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01031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2 甲等
作  者: 郭欣玫 
參賽標題: 學會放下
書籍ISBN: 9789571339795
中文書名: 蘇西的世界
原文書名: The Lovely Bones
書籍作者: 艾莉絲.希柏德
書籍編譯者: 施清真
出版單位: 時報
出版年月: 2010年02月08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艾莉絲.希柏德曾將自己遭強暴的經驗寫成自傳Lucky(中文版譯名為《折翼女孩不流淚》),小說處女作《蘇西的世界》,在紐約時報排行榜上全年聲勢不墜,書評界一片讚嘆。希柏德說,她之所以會書寫暴力,是因為她相信暴力並非不尋常之事。她視暴力為生命的一部分,而且她認為若我們要將遭受暴力的人和沒有遭受暴力的人分開來,將會有麻煩。
儘管心靈曾受過傷,她仍坦然的接受,更進階闡述自己的觀點。《蘇西的世界》就好似她的影射般。她以細膩溫馨的筆法,讓讀者深受其境,更給人滿滿希望,重拾健康的心靈。

二、內容摘錄:
逝去的一切就像綿延伸展的美麗骨幹一樣,把大家緊密的結合在一起、美麗的殘骸將長出新的骨幹,造就另一個神奇的生命循環。(p.141)
我真想告訴你天堂有多漂亮,我也想讓你知道天堂裡非常安全,我活的很好,總有一天,你也會來到這個平安美麗的地方。天堂雖然美好,但我們不只在乎是否活的平安, 也不在乎現實之類的小事,活的快樂最重要。(p.198)

三、我的觀點:
面對逝去,或許我們常會自怨自艾、一籌莫展;回首逝去,可能只會無法放下,懷恨在心。《蘇西的世界》讓我揮去那些負面蔽壞的念頭,重拾正面陽光的笑靨,去看待那些逝去的珍貴。

書中主角蘇西十分嚮往高中的生活,但不幸的是,她只能在天堂凝想她憧憬的學校。在天堂,只要她去想,任何東西都會出現。每當看到這,不禁潸然淚下。我不捨,不捨這女孩人生,還未築夢便香消玉殞;我氣憤,氣憤那兇手的心狠手辣,竟毫無人性的將一個正值美好青春年華的女孩給殺害,一夕間將她一生幸福給徹底粉碎;我慶幸,慶幸自己仍平安活著,能朝自己的理想邁進。

細雪灑落大地,呈現一片繽紛雪白世界。冷冽的寒氣直襲人鼻,讓人直打哆嗦。蘇西在回家途中被強暴後被分屍。她在死前苦苦哀求,卻成了最後的遺言。這故事令人扼腕,但又激勵人心。因為她的夙殞,爸爸為了找出兇手而被設計受傷;媽媽由於傷心難過,離家出走;最激勵人心的是妹妹,為了找出犯案證據,不顧危險,潛入兇手家。她的冷靜果決、勇敢智慧讓我讚嘆;她不惜犧牲、奮不顧身的精神,令人驚艷。這見證了親情的偉大,使我深刻體會到要珍惜每一刻和家人共度的時光。

我很喜歡書中筆法細膩,勾勒出懸疑悚人卻又溫馨動人的輪廓,描繪出親情的偉大及女主角對愛情的渴望,更進一步讓我學到放下的重要。故事中痛苦帶詼諧,脆弱中帶堅強,絕望中帶希望。總是充滿詭譎的想像力、洞察人生的觀察力,值得人一再回味。蘇西的年紀和我相近,所以讀起來特別有感觸。揮別懵懂無知的幼童時期,現在的我正處於人生的精華,正是編織夢想的時候。而她卻被剝奪了這項權利,還未體會人生歷練人情世故、還未和心愛的人共度一生、還未觸碰到她夢想的高中生涯,就這麼離開了。儘管她怎麼怨恨、痛哭失聲,在人間和天堂間掙扎,但她終究選擇放下,到天堂過著快樂無慮的生活。

當我遇到挫折瓶頸時,就會憶起這本書。蘇西她無辜被殺,她一點選擇餘地都沒有,儘管她死命反抗掙扎,仍像一隻螞蟻那麼微不足道。她還是去嘗試了啊!而我有辦法選擇,有辦法決定人生,卻應該不去努力改變嗎?每當我這麼想,心中頓時充滿力量,支持我繼續往前。當看到逝去的一切,我就會勾起回憶,想起《蘇西的世界》裡所說的,逝去的一切『就像綿延伸展的美麗骨幹一樣,把大家緊密的結合在一起』、『美麗的殘骸將長出新的骨幹,造就另一個神奇的生命循環。』。縱使逝去,它仍是生命中美麗的一塊瑕玉。重要的是如何去看待它、面對它,當你轉換一個態度,它的的價值也隨之更迭。而證嚴法師也說過:「既然這麼來去無常的生命,我們更應該好好地愛惜它、利用它、充實它,讓這無常-寶貴的生命,散發它真善美的光輝,映照出生命真正的價值。」

在品味《蘇西的世界》前,我根本不懂生命是那麼的不堪一擊、脆弱無助,更不曉得它是多麼難能可貴、稍縱即逝;我也不能體會「放下」能對一個人造成偌大的影響,足以翻轉她的命運;更不會領悟到不管問題是哪般艱難,還是要鼓起勇氣去面對、去盡力嘗試突破窘困。拿破侖曾說:「人生的光榮,不在永不失敗,而在於能夠屢仆屢起。」羅斯福也說:「生活好比橄欖球比賽,原則就是:奮力衝向底線。」這本書在我心湖中泛起一波波漣漪,激盪出莫大的迴響,更化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我面臨窘境時的精力湯,提供養分讓我勇於迎向生命的挑戰,豐富人生。

四、討論議題:
面對失敗時,我們應該如何面對呢?應該自暴自棄,還是能接受放下?面臨挫折時,能不能勇於嘗試、挑戰?而看到逝去的一切,是否能轉個念頭,揮去悲觀想法?怎樣的社會,怎樣的教育,才能有個健全樂觀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