他很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只跟他玩而已,阿大很愛說謊,因為阿大跟他說:「他媽被殺,殺他媽媽的人變成後母,接下來要殺他,所以不給他飯吃。」等到阿大因抽高而變瘦的時候,他又說:「因為後母不給他飯吃。」一開始我並不懂它所想要表達的是什麼,只覺得阿大真的很愛說謊,因為真要殺的話,早去報警了吧!怎麼還可以那麼淡定?後來我冷靜想想,那他說謊的理由又是什麼?又為什麼只跟優介玩?就這樣我開始找尋答案,直到最後住在阿大家附近的酒井太太說的那番話,才使得所有謎題解開。「媽媽不是親生,當爸爸有了新媽媽之後開始打他,以前阿大很常說,現在卻什麼也不說了。」阿大不是完全說謊只是誇大了事實,而說謊的理由只是想測試優介而已,我猜想他們班的人大概知道他家裡的情況,或許不是完全,但對他的態度就不是單純只是「他」會考慮到他家裡的情況,換作是你應該也會這樣做吧!所以對於阿大,優介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因為優介不會在乎這些事,朋友就是朋友,不會有任何改變,也可以說優介很單純,所以「他」才能是「他」,就我個人而言,就因為是朋友,所以不會太在乎家庭背景,畢竟你終究是你,這點是不會改變的,如果他希望我不要可憐他,我也徹底把他當作一般人,不改變,只要他本身對我不具有生命危險。不過像我這樣的人,僅此是少數吧!所以阿大才會害怕,會恐懼,因此在冥冥之中優介這種單純的性格,可能在無意識當中拯救了他吧!「即使從此分離,即使無法再也無法見面,即使曾經在一起的地方已不復存在,曾經有過的幸福記憶,將會成為一輩子的精神支柱。無論遇到多麼不幸的事,這份記憶可以成為救贖。」因為是朋友對吧?而這也是我盼望的真正朋友,不會因為時間、距離而有任何改變。

「曾經珍惜的東西,一旦破壞之後,甚至不知道原本曾經是什麼:一旦付之一炬,形狀和顏色都變了。」她的家在一場戰爭中全毀,什麼也沒留下,她一人度過孤伶伶的歲月,如今已是一位連眼淚都沒有辦法流下來的老太婆,每天看著背著書包的小朋友們,互相嬉鬧著並從她的身旁跑過,有時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活在這個世上,也許只是以為自己活著,但其實已經不在人世?孤寂的心,渴望有人關心。我的奶奶雖然不是一個人,但也像一個人,她總是坐在椅子上發著呆,有時看看遠方,不知想些什麼,奶奶老了許多事情都不能做,雖然我想陪她聊聊天但也不知道該聊什麼,只能放她一人承受孤寂,是不是奶奶也和她一樣,疑惑自己活著的事實以及存在的意義?想到這我就很慚愧。「奶奶好,再見。」這個小孩直視她的臉,瞳孔裡呈現她的樣貌,這也讓她確定,她不是一個人,還活在這個世上,她想著假如她的婚姻是幸福的是不是現在也會有個像他一樣可愛的孩子?這個社會中有許多的獨居老人,他們沒有家人,對於他們來說,最「幸福」的事莫過於有人願意上門陪他們說說話,哪怕是一兩句,就會讓他們很高興了,我決定就算聽著重複的故事而感到無趣、無聊,但為了讓她幸福且不再疑惑,所以從現在開始我會在她有限的時間陪她,至少…在她逝去之前回憶起的都是與我幸福的時光。

佳佳的媽媽從以前就是一位嚴厲的人,不允許佳佳做出任何會讓她丟臉的事,凡事都只能完美,所以她從小到大都替佳佳做出一切的決定,而且只針對佳佳,她的妹妹從來不會被這樣對待,所以她恨透了她的媽媽,她不懂為什麼凡是只針對她,甚至到最後還想殺死自己,如果沒有妹妹救她,她還能夠活著嗎?但是在長大後的現在,媽媽竟然忘了一切(失智症),連她也忘了-曾經那樣虐待。當初她一直想不透為什麼別人的媽媽是那樣溫柔,但自己的媽媽卻是總是嫌她煩,只因為那是別人的媽媽,同樣是媽媽所以才會有期待,然而現在媽媽也不再是媽媽,只是名為「小文」的人,真的只能原諒嗎?如果只是單方面的遺忘,還能假裝沒事的對待她嗎?假使能夠忘卻,是否就能夠不再去回憶?「即使閉上眼,我也想不起她的笑容。我希望看到她的笑容」希望家人能因為她而展開笑臉,而不是一次次看到媽媽露出憤怒且失望的表情。我的父親他算是一位滿嚴格的人,哥哥常因為成績不好而被挨打,也許是因為害怕,也或許是因為我知道他為了我們,而勤奮工作,所以我不希望他看到我的成績、我的所作所為而失去笑容,因此我盡自己最大努力,不讓父親擔心,我在想…佳佳是否和我有一樣的心情呢?但我明白她比我沉重許多。「當時,媽媽笑了,整張臉都在笑」就算大部分的記憶,是不好的,但是總有那一小部分可能是你夢寐以求的幸福,如果什麼都忘了,你會連最單純的幸福都忘記。遺忘不是唯一的辦法,而是改變是接受,並帶著這份記憶活下去。

這些故事雖然篇幅很小,但背後所要傳達的意義卻是深遠的。在每個章節結束後,都會讓我不斷思考其中,當一位只是單純想教好書的老師遇到被家暴的小孩他會怎辦,拯救?放棄?忽視?從小被家暴,所產生出來的人格,在她長大後會怎對待她自己的孩子,如果是我,又會如何?我心中的朋友到底是什麼?無條件接納自己?利益?玩樂?單純?假使我老了之後成了獨居老人,家人也都死光了,我還會想活嗎?讓我痛恨的人什麼都忘了,難道我也要遺忘?明明對我造成的那麼大的傷害難道應該原諒嗎?還是我應該繼續痛恨下去?如果我是他們我會怎麼做呢?

人心複雜卻又簡單,很多事情在一念之間就會產生巨大的改變。


四、討論議題:
1.如果你有個非常悲傷的回憶,你會想遺忘嘛?

2.何謂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