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4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玉里高中 二年級 普二忠 甲等
作  者: 高○○ 
參賽標題: 黑與白-人性的謳歌
書籍ISBN: 9789861202174
中文書名: 姊妹
原文書名: The Help
書籍作者: Kathryn Stockett
書籍編譯者: 王娟娟
出版單位: 商周出版
出版年月: 2010/08/06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1962年美國南方密西西比州。23歲白人女孩史基特剛從大學畢業返鄉,她夢想成為作家,但她的母親認為一椿好婚事才是女人最終的依歸。史基特從小由黑人女傭帶大,該名女傭是她傾訴心事的好朋友,然而這次回來女傭也失蹤了,沒有人知道去向。
機靈能幹,內斂沉著,曾帶大十七個白人小孩的53歲黑傭愛比琳,在兒子兩年前因雇主疏忽而意外死亡後,她的內心世界起了變化,她在史基特的朋友李佛太太家當幫傭,照顧兩歲的小女孩。

二、內容摘錄:
我們只是兩個人,我倆之間並沒有那麼多不同。遠遠不如我們想像中的不同。(P.497)
看在老天的份上,妳是個受過良好教育的二十四歲女人。給自己找間公寓去吧。(P.408)
我給自己挑了雙最平的鞋(P.135)

三、我的觀點:
  從有歷史文明以來,從過去看向近代,「白人」便常主宰著人類世界的運轉,因為從前的他們認為自身所傳世之血脈相承的雪白皮膚,乃是最純潔、高貴的,也因此將其他顏色的人種視為污穢、骯髒,甚至是較為低劣、野蠻的民族。也因為這種莫名的優越感,連帶使他們對待其他族群時,往往是帶著憐憫、歧視的眼神。其中,又以白人和黑人兩種族群之間的對立最為明顯。在歐洲人發現美洲新大陸之後,因為開墾及農業發展所需,他們自非洲地區「引進」大量黑人奴隸,而在他們來到另一片陌生土地生存了一段時間之後,生活漸趨安定幸福,然而「黑奴」的人權問題卻也因此逐漸浮上檯面。數年之後,在林肯選舉總統之際,在這片新大陸上引爆了前所未有的激烈衝突,是否解放黑奴,北美洲也分成了兩大派,一派支持、另一派反對……。

  黑人以「奴隸」的身分被「買賣」至北美,這中間「黑人」完全不被以「人」的身分所看待,緣由就是一開始「黑奴」是被當成物品來交易或買賣的。這也就是為什麼白種人對黑人的歧視和偏見根深蒂固,尤其以美國南方最為嚴重。但為了追求合理的公民權利與身分,在黑人族群裡也出現過許多倡導民主與人權平等的人權領袖,例如:曾發表〈我有一個夢〉演講的馬丁•路得金恩博士。在該次的活動當中,他們以非暴力的舉動來抵制白人的不公,像是該區的黑人全都拒乘公車持續數個月,還有已逝的南非前總統曼德拉,也同樣以非暴力的方式來對抗白人的威權,甚至他功績卓著的一生也被翻拍成電影,這些都是從爭取黑人人權的角度而拍攝或書寫的。

  《姊妹》這部小說,雖然情節部分虛構,不過因其內容貼近現實生活真實情景,並深刻描繪白人女主角與黑人女僕之間的跨種族情誼,其中的熾烈情感令人動容,也因此而被改編成電影。這是一則敘述在美國開墾初期一位白人女性與幾位黑人保母的故事,白人女主角史基特是受黑人女僕撫養的孩子,其實那個時候在小鎮裡的孩子幾乎全是被黑人保母所照顧養大的。也因此從小到大,該名女僕是她最貼心的好友;甚至在她受到同學欺負時,保母會盡全力為她反擊;在她青少年難過低潮的時候,也都是這名黑人保母陪伴她度過難關並給予鼓勵,讓她明白、了解自己是最可貴、也是最美麗的。即使所有人都看不起她時,黑人保母康絲坦汀也要女主角史基特知道永遠有人在默默支持她,讓她沒有在青少年最晦澀、最無助的時候放棄自己。也因此,史基特對黑人保母康絲坦汀產生了特殊的情感,不是主僕之間的階級對立,更不是對弱勢他人的輕視憐憫,而是「家人之愛」,一種甚至是比對自己母親還親近的感情油而生。在保母的陪伴之下,日漸成長茁壯、亭亭玉立的史基特,早已把保母視為她的一家人,甚至是她第二位媽媽。之後,在她參加聚會、社區會議的時候,若有人為難黑人保母們,她總會為他們出頭。甚至到後來,她想以記者的身分紀錄她們每一位保母的親身經歷,寫下白人雇主是如何對待自己的孩子和傭人的差別待遇。最後她集結多位保母的分享,將那些故事寫成一本書,以便讓更多的人知道黑人保母的辛酸血淚,並進而為他們爭取人權,甚至讓自己遭受白人社會中的輿論撻伐。

  我個人深受這個故事撼動,姑且不論在小說版與電影版兩者之間的差異,作者雖然是在述說黑人的血淚故事,不過卻多著墨於白人的情態表現,藉此更凸顯黑人的種族角色與歷史地位,以便更加地諷刺當時白人上流社會女性的苛刻與無知。在女主角得知原本照顧她的保母被母親趕回老家時,決定奮而起身為黑人保母爭一口氣,這一幕開始為全劇掀起另一波高潮,讓人更加地融入故事情境,並跟著史基特為階級對立而義憤填膺,並為之動容。希望自己在面對社會上不公不義的事件時,也能有像史基特這樣的智慧與道德勇氣!

四、討論議題:
縱使膚色因人種而各異,但整體言之,我們都是同一種「人」。不該因種族、膚色的問題,而產生歧視與偏見,更不該因此而質疑彼此愛人的能力,這是最令人警醒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