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2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新北市私立及人高級中學 一年級 1 優等
作  者: 鄭雅方 
參賽標題: 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
書籍ISBN: 9867600797
中文書名: 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
原文書名: 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
書籍作者: Mitch Albom
書籍編譯者: 栗筱雯
出版單位: 大塊文化初版社
出版年月: 2004年11月
版  次: 二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著有『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暢銷全球數版萬冊。
位報紙撰寫專欄,主持廣播節目,並且在許多個慈善機構裡擔任董事。
與妻子住在美國密西根州[Michigan]。
83歲的艾迪在人生的最後一趟旅程中,遇見了五個人。
他們讓艾迪了解這一連串的巧合串起艾迪的人生,使他了解自己人生的意義。
人生無法單獨成立,就像是無法從一陣風中分離出微風。人生就是一幅燦爛的織錦,
意義就在與別人交織而成。

二、內容摘錄:
她執起他的手 : 〔不,你並沒有失去我。我就在這。而且不管怎麼說,你都愛過我。
「艾迪啊 ! 失去的愛仍然是愛,只不過是形式不一樣了。你看不見他的笑容,不能為他們端上三餐,
不能撥弄他們的頭髮,不能擁著他們在舞池轉。可是,隨著這些感受的褪去,會有另一種
感受逐漸轉濃。」那是記憶。記憶變成你的伴侶。你灌溉它。你擁有它。你與記憶共舞。
〔人生總會結束。〕他說:〔愛,沒有終點。〕
摘自第236頁

三、我的觀點:
其實並不是許多書本都曾讓我那麼的感同身受,但是『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真的教了我很多事物。
我也像艾迪一樣對很多的現狀不滿但又不做出甚麼改變,對自己的人生並沒有太多認識像是汪洋中飄蕩的小船,無法確知自己的方向,不曉得身在何出,只能無助的隨波逐流,等待救援。
我覺得艾迪就像是我的縮影,我跟他一樣對自己的生活感到徬徨若失,不曉得自己到底該往何處去。人生感覺就像落花流水一樣的毫無意義,儘管有可能只是一些別人認為是無聊小事造成的 心情憂鬱,但我相信不只如此,我認為這是自身的一種成長,或是一種頓悟。
我看完這本書之後,我總覺得發現了 一件我一直在尋找切熟悉的事,但到頭來我卻說不出我到底在找什麼,那種感覺就像是一直汲汲營營於財富的海盜,等到真的發現藏寶箱後才想起自己四處掠奪來的財寶其實早就超過這一箱的價值。也許我的人生意義其實就圍繞在我身邊,但我不以為意,從未去發掘。也許就是那些和我擦身而過的人事物,賦予我活到現在的意義,可是我跟艾迪一樣豪不知情,繼續活在我自以為豪無意義的人生裡。如果說艾迪在這趟旅程中瞭解他活著時到底有甚麼意義,那麼我就在這趟旅途中頓悟到我該如何定義所謂人生的意義。
其實這本書之所以吸引我有一個非常大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它的開始就是艾迪人生的結束,而我其實並不是很喜歡這種沒有希望的情節,因為生命逝去在我的觀念中就像是燒盡的詩篇,不可能死灰復燃。但是就算是燒成只剩灰燼,紙上的文字仍留在讀者的腦海中,只要想起就是某種形式的死灰復燃了。而且若他繼續活著,他就不會遇見那五人,也不會知道他人生究竟有何意義,繼續活在認為自己虛度一生的陰鬱想法中。也許對他來說,就是因為死了,才瞭解自己真正活過的意義。我想我可以體會像他這樣一輩子都認為自己一事無成的感覺,到頭來只能望著過往的美好像海水一樣流去。
最後我反覆思索,艾迪任憑自己過著得過且過的生活,到最後只能像無助的孩子一樣淚流滿面的捫心自問,責備自己當年為何要留下遺憾,終日活在沮喪中,任由情緒像海嘯般淹沒自己。我常常聽到類似的故事,由各種方式聽到這種故事,藉此來警惕頑皮的孩子,要他們好好努力,將來才不會落到這種下場。
我牢記著這些話,不斷的做一些我自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就為了能在未來活出 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但是讀過這本書之後,我開始思索我所謂的意義。像是金錢、名利、社會地位,這些都是死後帶不走的,只不過是我仍在世時的ㄧ種炫耀,它不會為我帶來任何心靈上的滿足。於是我產生困惑,既然我以前認知的意義才是毫無意義。像艾迪這樣的人生到底有沒有意義?又到底甚麼才是真正富有意義的事?這本書令我瞭解到一項事實,所謂意義並不是你真的多有成就或是在哪一方面多麼富有,而是每個人生來本有意義因為ㄧ個世界中的每件事物本來就是相輔相成的存在著,就像一匹精美的絲綢是由許許多多的細絲交織而成,若抽出其中的任何一條,整匹細滑閃耀著光澤的絲綢就會像水一樣四處滑散,各自獨立,變回最初還沒織好的絲線。
人與人的關係就是如此,ㄧ個不經意的舉動也許就是一件事情的開端,甚至一個笑容,一個眼神。一個故事串起另一個,再串下一個,最後串起全部的故事。而你我都在其中,就算是艾迪這樣看似毫無意義的人生,也交織其中,勾勒出他對別人的意義。對此,我怎麼還能認為這世上有毫無意義這件事?




四、討論議題:
生而為人,究竟意義何在 ? 所謂意義就竟該如何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