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1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12 特優
作  者: 孫雅為 
參賽標題: 熱焰難滅 —《舊情復燃》
書籍ISBN: 9576742579
中文書名: 舊情復燃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 簡媜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洪範
出版年月: 2004年9月15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舊情,存落在人與人、人與自然萬象之間,可能因為一株殘留著餘溫的火苗,熟悉卻又陌生的復燃。在文明的邊界,作者感受到大自然逐漸回魂的氣息;在記憶的邊緣,她聽著往事的聲音被風夾帶;在颱風夜,邂逅許久未被翻動的心浪;在詩人的袋子裡,裝進一個名叫早春的季節。

  在書裡,跟隨著作者的筆墨,在曠達的人世座標上,宿一宿匍匐已久而倦了的心。或者進入出版社的世界,一窺壯麗文學背後的集大成者。也能量測編輯們腹裡積累的苦水潭。更有意義的是,拜訪一個值得心靈投宿的地方,循著作者的回憶置身《聯合文學》草創時期單純而飽滿的殿堂。

  於是,那些從未被遺忘的舊情,一一復燃。

  

二●內容摘錄:
  浮在記憶與遺忘邊緣的,總是瑣事。人,趴在時間的背上往前趕路,也不知是一路顛顛盪盪把人晃傻了,還是嘗過的故事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味把人弄膩,到了某個年紀,特別喜歡偷偷回頭想幾綹細節,連小事都構不上,只是細得不得了的一種感覺。(p34)

  往事的聲音是窸窸窣窣的,帶了一點傻。時而被風夾在腋下跟著季節流轉,時而被流浪之犬啣在嘴裡迤行,四處尋它的主人。(p58)

  不快樂是天生的,一種很昂貴的天賦,可以用來偵測愛情的純度。(p64)

   夏蟬把天地叫窄了,窄得沒有過去,也容不下未來。(p72)

  

三●我的觀點:
簡媜女士的散文是一個無邊的國度,有時詭豔多變如重重雲彩;有時充滿情致、柔軟如嫩綠青草;有時雋永無比,那份感動足以「繞樑三日」且「擲地有聲」,如天邊那道七彩弦琴的奏樂。那是一個沒有疆界的美幻世界,思想被賦予具體人格。正如本書中所道:上天沒給我土地,但賜我想像綠蔭的能力。

  每當我認為這些文字再也不能湊合出新意時,作者便不斷的端出獨樹一格的文詞與排列組合,除了心弦一震,無非就是五體投地。

  在僅不到兩百頁的書中,我覓得無數瑰寶,其中最引我思忖的,是一篇關於「興亡」的文章。作者在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帶領下,來到一家從未蒞臨的咖啡店。室內燈光昏黃,氣氛沉鬱而凝重,沒有濃馥咖啡豆香、沒聽見音樂,甚是一句「歡迎光臨」也省略了。其實這是一間正在頂讓的店面,雖然屋內擺設雅緻精麗,有別於連鎖咖啡集團的大而化之,但未受青睞的咖啡館和未受器重的職員一樣,即使背負再多的無奈,也只能頂讓出自己的未來。

  雖然作者懂得經營者的用心與巧思,對於這間氣質飽滿的咖啡店只能愛莫能助。但簡媜女士仍向店主人表達讚美,在被名為「庸俗與低劣」的土石流淹沒以前,她選擇讓持守格調的人受到肯定。於是,這則用以記錄尊貴與凡俗之間興亡的篇章誕生了。文中記道:寧願世人沒聽見智者之言,也不願相信這世上沒有智者。這何嘗不是現實與堅持的拔河?當兩者反其道而行時,人們往往設限於既定的考量,若欲保留一方神聖的土來灌溉所求,則可能被大眾或社會排斥在外。

  換個角度思考,若一味「擇善固執」,那麼最終所盛放的花朵,和自己原先朝思暮想的美麗色彩會絕對符合嗎?倘若連堅持自己的「癖」都不曾試,又怎能信服於看似理所當然的結果呢?人生的種種問題隨著不同年齡、相異的生活背景而有不一樣的視角,現在的我,在腦中一陣激烈的牽絆、拉扯後,決定抱持正向的態度。

  在家裡,面對弟弟的疑惑與未知,我會盡力助他掌住船舵,航向自己那片無邊的蔚藍;在學校,和同學的相處與切磋,我要釋放足夠的空間使雙方能更看見彼此的美好;在生活中任何一隅,我都有義務砥礪自己的能力,靜待一個韜光養晦之後,海闊天空的機會、等候一位願意拭亮我這顆玉石的知我者。
  
  打開電視,看見名為「林書豪」的一陣黃色旋風穿梭在黑與白的群星點點,最令人動容的,並非他在球場上得到的分數,而是林書豪一身光芒背後紮紮實實的基礎。一個球季的燦爛,是十八年苦練造就的美技;兩年冷板凳的蟄伏,是信仰錘鍊的超人意志,就在等待一個伯樂,等待一個千里馬出賽的機會。

  就如簡媜之於即亡咖啡店的女主人,這世界總會有人發掘智者是存在的。而我,要當個智者,更要成為發掘智者的簡媜!

  閱讀《舊情復燃》,我也伴著書中字裡行間的情感燃燒著。有些恬淡的情緒會因為海浪般的時間而被沖刷、侵蝕成淺淺的印痕;有些糾纏著的聯想才能短暫根治我狂放無垠的「想像無止症」,我相信許多人也有的,正因如此,我們才需要這般美好的文學成為我們的解答。至於生命中曲折的那些稜角,就如簡媜女士所言:「生命裡總有一些潮濕的部分很難烘乾,那就耐著性子與潮濕相處吧!」

  我會的。

四●討論議題:
在理想與現實的天平上,人們能達到真正的平衡嗎?
還是必須有所失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