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學生網站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1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二年級 211 甲等
作  者: 陳妤榕 
參賽標題: 對稱的一半?
書籍ISBN: 9789862720103
中文書名: 她的對稱靈魂
原文書名: Her Fearful Symmetry
書籍作者: 奧黛麗•尼芬格
書籍編譯者: 謝靜雯
出版單位: 商周
出版年月: 2010年06月29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艾絲沛和艾蒂是生長於倫敦的雙生姐妹。二十年前,就在艾絲沛與傑克結婚前夕,她們互換了身份,艾蒂與其未婚夫私奔,從此兩姐妹不再往來。艾蒂與傑克展開新生活,並且生下罕見的對稱雙胞胎-茱莉亞及華倫婷娜,過著看似幸福的日子。

茱莉亞與華倫婷娜心靈相通,同進同出,兩人像過著同樣的生活。直到當艾絲沛死後將自己生前所居的公寓轉讓給兩姐妹繼承時,一切因而有所改變。

在這本書內大部份提到住在這棟公寓的住戶、愛絲沛、高門墓園以及茱莉亞與華倫婷娜的相關故事。也困住了好幾個靈魂,並提及關於渴慕、過度執著的記憶、困惑、明智與不明智的愛情。

二、內容摘錄:
一片狼籍的公寓中,馬丁的書桌是一座循規蹈矩的孤島。他成功地維護了自己的工作空間,不受強迫症染指。(p.63)

為什麼?這到底有何目的?我明白天堂與地獄、罪與罰的基本原理,可是如果這是靈薄獄,又有何意義?我該從靈界版的軟禁中學習什麼?每個死者都被派到生前的家中徘徊嗎?如果是這樣,那先於我的那些住戶呢?難道這是天國當局的疏失嗎?(p.83)

我讓死去的玫瑰留在原地,在方植上新的。我的夏天為何還不開始?我的心為何不加快速度?我的舊愛來到,邁入園裡,讓園子頓成荒蕪。(p.414)

三、我的觀點:
因為作者奧黛麗•尼芬格的首作《時空旅人之妻》那穿越時空的愛情讓人驚嘆!那麼,發生在高門墓園的「她的對稱靈魂」何嘗不能看作另一個國度裡的浪漫追尋。只是,多了更真實的邪惡自私並且赤裸面對醜陋的心。人鬼殊途,執著其中,故事的懸疑因而教人緊張。

我覺得書名「對稱靈魂」非常貼切,如果能與另一個人同時擁有一模一樣,只是左右對稱的身體與外貌,是否就能擁有一致的靈魂?一旦擁有一樣的靈魂,是一種幸福,還是不幸?

這本書和《時空旅人之妻》很不一樣是個在風格、情節和人物上都更顯陰暗、複雜的故事。以倫敦的高門墓園為背景,用神秘的遺囑和財產把涉世未深的兩姐妹帶入鬼影幢幢的公寓挖掘上一代的秘密、接觸艾絲沛死後盤桓不去的靈魂在閱讀的過程中就能瞥見一抹淡淡的哥德式陰影。

《她的對稱靈魂》藉著兩個形貌相似的雙胞胎來述說一個關於心靈被「困」的故事,姊姊茱利亞因為姊妹的雙胞胎身份,因為外表一樣,就認為兩人應該有著一樣的想法,做著同樣的事。也許出發點是出於愛護,或是出於不肯破壞對稱的完美,旁人無法得知,但這樣的固執,卻也讓自己與雙胞胎妹妹被困於心靈之中而無法自拔。

身為人類的我們有諸多怪異之處,其中一項就是往日的回憶會在我們周圍徘徊不去。一層一層的堆積往事:因為我們當時正值青春、因為我們在求學的生涯中很充實,回憶過去,總能讓現在和未來更顯展新與新奇。

各式各樣的「對稱」在書中無所不在,艾蒂與艾絲沛,另一對雙胞胎-茱莉亞與華倫婷娜,艾絲沛的男友-羅伯特,公寓的鄰居-馬丁,每一個因為情感而陷入的靈魂,不分年齡,無分性別,都呈現某種形式的矛盾,落入一種心靈禁錮的困境,那種束縛相較於墓園的森冷,相較於鬼魂的淒涼更令人心驚,人心可以被自己訂下的規矩限制影響至此,也不由得讓人要回頭檢視,是否替自己設下了難以掙脫的圈套。

書中「鬼魂書寫」中,靈魂與人類的對話跳脫一般認為鬼魂讓人驚懼又違反自然的觀念。我非常認同鬼魂也許會呆在生前所居之處的想法,因為也許它們只是無法離開的過去碎片、也許它們因為思念、也許還不想遠離世俗

我們總是避諱談生死大事,也不愛墓園這樣的場景,更別說了脫生死,或者想像一縷幽魂與真實人生交錯糾纏,甚至懷著心機算計。但是,我們似乎也無法確切地,不把靈魂當一回事。我想這是一卷該細細品味的畫軸吧。
我覺得《她的對稱靈魂》不完全是科幻小說,我認為是個「鬼」故事,是個透過「靈魂」作為媒介來寫人對於人生的選擇,確實別有一番思考。


四、討論議題:
我們可能會渴望過去、我們已不在人間的親人、友人、情人仍然健在的時期。因為人類會藉著回憶過往,將現在賦予意義。但,我們只能活在現在。過往種種已如同雲霧般消散而回不去。「現在」也是如此稍縱即逝、感應不到的東西,要如何才能抓緊或保留它呢?

雙胞胎一直被人認為是造物者的神奇產物,外貌相似,心有靈犀,就像是有著無形的線牽引著彼此,只是外人眼中的完美,或許不見得是當事者所能承受的重量,當如影隨形的感覺無所不在,當一舉一動都像是隨著另一個自己而發生,當兩個人形影不離無法分離時,「個人」所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如果因為外表相似,可以隨意交換彼此的身份,甚至交換彼此的靈魂,而這樣的玩笑又能否被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