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01031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2 甲等
作  者: 李佾璇 
參賽標題: 皇權背後的女人
書籍ISBN: 986744888X
中文書名: 皇權背後的女人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姜游游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驛站
出版年月: 2006年11月30日
版  次: 一版三刷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中國的歷史源遠流長,為我們後人提供了無數歷史傳奇以及經典故事。在這些故事中,帝王將相往往會成為主角,他們故事被改編成各類小說進行流傳。而在帝王們的身後,卻有著另一個特殊的群體,在中國歷史上演繹著一個個傳奇。他們就是中國封建時代的后妃,他們不僅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歷史的進程,同時也為後世留下了更多的經典回憶。也正是因為有了這個特殊的群體,中國的封建歷史才會顯得那麼活色生香,有滋有味。

二、內容摘錄:
權力的確是一種威力巨大的關係,尤其是在皇權至上的封建時代,擁有了權力也就擁有了一切。所以,深宮六院才會平添那麼多的血雨腥風,才會有那麼多的絕色紅顏與權力有著如此近距離的接觸。(p.03)

權力是一把雙刃劍,如果用的好,則是江山社稷之幸,黎民百姓之福;如果濫用權力,則會造成可怕的災難。(p.04)

權力的背後也並非都是血雨腥風、勾心鬥角。或許深知權力的厲害關係,所以唐太宗之長孫皇后、朱元璋之馬皇后一生絕不干政,謹守後宮人物的本分。(p.05)

三、我的觀點:
有時我真替那些古代紅顏抱不平,如:春秋戰國時期,越王句踐臥薪嘗膽,為擊潰吳國獻上美女西施及鄭旦給吳王夫差,吳國臣子伍子胥便進言:「臣聞:夏亡以妹喜,殷亡以妲己,周亡以褒似,夫美女者,亡國之物也,王不可受。」後世也常以「紅顏禍水」、「禍國妖姬」……等諸如此類的話來形容這些美女,難道長得美就是一種罪過嗎?難道歷代的明君身後沒有美女嗎?漢武帝的後宮不也是佳麗萬千,但他還是能把國家治理得有聲有色,開創「漢武盛世」。唐太宗的「貞觀之治」、清朝的「康雍乾盛世」不也是如此嗎?

歷代紅顏令我毛骨悚然的是,呂雉為整治戚夫人所炮製出那凶殘的「人彘慘案」及武則天為鞏固自己的地位而親手殺死自己的女兒以嫁禍給王皇后,之後還對囚於冷宮的王皇后及蕭淑妃施以重刑,各罰杖責一百,命人砍斷其手腳,浸於酒缸中直至死去,這慘無人道的可怕手段真讓人不寒而慄啊!此外,昏君晉惠帝的皇后──賈南風、賣國求榮使國家人民陷入水深火熱的慈禧太后、被稱為「千古惡燕」的趙飛燕……等,我想這些后妃們之所以如此的心狠手辣,只因害怕在這爾虞我詐的深宮中若不求自保遲早會遇害,也擔心自己的野心未能達成而孤獨老死在這深宮之中,才會如此的喪盡天良;但唐太宗李世民的長孫皇后及明太祖朱元璋的馬皇后一生中沒有預過險惡的後宮鬥爭,也沒有太大的野心,她們以賢德、仁厚母儀天下,全心全意輔佐丈夫,適時的給予丈夫一些治國建議,她們的賢淑聰慧深受百姓愛戴及丈夫青睞,本著後宮不干政的思想成為封建時代后妃的榜樣。紅顏並非全是禍國、亡國之物,有些只是男人的代罪羔羊。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失顏色」的楊貴妃則是「紅顏薄命」的最佳例子,從杜牧的詩:「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明白唐玄宗對她的喜愛程度,年紀輕輕便香消玉殞,在世時卻也享盡了榮華富貴,她是男人政治鬥爭下的可憐的犧牲品,我認為她只是喜愛享樂、愛慕虛榮了點,卻被認為是引發「安史之亂」罪魁禍首,真是替她感到委屈呀!可歷漢四世的王政君、掌權四十幾年的女皇武則天,享年七十幾歲的孝莊太后……等,她們都十分長壽,並非紅顏全是命薄呀!

這些后妃們的故事讓我明白她們想一展抱負是多麼的不容易,雖然武則天及馮太后在實現理想的過程中使了一些殘酷的手段,但國家在她們英明的治理下國泰民安、天下太平,可謂是河清海晏的盛世啊!她們的魄力及智慧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她們不受當時「男尊女卑」的價值觀所束縛,她們是「巾幗不讓鬚眉」的最佳例證,也成為後世茶餘飯後閒聊的話題。
我覺得我能活在這個時代實在是很幸福,我們不像中國封建時期的女人需恪守三從四德、七出之條、在家相夫教子,更不用依附男人,被認為是男人的附屬品及生小孩的工具,也較沒有「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觀念思想。雖然現今社會仍存在著一些「性別刻板印象」或是「性別歧視」,例如:男生如果有很多女朋友,大家稱他「風流倜儻」;女生若是有許多男朋友,則被批「水性楊花」。還有認為家事是女人應做的事、男生不能進廚房……等。大家也總認為政治家、大企業家應是男性,只要有女性嶄露頭角,便以「女強人」、「女政治家」加以形容,這過分的強調「女」字,我想這也算是一種的「性別不平等」吧!
印尼的第8任總統──梅加瓦蒂•蘇加諾普翠、現任巴西總統──迪爾瑪•羅塞夫、芬蘭的現任總統──塔里婭•哈洛寧,還有獲諾貝爾和平獎及首位民選非洲國家的總統──愛倫•強森-希爾利夫……等,這些都是現今「巾幗不讓鬚眉」的例子。

四、討論議題:
女人的能力不一定在男人之下,女人也能在舞台上發光發熱、闖出自己的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