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進行】 第1080331梯次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小論文寫作比賽:截稿時間尚有 00 小時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3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草屯商工 二年級 二年一班 優等
作  者: 廖心瑜 
參賽標題: 轉變之書:別為結束哀傷,因為那是你重生的起點
書籍ISBN: 9789866613562
中文書名: 轉變之書:別為結束哀傷,因為那是你重生的起點
原文書名: TRANSITIONS: Making Sense of Life’s Changes
書籍作者: William Bridges
書籍編譯者: 林旭英
出版單位: 早安財經
出版年月: 2013年09月05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威廉.布瑞奇畢業於哈佛大學與哥倫比亞大學,在大學裡教過美國文學,後來轉換人生跑道,成為心靈成長導師。
這部《轉變之書》是他最受肯定的作品之一,出版逾三十年來,始終廣受讀者歡迎,幫助了數以萬計讀者面對生命中的轉變,順利度過人生的難關。布瑞奇用這本書提醒我們:別讓這些生命中的改變困擾你,相反的,積極把握這些機會,好好與過去告別,迎接一個重生後的自己,讓自己的人生過得更有意義吧。

二、內容摘錄:
每一次轉變,都開始於一次結束。我們必須先放棄舊的,才能得到新的——不只是表面,更重要的是內在心理層面。因為,只有內在因素才能決定我們和他人的關係,才能定義我們是誰。我們就像搬到了一個新的城市,腦子裡卻裝滿了對過去生活瑣事的記憶:中國餐館在哪?晚上幾點開始營業?鮑伯的電話幾號?哪家鞋店有賣小孩子的鞋?診所何時打烊?……難怪古老的部落裡,當一個人面臨著從一個生命階段跨越到另一個生命階段的轉變時,總要採用一些儀式,來幫助他清除過去的記憶。-Page3

三、我的觀點:
我們總是等到外在世界徹底改變時,才意識到自己需要做個結束。放手,為什麼如此困難?這是個令人困惑的問題,特別是當我們很期待有所改變的時候。我們會發現,自己常留戀著過去,心想著不改變也許比較好。會不會,我們其實就該回到過去的狀態才對,新的狀態根本不適合我們?尤其是在生活過的不順利的時候,這個想法特別容易出現。總是很期待也有很強大的渴望想改變現況,但總是輸給自己。等到真的下定決心想真正做些什麼的時候,才發現時間點已經錯過太久了。就這樣一直不斷的重複,最後你會發現:其實你根本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只是一直的在原地踏步。

我們之所以有始料未及的失落感,是因為在某種程度上,我們總是透過生活環境來定義自己。舉例來說,可能某人在早晨時光很愜意的喝著咖啡看著報紙,發現社會事件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恐怖,自己總會有衝動想改變這一切。改變黑心的制油廠商、改變貪污腐敗的政府官員、改變唯恐天下不亂的記者媒體、改變越來越沒內涵的演藝人員。但這些想法終歸只是想法,最後他一樣會出門工作或出門上課,他一樣會過他自己的生活。可能會感到失落,難過自己的無力;可能會感到害怕,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也默默的被世界改變了。

「轉變,是以『結束』開始。」任何轉變,結束總最先來到,即使看上去似乎相反。然而,為什麼不改變?改變的話將會得到什麼?但,又會失去什麼呢?失去,幾乎可以說是世上大多數人都不願意思索的問題,可是卻是比起得到更重要的事情。害怕失去現在的平衡;害怕失去現在的習慣;害怕失去現在的安穩;害怕遠離已經築好的軌道;害怕失去好不容易能夠掌控的一切。任何轉變,結束總最先來到某方面來說,我們還在留戀,不肯改變,是因為沒有安全感,太多未知讓我們感到恐懼。就像很多事情我們明明都知道那樣是不對的、是不被允許的、不應該這樣的,卻毫無反駁的還是就那樣了。這樣說起來其實我們很像殭屍,可能內心裡有部分是想要照著自己意識行動,卻不知道怎麼樣被控制了。

假如你下定決心要改變,想要結束了,請不要在乎別人的眼光,既然是你決定的,你仔細評估過的,那就勇敢去做吧,沒什麼不好的,等你熬過了就是你的了。我們總是太在意別人的眼光、別人的想法,那是一個過渡期;我們總是熬不過,就這樣又回到了原點,假裝什麼都沒發生,假裝我什麼都不想改變。如果原來的現況是不對的、不好的,而你的選擇、你的改變是有益的,那有什麼不好?別人總是嫌你突兀,但你有沒有想過,假如今天因為你的選擇是對的而造成了更多人效仿,把原本錯誤的現況糾正回來,這樣難道不好嗎?這樣難道不對嗎?從來都不是誰的錯,是自己熬不過。

結束吧!不想要再繼續當殭屍的話,快結束吧!結束你覺得錯誤的現況、結束你覺得很不耐煩讓你感到不安的現況,又或者你是想結束你覺得自己一直重複錯誤的事情,不管怎麼樣,改變是活在這世界上不可或缺的。只要先有大概的了解你改變後會失去什麼又將會得到什麼,只要了解你改變之後其實可能也沒那麼糟,只要了解如果你再不做出什麼改變的話可能就會一直這樣原地踏步直到你死亡,了解了這些,你就能做出改變了。相信自己!改變吧!結束吧!

四、討論議題:
我該怎麼度過所謂的過渡期?該怎麼避免不去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如果有人很誠摯的提醒自己的改變可能會是錯誤的,自己應該怎麼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