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01031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12 優等
作  者: 張嘉珮 
參賽標題: 遨遊壯麗的上古太虛幻境──山海經
書籍ISBN: 9787544238724
中文書名: 圖解山海經:白話全譯彩圖本
原文書名: 图解山海经:白话全译彩图本
書籍作者: 徐客 編著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年月: 2007年10月01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山海經共分為山經、海經、大荒經及海內經。山經為南、西、北、東、中五卷;海經為海內、海外各分南、西、北、東共八卷;大荒經由東、南、西、北四卷組成;海內經一卷,全書合計十八卷。內容充實而簡明,集結了先民對於地理、物產、神話
、巫術、宗教、民俗及醫學的認知,更為中國第一部佐以插圖的古籍,書中的記載傳說皆有脈絡條理可尋。書中世界乃上古人民心目中的大千世界,由極富想像力的神話傳說建立起的難得壯闊瑰麗的世界觀,是古人的智慧結晶,是中國的創世絕作。

二、內容摘錄:
  山海經是一部極具挑戰性的古書、怪書,同時又是我們民族某些根深蒂固的思想的源泉。它曾以異端邪說之淵源的身份對「不語怪力亂神」的正統思想方式提出挑戰,對通行的經史子集圖書分類法構成某種潛在的威脅”而在現代,他又給既定的學科劃分和專業界限造成很大的麻煩。無論是中國古時候的知識分類還是現代國際同行的學科體制,都無法使它對號入座。地理學家、歷史學家、宗教學家、方志學家、科學史家、民族學家、民俗學家、文學批評家,乃至思想史家都不能忽視它的存在,但無論誰也無法將它據為己有。「它不屬於任何一個學科,卻又同時屬於所有學科。」(p.11、12)

三、我的觀點:
  黃帝夢遊華胥,華胥氏之國是山海經中點及的一塊樂土,是黃帝讚嘆的理想生活型態,人民富饒而無慮,不畏生死也沒有過多的情感表現,一切生活是無欲而簡樸自然,這或許是山海經的世界觀。
  山海經是中國第一部附有插圖的古籍,是地理書也是民俗志;是上古史書、神怪志;是藥草學、是動物志;是列國記亦是風物志。如此豐富宏博的世界觀是上古人民在好奇心驅使下,嘗試跨出探索天地的第一步,對未知事物的原貌加以猜測與推斷,這些想像漸漸深植人心而流傳世代,將這些傳說集結成冊即成山海經。各地對於同一事件做不同解釋,這些說法不一的記載也是上古神話令人玩味之處。
  一本流水帳既無文學潤飾,更充斥著無稽的怪力亂神,山海經在受禮教拘束的時代遭到貶抑撻伐,不過我之所以喜歡山海經原因卻正出於此。文句簡潔是最為單純真實的敘述,毫無忌諱的想像是最自然淳樸的人心,這種仙境般的開闊世界,是禮教吃人的時代所無法描繪出來的,只屬於上古人民的世界,是那已永遠逝去的神仙境界。
  閱讀山海經猶如親身在險山裡頭遨遊,視線隨著直白詳細的描述,飛越萬里而周遊列國,神游為人震撼的遼闊仙界。能夠在南方看見為黃帝、大禹打下江山卻不得升天的應龍;在西方看見命百鳥為官的少昊國;在北方親臨涿鹿之戰;在東方渤海遊走由巨龜背負的蓬萊山;在大荒中見識形形色色的國家,大大小小的戰役與眾多的神仙鬼怪。胸口有一大洞的貫胸國;顓頊與共工爭帝位而傾倒天地;人面蛇身的女媧煉彩石補天等,不得不折服先民綺麗的想像與豐富的創造力,如此不拘禮法質樸原始的呈現,也是文學的純粹之美。
成為禮儀之邦後的中國,神明為聖德仁慈的象徵,狀如人而豹尾虎齒的西王母也被美化為莊重而美麗的婦人形象,山妖水怪也漸流為譴責及教化等意義深重的寓言故事。多了避諱,所謂露骨鄙俗的鬼怪也劃成能為禮教接受的人形。然而神仙長成獸形正是凡人對於神祇非人的認知,揉和對於野獸的畏懼之心,那是種敬畏天地的虔誠表現。能治癒百病的野獸與草木,表達出人類求生的渴望,神話色彩濃重的奇幻國度,是對於生年不能至的遠方天馬行空的想像。或許再沒有一本書能呈現出比山海經更加自然純樸的風味了。
閱讀山海經之時,心靈竟能得到超脫俗世的平靜,彷彿變得達觀,能豁達地正視己身的問題所在,生活也更為明亮悠閒。山海經不訓教、不雕飾而使我在其間挖掘到寶貴的智慧,也由於自行悟道,較強行輸入腦內的教化文字更具影響力,且深刻地傳達至心靈深處。那是有如冥想、宛如修道者般行走於經文中所悟得的禪理。生於山林鳥獸包圍之中的上古人民們,以毫不虛偽的無邪心情,表達出人類本能的對於大自然的恐懼,這樣謙卑的心態,與時下許多在人定勝天的觀念蒙蔽之下所鑄成的浩劫相比,今人應該深自反省,思忖先民生存的智慧。
先民所求也僅是如書中臷國一樣,人民衣暖食足,小小的國境四季如春,卻是未來學會武裝保護自我、猜忌攻擊他人的時代所不能創造出的榮景。孔子為麒麟的死哀悼:「麟出而死,吾道窮矣!」,那麼是否也該以同樣的心情,為後世深受教化而消逝率真人性而感到悲傷?讀過山海經,彷彿又能正視己身的渺小,學習接受命運的豁達。
  陶淵明在《讀山海經》中提到:「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其隱世閒居是否就像生活在山海經所描繪的大千世界裡?而上古人民是否生活在如夢境般的山海經裡?答案肯定不是,否則陶淵明怎麼會樂觀山海圖、黃帝又怎麼會對華胥之夢有所感發呢?在獨尊儒術的漢武帝時期,朝廷內曾經掀起一股閱讀山海經的熱潮,以攻略聞名的漢武帝當時是不是和黃帝一般,也想過反璞歸真卻又感慨其道不能行呢?山海經的世界始終是存在於神話之中的烏托邦,而對嚮往淨土卻身處當下的人們,終是遙遠而不可觸及的傳說了。

四、討論議題:
  近來全球災厄頻傳不斷,如生態環境的全球氣候異變,或是人文社會的金融海嘯。是否與長期進行人文社會教育的薰陶之下,漸而使人類與大自然間產生分界隔閡?以致今人失去了對大自然的歸屬感,因而對天地做出不敬的舉動釀致災禍?
  山海經裡記述道先民記得眾人的生命皆出於女媧之手。今人也不可遺忘,大家皆是依附天地而生的六合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