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查詢我的密碼

作品查詢

閱讀心得 第 101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學校名稱: 國立蘭陽女中 一年級 12 優等
作  者: 陳相玫 
參賽標題: 游牧醫師閱讀心得
書籍ISBN: 9789866745492
中文書名: 游牧醫師
原文書名: 游牧醫師
書籍作者: 黃信恩
書籍編譯者:
出版單位: 寶瓶文化事業
出版年月: 2009年01月20日
版  次: 初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
黃信恩,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現為住院醫師。作品曾獲聯合報文學獎、時報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林榮三文學獎等獎項,並入選年度散文選。著有短篇小說集《高架橋》。
《游牧醫師》是黃信恩經歷實習醫師、軍旅生涯等街段的作品匯集之作,敘述他的二十六歲,他在醫院裡的游牧之年。他擅長自日常取材,揉合醫療知識,以細膩的筆調帶領我們看見醫學的另一面,以不同的角度思考。

二、內容摘錄:
有時醫療的對手不是細菌病毒,不是老化衰竭,而是流竄於認知裡頑強而富於變妝的鬼魅、沾粘而無法剝除的信念,更多時候,是那片未能解釋的黑暗。P.93

愛心都必須在防衛裡層層包裹。P.102

從小,對於一只毫不起眼,卻能裝載一只巨大喉嚨的蟬,他總感到詫異。P.111

似乎這城市在「一個人」的訊息上,傳遞的常是負向、斷絕、邊緣,遠勝於冒險、自助與獨立。P.130

我突然害怕起來,但這次害怕的不是那嗡嗡聲,而是聲音停止後,一片無言而巨大的,寧靜時光。P.189

三、我的觀點:
在我的認知裡,醫學是死板的、僵硬的、清晰的、絕對的,而非文學的柔韌、抽象、多變及那些微的不確定性。但在黃信恩的文字中,卻意外發掘兩者相似之處,原來醫學也有迷信、幻想、感受性的一面,原來醫學也能很人文。

《游牧醫師》收錄作者黃信恩在實習醫師、軍旅生涯等階段的散文作品,或長或短,記錄他的二十六歲,他的游牧之年。他在醫院的科與科之間轉換,沒有繁雜的人事網絡,只有迅速開啟又結束的一段段關係,如此乾脆分明痛快。同時他進行著人生角色的改變,在各式職業、身分間移位來去,恰若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生活充滿方位、心情的移動,結束與開始在他的世界中不斷循環,周而復始。黃信恩將自己的游牧醫師歲月定格成文字,如醇酒一般越陳越香,封藏著記憶及情感,留存他生命中的某段時光。

黃信恩的文字簡潔洗練,細膩而溫和親切,帶領我們在日常中發現艱澀的醫學,或在艱澀醫學中發現日常。身為實習醫生要學會的第一件事是「跟蹤」;醫師透過各式病徵進行「影」食;初進臨床的醫學生首要任務為解碼醫院的縮寫文化;心跳停止不是生命終結,而是為了將來更長遠的心跳;自殺是某些細胞的本性,在凋亡裡賦予新生。黃信恩寫的並非純粹的醫學或文學,而是兩者的混和,恰到好處的調配,完美的比例。

「當時間八點一到,夜班醫生交接後,便與所有人事結束關係。」我想,我有些嚮往〈移動公寓〉中人際關係如此透明的生活,沒有背叛與信任、沒有忍耐與偽裝,只因一切終將結束,短暫且自在。有時候關係的結束並非遺憾或感傷,而是解脫,不必糾結於人與人互動間深淺、冷暖的斟酌,不必背負人際網絡中各式各樣的情感。那是一種井水不犯河水的生活方式,在一段段關係間移動旅居。

但這樣的想法在〈一個人的花連〉中卻遭否定。文中敘述人們對於「一個人」的定義,往往是負面的、憐憫的、帶「遺棄」色彩的,因此總是刻意逃離一個人的窘境,不願他人揣測自己的孤單。「不論國籍與風情,對於一個人的花連,自始至終都是個幌子,我們終究得投靠人群,不甘於一個人。」我同意人類為群居動物,畢竟在想望移動公寓般個體式的生活方式之時,我也害怕孤獨寂寞,害怕好奇、估量或同情的眼光。單獨抑或群聚,我的游牧。人群無非個體所組成,我在群居中獨居。

《游牧醫師》中還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文章,敘述各式游牧,有感情上的、身分上的、地域上的,人生每一場邂逅、每一次轉變、每一個決定都是游牧,正如黃信恩在後記中所敘:任何事都具有移位的性質。我不禁感嘆書名定得如此精確適當,竟能以「游牧」一詞概括生命特性──不斷的漂泊、持續的追尋。

四、討論議題:
人類需要的究竟是穩定、持久的人際關係,還是快速開啟又結束的關係?