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進行】 第1061031梯次全國高級中等學校閱讀心得寫作比賽:截稿時間尚有 00 小時  第1061115梯次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小論文寫作比賽:截稿時間尚有 00 小時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51031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私立光華高中 一年級 綜一仁 甲等
作  者: 李唐妮 
參賽標題: 大師的身影
書籍ISBN: 9789862350584
中文書名: 大師的身影:艾德格.艾倫.坡經典小說集
原文書名: In the shadow of the Master:Edgar Allan Poe
書籍作者: Edgar Allan Poe
書籍編譯者: 朱孟勳
出版單位: 臉譜
出版年月: 2009年10月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言語若沒有強烈的現實恐怖於其中,便會失去震撼人心的力量」就像這句艾倫坡的名言,這位文壇大師完美的形容了自己的作品。艾倫坡的一生似乎和他的作品一樣瀰漫著憂傷的氣息,而這本書集合了艾倫坡最為經典的小說和詩文。

二●內容摘錄:
1.那是威爾森,但他不再用耳語般的聲音說話,他開口了,我還真以為是自己在說話:「你贏了,我輸了。不過,從今以後,你也死了—不論是對於人間、對於天堂、還是對於希望來說,你都死了。正是因為我活著,你才存在;如今我死了,看看這影像,這正是你自己,你根本徹底的毀了你自己。」(p.134)
2.「我就要死了,」他說,「死於這種可悲的愚蠢。就這樣死去,没有别的死法。我害怕即將要發生的一切,不是事情本身,而是它所帶來的結果。一想到可能會發生的事,就算是再細微的小事,也會使我坐立不安,難以承受,全身顫抖。說真的,我並不憎恨危險,除了置身於它的絕對影響—恐怖之中」(p.100)

三●我的觀點:
幾乎一直以來, 我小心翼翼的保持著自己的形象, 無時無刻想著取悅別人, 深怕做錯了甚麼被討厭。 這種生活方式使我感覺低人一等、 神經兮兮。 大概是在兩年前,漸漸的,我對幾乎所有的人、事、物、感到無聊和厭煩,我幾乎快承受不了這種壓力,於是我開始把注意力轉向一切所有更陰暗的事物,像是關於人性黑暗的電影和無法被一般人所接受的音樂。

然而這種方式雖然紓解了一些壓力,但是也讓我覺得不被接受而害怕向人揭露真正的自己。差不多也是再這個時期我接觸到了艾倫坡,同樣不被定義為「正常的青少年應該接觸的東西」然而,他帶給我的遠遠超過單純的「宣洩壓力」,他根治了我對自己的絕望和對他人的懦弱。

當時因為我的自卑感,難免衍生出一些自大的優越。當我的分數被超越,我便說服我自己這只是運氣的問題;當我上學快遲到自知應該要早起時,我說服我自己我有睡飽的權力。那種對義務的麻木,就短期來言,這種麻木似乎抵銷了我的壓力。雖然我自知這麼作並不會阻擋失敗,但我聽從了我的消極,任由自己等著失敗來敲門。就像書中「紅死病的面具」裏,高傲的城主和賓客,關上門快樂的跳舞直到裹著屍布的紅死病向小偷一般潛入華麗的宴會,而成主的最後反抗卻根本徒勞無功。

艾倫坡所帶給我最大的省思就在於-介於真實和虛幻間的界線是很模糊的,好比量子力學中的不確定性原理,讀完總給人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又或者像是書中「厄舍府的沒落」裏,瘋癲的羅德里克告訴主角他的妹妹瑪德琳已經死亡,並要先將她在地窖中存放兩個禮拜再埋到家族墓地裡面。主角幫助羅德里克將棺材抬到地窖,並提到雖然瑪德琳已經死去,但臉色依仍然粉紅。接下來的一個禮拜,主角和羅德里克都變得更為不安。瑪德琳死後的第七或第八天夜晚,一陣風暴來襲,主角為了使羅德里克冷靜,念了一篇故事,大意是一位騎士試圖闖入一位隱士的屋子躲雨,卻突然發現一條巨龍守衛著一座金殿。騎士也發現牆上掛著一面盾。他殺了巨龍,而巨龍死時發出哀嚎;他試著拿走盾,但盾掉在地上發出聲響。而當主角說到破門而入時,屋子裡傳出木頭破碎的聲音;當提到盾時,屋裏更傳出金屬的聲音。直到已經變得非常歇斯底里的羅德里克道出事實:他的妹妹仍活著,這些聲響是她試圖逃出地窖所發出的,而當主角離開時,厄舍府更直接斷成了兩半。

正是因為這種模糊的界線,使我了解到-我其實並不需要那麼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人難免或多或少都是以自己為重,那我又何苦把自己的身段放低,只為了求一個好印象?我也漸漸的理解,那種「作真正的自己」的快樂。而在我做自己的同時,那種自大和自卑,隨著以往曾壓著我不能喘息的壓力一起消失,而我也較以往變得更有同理心和活力。

或許你看見的我很瘋狂,但我可以很驕傲的告訴你,這是真正的我,我不受任何人的看法或觀念左右,我掌握我自己的人生。畢竟, 到最後「 科學至今還未能告訴我們,會否瘋狂才是聰慧的至高境界。」

四●討論議題:
「我們所看見或以為的都不過是一個夢境中的夢境。」或許是這種在令人恐懼的現實和作夢般的虛幻中搖擺不定的寫作方法主要想表達的吧。在這個充滿物質比較的時代,很多人都因為「比不上別人」而感到羨慕或忌妒。但是我們又怎麼能確定,我們其實不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正在作一個又香又甜的大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