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進行】 第1071115梯次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小論文寫作比賽 :截稿時間尚有 00 小時  第1071031梯次全國高級中等學校閱讀心得寫作比賽:截稿時間尚有 00 小時 

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1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私立光華女中 三年級 綜三禮 優等
作  者: 蔡倢昀 
參賽標題: 極致的愛
書籍ISBN: 978-957-33-28
中文書名: 為了N
原文書名: Nのために
書籍作者: 湊佳苗
書籍編譯者: 王蘊潔
出版單位: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年月: 2011年10月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四人同時目睹了一起夫妻命案,即使確切的目擊證人只有一位,他們四人對警方提供的證詞卻是不謀而合,由四人的證詞交織出一起命案的還原事實,然而事實並非雙眼所看見、雙耳聽見的那麼單純普通。
  他們早在他處、或許家鄉學校、或許公司職場上彼此認識或熟識,面對自我內心認定非保護不可的人被捲入事端中心,他們一致選擇以篡改的善意覆蓋真實,為的就是不令心中的那個他卅她受到傷害。
  人的自私與無私、奉獻與守護、扭曲變質的情感,全是為了「N」、不惜互相傷害欺騙甚至假意幫助,不管手段是怎麼偏激陰謀,他們已完美的為自己詮釋愛的定義。

二、內容摘錄:
  外公、外婆在海岸旁建造的那棟洋房,無論牆壁還是屋頂都是白色,以前,島上的人都稱之為「白城」。母親是獨生女,再加上她長的美,所以大家都稱她「白城公主」,聽說島上的人都很愛她。公主長大以後,和一個來自島外、在公主父親的建築公司任職、工作能力很強的精悍王子結了婚。不久,當公主的父母因病雙雙過世後,他們生下一男一女,過了十七年幸福快樂的生活。公主的女兒和兒子也很快樂。
  我身為公主的女兒,雖然外型和母親很像,但完全沒有公主味。母親常說:「希美缺乏亮麗的光彩,這樣怎麼可能遇到優秀的另一半?」我並不是故意躲讓自己不引人注目,只是比起在眾人矚目下笑容可掬,我更喜歡一個人躲在角落發呆。(p、142)

三、我的觀點:
  或許我們常說世間最可貴的感情並非堅貞不改的友情、是勝於它的;也不是瑰麗夢幻的愛情、是遠超越它的,我們通稱它為「親情」。但理解這簡單兩字組成的辭彙的涵義的人,又有多少?與你血脈相連的人就該讓你掏心掏肺的呵護照顧?亦或你隨時能從世間最親密的人們那處獲得無微不至的關懷與愛?答案顯然是殘酷而真實的,取決於分裂這股打出生注定的血緣關係的因素,我想正是因為我們都是人類,每個人都同樣擁有獨立思考,並身為一個個體理所當然而本能的會去捍衛自己所珍視的生命。是否生我育我的父母親必定給予我純粹的愛,實行教育我們的書本知識裡頭的「最溫暖的避風港」?篤定回答「是」的必定是自欺欺人了。且先不論時事新聞揭露多少家庭的辛酸無奈,其中人性自私衍生的黑暗更是血淋淋的讓人不忍看。
  『為了N』一書使我閱讀後彷彿持續燃燒著莫名的感動,雖說沒有再次閱讀破解初番閱讀的疑惑,我認為那在腦海進行整理比起透過視覺求證更有意義。而緊接在閱讀後的感觸,是幾乎敬佩的不能順暢呼吸,人與人之間的愛,被最直接敘述的方式闡述而出,就埋在字句之間、故事底層,所有人的一舉一動都經過思緒的裝飾和偽裝,出發點卻是再單純不過的希望對方避免捲入事端、那或許能稱上「愛」的情感吧,不必分類是親屬朋友同事夥伴的愛情,省略繁複迂腐的解釋和宣揚,若非作者仔細的描寫四人的內心獨白,怕是單看事件表面的我們完全不能理解事件的真相。
  比起什麼冠冕堂皇正派的宣示我都不再感興趣了,哪怕只是一個人類的自我滿足,我無法相信從根部腐爛的事物還能維持和外表相等光鮮亮麗的內在,對我而言最極致最極端的美,卻是他人眼中沾滿污穢的敗壞朽物。他們為什麼寧可編織謊言也不願傷害自己重視的人?他們怎麼有勇氣對著他人盤問泰若自然的撒謊並催眠他人信以為真?即使沒有一個人說出實情、關於他們自身對誰的情感戀慕,我想那佔據最多的成分絕非能以「情」字劃分的要素。最簡白的說法,就是只惦記著對方過的好與壞,完全捨棄自我重要性的付出,不求回報。
  書本上寫的驚心動魄曲折離奇感人落淚的情愛都不是我愛看的,那些事物在我眼中甚至太過虛假,我的雙眼只看見一個又一個妄想交織產生的世界,有始有終而缺乏自我繁衍能力的「偽」,但我在這本書裡頭找到我需要的「真實」。最正確的說法,是我透過這本書再度為自己劃出座位,能重新肯定自己的情感不是變質扭曲,我們同樣缺少旁人的理解、但那是不必需要的他人價值觀,依照己身意志行走在正道上就夠了,我不擔心這樣的想法被認為太自大。
  家庭的羈絆不可避免形成影響一生的毒瘤,不論正直狡詐皆是毒瘤殘留的毒素,我們又怎麼能肯定的說自己是完整健康的?真實的健康定義即為身體與精神上的健全完整。至今我仍未遇過身上不被毒瘤寄生的人類,即使我們情願不情願,打出生起最先接觸的人類的溫度是註定我們將來在他人眼中的血液溫度吧,是冷血還是熱血的,其實沒有那麼重要,一如我從不渴望愛情卻迫切需要真切的友情一般,我選擇愛人的方式總是詭異又具傷害性,但我自豪於能為他人不顧一切自我犧牲的行為,這將是對我這個生命最高尚的認同。

四、討論議題:
  如果每個人能活的機會只有一次,你會用什麼方式保護自己所愛的人,讓自己的靈魂不是保持純潔無垢的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